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慎言语第二十二(凡三章)
书名:贞观政要    作者:吴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朕每日坐朝,欲出一言,即思此一言於百姓有
利益否,所以不敢多言。”给事中兼知起居事杜正伦进曰:“君举必书,言存左
史。臣职当兼修起居注,不敢不尽愚直。陛下若一言乖於道理,则千载累於圣德,
非止当今损於百姓,愿陛下慎之。”太宗大悦,赐彩百段。
贞观八年,太宗谓侍臣曰:“言语者君子之枢机,谈何容易?凡在众庶,一
言不善,则人记之,成其耻累。况是万乘之主,不可出言有所乖失。其所亏损至
大,岂同匹夫?我常以此为戒。隋炀帝初幸甘泉宫,泉石称意,而怪无萤火,敕
云:‘捉取多少於宫中照夜。’所司遽遣数千人采拾,送五百轝於宫侧。小事尚
尔,况其大乎?”魏徵对曰:“人君居四海之尊,若有亏失,古人以为如日月之
蚀,人皆见之,实如陛下所戒慎。”
贞观十六年,太宗每与公卿言及古道,必诘难往复。散骑常侍刘洎上书谏曰:
“帝王之与凡庶,圣哲之与庸愚,上下相悬,拟伦斯绝。是知以至愚而对至圣,
以极卑而对极尊,徒思自强,不可得也。陛下降恩旨,假慈颜,凝旒以听其言,
虚襟以纳其说,犹恐群下未敢对扬。况动神机,纵天辩,饰辞以折其理,援古以
排其议,欲令凡蔽何阶应答?臣闻皇天以无言为贵,圣人以不言为德,老子称
‘大辩若讷’,庄子称‘至道无文’,此皆不欲烦也。是以齐侯读书,轮扁窃议,
汉皇慕古,张孺陈讥,此亦不欲劳也。且多记则损心,多语则损气,心气内损,
形神外劳,初虽不觉,后必为累。须为社稷自爱,岂为性好自伤乎?窃以今日升
平,皆陛下力行所至,欲其长久,匪由辩博,但当忘彼爱憎,慎兹取舍,每事敦
朴,无非至公,若贞观之初则可矣。至如秦政强辩,失人心於自矜;魏文宏材,
亏众望於虚说。此才辩之累,皎然可知。伏愿略兹雄辩,浩然养气,简彼缃图,
澹焉怡悦,固万寿於南岳,齐百姓於东户,则天下幸甚,皇恩斯毕。”太宗手诏
答曰:“非虑无以临下,非言无以述虑。比有谈论,遂至烦多,轻物骄人,恐由
兹道,形神心气,非此为劳。今闻谠言,虚怀以改。”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