强国第十六
书名:荀子    作者:荀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刑范正,金锡美,工冶巧,火齐得,剖刑而莫邪已。然而不剥脱,不砥厉,
则不可以断绳;剥脱之,砥厉之,则劙盘盂、刎牛马忽然耳。彼国者,亦强国
之剖刑已。然而不教诲,不调一,则入不可以守,出不可以战;教诲之,调一之,
则兵劲城固,敌国不敢婴也。彼国者亦有砥厉,礼义节奏是也。故人之命在天,
国之命在礼。人君者隆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
幽险而亡。
威有三:有道德之威者,有暴察之威者,有狂妄之威者。此三威者,不可不
孰察也。礼乐则修,分义则明,举错则时,爱利则形,如是,百姓贵之如帝,高
之如天,亲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故赏不用而民劝,罚不用而威行。夫是之谓
道德之威。礼乐则不修,分义则不明,举错则不时,爱利则不形;然而其禁暴也
察,其诛不服也审,其刑罚重而信,其诛杀猛而必,黭然而雷击之,如墙厌
之。如是,百姓劫则致畏,嬴则敖上,执拘则最,得间则散,敌中则夺,非劫之
以形埶,非振之以诛杀,则无以有其下。夫是之谓暴察之威。无爱人之心,无利
人之事,而日为乱人之道,百姓欢敖则从而执缚之,刑灼之,不和人心。如是,
下比周贲溃以离上矣,倾覆灭亡可立而待也。夫是之谓狂妄之威。此三威者,不
可不孰察也。道德之威成乎安强,暴察之威成乎危弱,狂妄之威成乎灭亡也。
公孙子曰:“子发将西伐蔡,克蔡,获蔡侯,归致命曰:‘蔡侯奉其社稷而
归之楚,舍属二三子而治其地。’既,楚发其赏,子发辞曰:‘发诫布令而敌退,
是主威也;徙举相攻而敌退,是将威也;合战用力而敌退,是众威也。臣舍不宜
以众威受赏。’”讥之曰:“子发之致命也恭,其辞赏也固。夫尚贤使能,赏有
功,罚有罪,非独一人为之也,彼先王之道也,一人之本也,善善恶恶之应也,
治必由之,古今一也。古者明主之举大事,立大功也,大事已博,大功已立,则
君享其成,群臣享其功,士大夫益爵,官人益秩,庶人益禄。是以为善者劝,为
不善者沮,上下一心,三军同力,是以百事成而功名大也。今子发独不然,反先
王之道,乱楚国之法,堕兴功之臣,耻受赏之属,无戮乎族党而抑卑其后世,案
独以为私廉,岂不过甚矣哉!故曰:子发之致命也恭,其辞赏也固。”荀卿子说
齐相曰:“处胜人之埶,行胜人之道,天下莫忿,汤、武是也;处胜人之埶,不
以胜人之道,厚於有天下之埶,索为匹夫不可得也,桀、纣是也。然则得胜人之
埶者,其不如胜人之道远矣。夫主相者,胜人以埶也,是为是,非为非,能为能,
不能为不能,并己之私欲,必以道夫公道通义之可以相兼容者,是胜人之道也。
今相国上则得专主,下则得专国,相国之於胜人之埶,亶有之矣。然则胡不驱此
胜人之埶赴胜人之道,求仁厚明通之君子而托王焉,与之参国政,正是非?如是,
则国敦敢不为义矣?君臣上下,贵贱长少,至於庶人,莫不为义,则天下孰不欲
合义矣?贤士愿相国之朝,能士愿相国之官,好利之民莫不愿以齐为归,是一天
下也。相国舍是而不为,案直为是世俗之所以为,则女主乱之宫,诈臣乱之朝,
贪吏乱之官,众庶百姓皆以贪利争夺为俗,曷若是而可以持国乎?今巨楚县吾前,
大燕吾后,劲魏钩吾右,西壤之不绝若绳,楚人则乃有襄贲开阳以临吾左。
是一国作谋则三国必起而乘我。如是,则齐必断而为四,三国若假城然耳,必为
天下大笑。曷若?两者孰足为也?夫桀、纣,圣王之后子孙也,有天下者之世也,
埶籍之所存,天下之宗室也,土地之大,封内千里,人之众数以亿万,俄而天下
倜然举去桀、纣而奔汤、武,反然举恶桀、纣而贵汤、武。是何也?夫桀、纣何
失而汤、武何得也?曰:是无它故焉,桀、纣者,善为人所恶也;而汤、武者,
善为人所好也。人之所恶何也?曰:污漫、争夺、贪利是也。人之所好者何也?
曰:礼义、辞让、忠信是也。今君人者,譬称比方则欲自并乎汤、武,若其所以
统之,则无以异於桀纣,而求有汤武之功名可乎?故凡得胜者必与人也,凡得人
者必与道也。道也者何也?曰:礼让忠信是也。故自四五万而往者强胜,非众之
力也,隆在信矣;自数百里而往者安固,非大之力也,隆在修政矣。今已有数万
之众者也,陶诞、比周以争与;已有数百里之国者也,污漫、突盗以争地。然则
是弃己之所安强,而争己之所以危弱也,损己之所不足,以重己之所有馀,若是
其悖缪也,而求有汤、武之功名可乎?辟之是犹伏而咶天,救经而引其足也,
说必不行矣,愈务而愈远。为人臣者不恤己行之不行,苟得利而已矣,是渠冲入
穴而求利也,是仁人之所羞而不为也。故人莫贵乎生,莫乐乎安,所以养生安乐
者莫大乎礼义。人知贵生乐安而弃礼义,辟之是犹欲寿而歾颈也,愚莫大焉。
故君人者爱民而安,好士而荣,两者亡一焉而亡。《诗》曰:‘价人维藩,大师
维垣。’”此之谓也。
力术止,义术行。曷谓也?曰:秦之谓也。威强乎汤、武,广大乎舜、禹,
然而忧患不可胜校也,諰々然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也,此所谓力术止也。曷
谓乎威强乎汤、武?汤、武也者,乃能使说己者用耳。今楚父死焉,国举焉,负
三王之庙而辟於陈、蔡之间,视可、司间,案欲剡其胫而以蹈秦之腹,然而秦使
左案左,使右案右,是乃使雠人役也,此所谓威强乎汤、武也。曷谓广大乎舜、
禹也?曰:古者百王之一天下,臣诸侯也,未有过封内千里者也。今秦南乃有沙
羡与俱,是乃江南也。北与胡、貉为邻,西有巴、戎,东在楚者乃界於齐,在韩
者逾常山乃有临虑,在魏者乃据圉津即去大梁百有二十里耳,其在赵者剡然有苓
而据松柏之塞,负西海而固常山,是地遍天下也。威动海内,强殆中国,然而忧
患不可胜校也,諰々然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也,此所谓广大乎舜、禹也。然
则奈何?曰:节威反文,案用夫端诚信全之君子治天下焉,因与之参国政,正是
非,治曲直,听咸阳,顺者错之,不顺者而后诛之,若是,则兵不复出於塞外而
令行於天下矣;若是,则虽为之筑明堂於塞外而朝诸侯,殆可矣。假今之世,益
地不如益信之务也。
应侯问孙卿子曰:“入秦何见?”孙卿子曰:“其固塞险,形埶便,山林川
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胜也。入境,观其风俗,其百姓朴,其声乐不流污,其
服不挑,甚畏有司而顺,古之民也。及都邑官府,其百吏肃然莫不恭俭、敦敬、
忠信而不楛,古之吏也。入其国,观其士大夫,出於其门,入於公门,出於公
门,归於其家,无有私事也,不比周,不朋党,倜然莫不明通而公也,古之士大
夫也。观其朝廷,其闲听决百事不留,恬然如无治者,古之朝也。故四世有胜,
非幸也,数也。是所见也。故曰:佚而治,约而详,不烦而功,治之至也。秦类
之矣。虽然,则有其諰矣。兼是数具者而尽有之,然而县之以王者之功名,则
倜倜然其不及远矣。是何也?则其殆无儒邪!故曰:粹而王,駮而霸,无一焉而
亡。此亦秦之所短也。”
积微,月不胜日,时不胜月,岁不胜时。凡人好敖慢小事,大事至然后兴之
务之,如是则常不胜夫敦比於小事者矣。是何也?则小事之至也数,其县日也博,
其为积也大;大事之至也希,其县日也浅,其为积也小。故善日者王,善时者霸,
补漏者危,大荒者亡。故王者敬日,霸者敬时,仅存之国危而后戚之,亡国至亡
而后知亡,至死而后知死,亡国之祸败不可胜悔也。霸者之善着焉,可以时托也,
王者之功名不可胜日志也。财物货宝以大为重,政教功名反是,能积微者速成。
《诗》曰:“德輶如毛,民鲜克举之。”此谓之也。
凡奸人之所以起者,以上之不贵义,不敬义也。夫义者,所以限禁人之为恶
与奸者也。今上不贵义,不敬义,如是,则天下之人百姓皆有弃义之志,而有趋
奸之心矣,此奸人之所以起也。且上者,下之师也,夫下之和上,譬之犹响之应
声,影之像形也。故为人上者不可不顺也。夫义者,内节於人而外节於万物者也,
上安於主而下调於民者也。内外上下节者,义之情也。然则凡为天下之要,义为
本而信次之。古者禹、汤本义务信而天下治,桀、纣弃义倍信而天下乱,故为人
上者必将慎礼义,务忠信然后可。此君人者之大本也。
堂上不粪,则郊草不瞻旷芸;白刃扞乎胸,则目不见流矢;拔戟加乎首,则
十指不辞断。非不以此为务也,疾养缓急之有相先者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