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道第十二
书名:荀子    作者:荀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有乱君,无乱国;有治人,无治法。羿之法非亡也,而羿不世中;禹之法犹
存,而夏不世王。故法不能独立,类不能自行,得其人则存,失其人则亡。法者、
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原也。故有君子则法虽省,足以遍矣;无君子则法虽具,
失先后之施,不能应事之变,足以乱矣。不知法之义而正法之数者,虽博,临事
必乱。故明主急得其人,而闇主急得其埶。急得其人,则身佚而国治,功大而名
美,上可以王,下可以霸;不急得其人而急得其埶,则身劳而国乱,功废而名辱,
社稷必危。故君人者劳於索之,而休於使之。《书》曰:“惟文王敬忌,一人以
择。”此之谓也。
合符节,别契券者,所以为信也;上好权谋,则臣下百吏诞诈之人乘是而后
欺。探筹、投钩者,所以为公也;上好曲私,则臣下百吏乘是而后偏。衡石、称
县者,所以为平也;上好覆倾,则臣下百吏乘是而后险。斗、斛、敦、概者,所
以为啧也;上好贪利,则臣下百吏乘是而后丰取刻与,以无度取於民。故械数者,
治之流也,非治之原也;君子者,治之原也。官人守数,君子养原,原清则流清,
原浊则流浊。故上好礼义,尚贤使能,无贪利之心,则下亦将綦辞让、致忠信而
谨於臣子矣。如是则虽在小民,不待合符节、别契券而信,不待探筹、投钩而公,
不待衡石、称县而平,不待斗、斛、敦、概而啧。故赏不用而民劝,罚不用而民
服,有司不劳而事治,政令不烦而俗美。百姓莫敢不顺上之法,象上之志,而劝
上之事,而安乐之矣。故藉敛忘费,事业忘劳,寇难忘死,城郭不待饰而固,兵
刃不待陵而劲,敌国不待服而诎,四海之民不待令而一,夫是之谓至平。《诗》
曰:“王犹允塞,徐方既来。”此之谓也。
请问为人君?曰:以礼分施,均遍而不偏。请问为人臣?曰:以礼侍君,忠
顺而不懈。请问为人父?曰:宽惠而有礼。请问为人子?曰:敬爱而致文。请问
为人兄?曰:慈爱而见友。请问为人弟?曰:敬诎而不苟。请问为人夫?曰:致
功而不流,致临而有辨。请问为人妻?曰:夫有礼,则柔从听侍;夫无礼,则恐
惧而自竦也。此道也,偏立而乱,俱立而治,其足以稽矣。请问兼能之奈何?曰:
审之礼也。古者先王审礼以方皇周浃於天下,动无不当也。故君子恭而不难,敬
而不巩,贫穷而不约,富贵而不骄,并遇变态而不穷,审之礼也。故君子之於礼,
敬而安之;其於事也,径而不失;其於人也,寡怨宽裕而无阿;其所为身也,谨
修饰而不危;其应变故也,齐给便捷而不惑;其於天地万物也,不务说其所以然
而致善用其材;其於百官之事、技艺之人也,不与之争能而致善用其功;其待上
也,忠顺而不懈;其使下也,均遍而不偏;其交游也,缘义而有类;其居乡里也,
容而不乱。是故穷则必有名,达则必有功,仁厚兼覆天下而不闵,明达用天地、
理万变而不疑,血气和平,志意广大,行义塞於天地之间,仁智之极也。夫是之
谓圣人。审之礼也。
请问为国?曰:闻修身,未尝闻为国也。君者,仪也,仪正而景正;君者,
盘也,盘圆而水圆;君者,盂也,盂方而水方。君射则臣决。楚庄王好细腰,故
朝有饿人。故曰:闻修身,未尝闻为国也。
君者,民之原也,原清则流清,原浊则流浊。故有社稷者而不能爱民,不能
利民,而求民之亲爱己,不可得也。民不亲不爱,而求为己用,为己死,不可得
也。民不为己用,不为己死,而求兵之劲,城之固,不可得也。兵不劲,城不固,
而求敌之不至,不可得也。敌至而求无危削,不灭亡,不可得也。危削灭亡之情
举积此矣,而求安乐,是狂生者也。狂生者不胥时而落。故人主欲强固安乐,则
莫若反之民;欲附下一民,则莫若反之政;欲修政美国,则莫若求其人。彼或蓄
积而得之者不世绝。彼其人者,生乎今之世而志乎古之道。以天下之王公莫好
之也,然而于是独好之;以天下之民莫欲之也,然而于是独为之;好之者贫,为
之者穷,然而于是犹将为之也,不为少顷辍焉。晓然独明於先王之所以得之,所
以失之,知国之安危臧否若别白黑。是其人者也,大用之则天下为一,诸侯为臣,
小用之则威行邻敌,纵不能用,使无去其疆域,则国终身无故。故君人者爱民而
安,好士而荣,两者无一焉而亡。《诗》曰:“介人维藩,大师为垣。”此之谓
也。
道者何也?曰:君道也。君者何也?曰:能群也。能群也者何也?曰:善生
养人者也,善班治人者也,善显设人者也,善藩饰人者也。善生养人者人亲之,
善班治人者人安之,善显设人者人乐之,善藩饰人者人荣之。四统者具而天下归
之,夫是之谓能群。不能生养人者人不亲也,不能班治人者人不安也,不能显设
人者人不乐也,不能藩饰人者人不荣也。四统者亡而天下去之,夫是之谓匹夫。
故曰:道存则国存,道亡则国亡。省工贾,众农夫,禁盗贼,除奸邪,是所以生
养之也。天子三公,诸侯一相,大夫擅官,士保职,莫不法度而公,是所以班治
之也。论德而定次,量能而授官,皆使其人载其事而各得其所宜。上贤使之为三
公,次贤使之为诸侯,下贤使之为士大夫,是所以显设之也。修冠弁、衣裳、黼
黻、文章、雕琢、刻镂,皆有等差,是所以藩饰之也。故由天子至於庶人也,莫
不骋其能,得其志,安乐其事,是所同也。衣暖而食充,居安而游乐,事时制明
而用足,是又所同也。若夫重色而成文章,重味而成珍备,是所衍也。圣王财衍
以明辨异,上以饰贤良而明贵贱,下以饰长幼而明亲疏。上在王公之朝,下在百
姓之家,天下晓然皆知其非以为异也,将以明分达治而保万世也。故天子诸侯无
靡费之用,士大夫无流淫之行,百吏官人无怠慢之事,众庶百姓无奸怪之俗,无
盗贼之罪,其能以称义遍矣。故曰:“治则衍及百姓,乱则不足及王公。”此之
谓也。
至道大形,隆礼至法则国有常,尚贤使能则民知方,纂论公察则民不疑,赏
克罚偷则民不怠,兼听齐明则天下归之。然后明分职,序事业,材技官能,莫不
治理,则公道达而私门塞矣,公义明而私事息矣。如是,则德厚者进而佞说者止,
贪利者退而廉节者起。《书》曰:“先时者杀无赦,不逮时者杀无赦。”人习其
事而固,人之百事如耳目鼻口之不可以相借官也。故职分而民不探,次定而序不
乱,兼听齐明而百姓不留。如是,则臣下百吏至於庶人莫不修己而后敢安正,诚
能而后敢受职,百姓易俗,小人变心,奸怪之属莫不反悫。夫是之谓政教之极。
故天子不视而见,不听而聪,不虑而知,不动而功,块然独坐而天下从之如一体,
如四胑之从心。夫是之谓大形。《诗》曰:“温温恭人,维德之基。”此之谓
也。
为人主者,莫不欲强而恶弱,欲安而恶危,欲荣而恶辱,是禹、桀之所同也。
要此三欲,辟此三恶,果何道而便?曰:在慎取相,道莫径是矣。故知而不仁不
可,仁而不知不可,既知且仁,是人主之宝也,而王霸之佐也。不急得,不知;
得而不用,不仁。无其人而幸有其功,愚莫大焉。今人主有六患:使贤者为之,
则与不肖者规之;使知者虑之,则与愚者论之;使修士行之,则与污邪之人疑之。
虽欲成功,得乎哉!譬之是犹立直木而恐其景之枉也,惑莫大焉。语曰:“好女
之色,恶者之孽也。公正之士,众人之痤也。循乎道之人,污邪之贼也。”今使
污邪之人论其怨贼而求其无偏,得乎哉!譬之是犹立枉木而求其景之直也,乱莫
大焉。故古之人为之不然。其取人有道,其用人有法。取人之道,参之以礼;用
人之法,禁之以等。行义动静,度之以礼;知虑取舍,稽之以成;日月积久,校
之以功。故卑不得以临尊,轻不得以县重,愚不得以谋知,是以万举不过也。故
校之以礼,而观其能安敬也;与之举措迁移,而观其能应变也;与之安燕,而观
其能无流慆也;接之以声色、权利、忿怒、患险,而观其能无离守也。彼诚有
之者与诚无之者,若白黑然,可诎邪哉!故伯乐不可欺以马,而君子不可欺以人,
此明王之道也。人主欲得善射,射远中微者,县贵爵重赏以招致之,内不可以阿
子弟,外不可以隐远人,能中是者取之,是岂不必得之之道也哉!虽圣人不能易
也。欲得善驭速致远者,一日而千里,县贵爵重赏以招致之,内不可以阿子弟,
外不可以隐远人,能致是者取之,是岂不必得之之道也哉!虽圣人不能易也。欲
治国驭民,调壹上下,将内以固城,外以拒难,治则制人,人不能制也,乱则危
辱灭亡可立而待也。然而求卿相辅佐,则独不若是其公也,案唯便嬖亲比己者之
用也,岂不过甚矣哉!故有社稷者莫不欲强,俄则弱矣;莫不欲安,俄则危矣;
莫不欲存,俄则亡矣。古有万国,今有十数焉,是无它故,莫不失之是也。故明
主有私人以金石珠玉,无私人以官职事业,是何也?曰:本不利於所私也。彼不
能而主使之,则是主暗也;臣不能而诬能,则是臣诈也。主暗於上,臣诈於下,
灭亡无日,俱害之道也。夫文王非无贵戚也,非无子弟也,非无便嬖也,倜然乃
举太公於州人而用之,岂私之也哉!以为亲邪?则周姬姓也,而彼姜姓也,以为
故邪?则未尝相识也。以为好丽邪?则夫人行年七十有二,齫然而齿堕矣。
然而用之者,夫文王欲立贵道,欲白贵名,以惠天下,而不可以独也。非于是子
莫足以举之,故举是子而用之。於是乎贵道果立,贵名果明,兼制天下,立七十
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周之子孙苟不狂惑者,莫不为天下之显诸侯,如是者,
能爱人也。故举天下之大道,立天下之大功,然后隐其所怜所爱,其下犹足以为
天下之显诸侯。故曰:“唯明主为能爱其所爱,暗主则必危其所爱。”此之谓也。
墙之外,目不见也;里之前,耳不闻也;而人主之守司,远者天下,近者境
内,不可不略知也。天下之变,境内之事,有弛易齵差者矣,而人主无由知
之,则是拘胁蔽塞之端也。耳目之明,如是其狭也;人主之守司,如是其广也;
其中不可以不知也,如是其危也。然则人主将何以知之?曰:便嬖左右者,人主
之所以窥远收众之门户牖向也,不可不早具也。故人主必将有便嬖左右足信者然
后可,其知惠足使规物、其端诚足使定物然后可;夫是之谓国具。人主不能不有
游观安燕之时,则不得不有疾病物故之变焉。如是国者,事物之至也如泉原,一
物不应,乱之端也。故曰:人主不可以独也。卿相辅佐,人主之基、杖也,不可
不早具也。故人主必将有卿相辅佐足任者然后可,其德音足以填抚百姓、其知虑
足以应待万变然后可,夫是之谓国具。四邻诸侯之相与,不可以不相接也,然而
不必相亲也,故人主必将有足使喻志决疑於远方者然后可。其辩说足以解烦、其
知虑足以决疑、其齐断足以距难,不还秩、不反君,然而应薄扞患足以持社稷,
然后可,夫是之谓国具。故人主无便嬖左右足信者谓之暗,无卿相辅佐足任使者
谓之独,所使於四邻诸侯者非其人谓之孤,孤独而暗谓之危。国虽若存,古之人
曰亡矣。《诗》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此之谓也。
材人:愿悫拘录,计数纤啬而无敢遗丧,是官人使吏之材也。修饬端正,尊
法敬分而无倾侧之心,守职循业,不敢损益,可传世也,而不可使侵夺,是士大
夫官师之材也。知隆礼义之为尊君也,知好士之为美名也,知爱民之为安国也,
知有常法之为一俗也,知尚贤使能之为长功也,知务本禁末之为多材也,知无与
下争小利之为便於事也,知明制度、权物称用之为不泥也,是卿相辅佐之材也,
未及君道也。能论官此三材者而无失其次,是谓人主之道也。若是,则身佚而国
治,功大而名美,上可以王,下可以霸,是人主之要守也。人主不能论此三材者,
不知道此道,安值将卑埶出劳,并耳目之乐,而亲自贯日而治详,一日而曲辨之,
虑与臣下争小察而綦偏能,自古及今,未有如此而不乱者也。是所谓“视乎不可
见,听乎不可闻,为乎不可成”,此之谓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