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阵成功 宿太尉颁恩降诏
书名:水浒传    作者:施耐庵、罗贯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诗曰:
阵列混天排剑戟,四围八面怪云生。
纷纷曜宿当前现,朗朗明星直下横。
黄钺白旄风内舞,朱幡皂盖阵中行。
若非玄女亲传法,边塞焉能定太平。
话说当下宋江梦中授得九天玄女之法,不忘一句。例请军师吴用计议定了,
申禀赵枢密。寨中合造雷车二十四部,都用画板铁叶钉成,下装油柴,上安火炮。
连更晓夜,催并完成。商议打阵,会集诸将人马。宋江传令,各各分派。便点按
中央戊己土黄袍军马,战大辽水星阵内,差大将一员双枪将董平。左右撞破皂旗
军七门,差副将七员:朱仝、史进、欧鹏、邓飞、燕顺、马麟、穆春。再点按西
方庚辛金白袍军马,战大辽木星阵内,差大将一员豹子头林冲。左右撞破青旗军
七门,差副将七员:徐宁、穆弘、黄信、孙立、杨春、陈达、杨林。再点按南方
丙丁火红袍军马,战大辽金星阵内,差大将一员霹雳火秦明。左右撞破白旗军七
门,差副将七员:刘唐、雷横、单廷珪、魏定国、周通、龚旺、丁得孙。再点按
北方壬癸水黑袍军马,战大辽火星阵内,差大将一员双鞭呼延灼。左右撞破红旗
军七门,差副将七员:杨志、索超、韩滔、彭玘、孔明、邹渊。再点按东方甲
乙木青袍军马,战大辽土星主将阵内,差大将一员大刀关胜。左右撞破中军黄旗
主阵人马,差副将八员:花荣、张清、李应、柴进、宣赞、郝思文、施恩、薛永。
再差一枝绣旗花袍军,打大辽太阳左军阵内,差大将七员:鲁智深、武松、杨雄、
石秀、焦挺、汤隆、蔡福。再差一枝素袍银甲军,打大辽太阴右军阵中,差大将
七员: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王英、孙新、张青、蔡庆。再差打中军一枝悍
勇人马,直擒大辽国主。差大将六员:卢俊义、燕青、吕方、郭盛、解珍、解宝。
再遣护送雷车至中军大将五员: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其余水军头令,
并应有人员,尽到阵前,协助破阵。阵前还立五方旗帜八面,分拨人员,仍排九
宫八卦阵势。宋江传令已罢,众将各各遵依。一面趱造雷车已了,装载法物,推
到阵前。正是计就惊天地,谋成破鬼神。有诗为证:
五行生克本天成,化化生生自不停。
玄女忽然传法象,兀颜机阵一时平。
且说兀颜统军连日见宋江不出交战,差遣压阵军马,直哨到宋江寨前。宋江
连日制造完备,选定日期。是晚起身,来与辽兵相接,一字儿摆开阵势。前面尽
把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只待天色傍晚。黄昏左侧,只见朔风凛凛,彤云密布,罩
合天地,未晚先黑。宋江教众军人等断芦为笛,衔于口中,唿哨为号。当夜先分
出四路兵去。只留黄袍军摆在阵前。这分出四路军马,赶杀大辽哨路番军,绕阵
脚而走,杀投北去。
初更左侧,宋江军中,连珠炮响。呼延灼打开阵门,杀入后军,直取火星。
关胜随即杀入中军,直取土星主将。林冲引军杀入左军阵内,直取木星。秦明领
军撞入右军阵内,直取金星。董平便调军攻打头阵,直取水星。公孙胜在阵中仗
剑作法,踏罡布斗,敕起五雷。是夜南风大作,吹的树梢垂地,走石飞沙,雷公
闪电。一齐点起二十四部雷车。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将引五百牌手,
悍勇军兵,护送雷车,推入大辽军阵。一丈青扈三娘引兵便打入辽兵太阴阵中。
花和尚鲁智深引兵便打入辽兵太阳阵中。玉麒麟卢俊义,引领一枝军马,随着雷
车,直奔中军,你我自去寻队厮杀。是夜,雷车火起,空中霹雳交加,杀气满天,
走石飞沙。端的是杀得星移斗转,日月无光,鬼哭神号,人兵撩乱。
且说兀颜统军正在中军遣将,只听得四下里喊声大振,四面厮杀。急上马时,
雷车已到中军。烈焰涨天,炮声震地。关胜一枝军马,早到帐前。兀颜统军急取
方天画戟与关胜大战,怎禁没羽箭张清取石子,望空中乱打。打的四边牙将,中
伤者多,逃命散走。李应、柴进、宣赞、郝思文,纵马横刀,乱杀军将。兀颜统
军见身畔没了羽翼,拨回马望北而走。关胜飞马紧追。正是:饶君走上焰摩天,
脚下腾云须赶上。
花荣在背后见兀颜统军输了,一骑马也追将来。急拈弓搭箭,望兀颜统军射
将去。那箭正中兀颜统军后心。听的铮地一声,火光迸散,正射在护心镜上。却
待再射,关胜赶上,提起青龙刀,当头便砍。那兀颜统军披着三重铠甲,贴里一
层连环镔铁铠,中间一重海兽皮甲,外面方是锁子黄金甲。关胜那一刀砍过,只
透的两层。再复一刀,兀颜统军就刀影里闪过,勒马挺方天戟来迎。两个又斗到
三五合。花荣赶上,觑兀颜统军面门,又放一箭。兀颜统军急躲,那枝箭带耳根
穿住凤翅金冠。兀颜统军急走。张清飞马赶上,拈起石子,望头脸上便打。石子
飞去,打的兀颜统军扑在马上,拖着画戟而走。关胜赶上,再复一刀。那青龙刀
落处,把兀颜统军连腰截骨,带头砍着,颠下马去。花荣抢到,先换了那疋好马。
张清赶来,再复一枪。可怜兀颜统军一世豪杰,一柄刀,一条枪,结果了性命!
堪叹辽国英雄,化作南柯一梦。有诗为证:
李靖六花人亦识,孔明八卦世应知。
混天只想无人敌,也有神机打破时。
却说鲁智深引着武松等六员头领,众将纳声喊,杀入辽兵太阳阵内。那耶律
得重急待要走,被武松一戒刀掠断马头,倒撞下马来。揪住头发,一刀取了首级。
两个孩儿逃命走了。杀散太阳阵势。鲁智深道:“俺们再去中军,拿了大辽国主,
便是了事也。”
且说辽兵太阴阵中,天寿公主听得四边喊起厮杀,慌忙整顿军器上马,引女
兵伺候。只见一丈青舞起双刀,纵马引着顾大嫂等六员头领,杀入帐来。正与天
寿公主交锋。两个斗无数合,一丈青放开双刀,抢入公主怀内,匹胸揪住。两个
在马上纽做一团,绞做一块。王矮虎赶上,活捉了天寿公主。顾大嫂、孙二娘在
阵里,杀散女兵。孙新、张青、蔡庆在外面夹攻。可怜金枝玉叶如花女,却作归
降被缚人。
且说卢俊义引兵杀到中军,解珍、解宝先把帅字旗砍翻,乱杀番官番将。当
有护驾大臣与众多牙将,紧护大辽国主銮驾,往北而走,送入幽州。阵内罗睺、
月孛二皇侄,俱被刺死于马下。计都皇侄就马上活拿了。紫气皇侄不知去向。大
兵重重围住,直杀到四更方息。杀的辽兵二十余万不留一个。
将及天明,诸将都回。宋江鸣金收军下寨。传令教生擒活捉之众,各自献功。
一丈青献太阴星天寿公主;卢俊义献计都星皇侄耶律得华;朱仝献水星曲利出清;
欧鹏、邓飞、马麟献斗木獬萧大观;杨林、陈达献心月狐裴直;单廷珪、魏定国
献胃土雉高彪;韩滔、彭玘献柳土獐雷春、翼火蛇狄圣。诸将献首级不计其数。
宋江将生擒八将,尽行解赴赵枢密中军收禁。所得马疋,就行俵拨各将骑坐。
且说大辽国主,慌速退入幽州行宫歇下。急传圣旨,坚闭四门,紧守城池。
不出对敌。宋江知得大辽国主退在幽州,便教军马把幽州团团围住。令人请赵枢
密直至后营,监临打城。宋江传令教就幽州城外,团团竖起云梯炮石,紥下寨栅,
准备打城。辽国郎主心慌,会集群臣商议。都道“事在危急,莫若归降大宋,此
为上计。”大辽郎主,遂从众议。于是城上早竖起降旗,差人来宋营求告,年年
进牛马,岁岁献珠珍,再不敢侵犯中国。宋江引着来人,直到后营,拜见赵枢密,
通说投降一节,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赵枢密听了道:“此乃国家大事。投降之
事,须用取自上裁,我未敢擅便主张。你辽国有心投降,可差的当大臣,亲赴东
京,朝见天子。圣旨准你辽国皈降表文,降诏赦罪,方敢退兵罢战。”赵枢密回
了这话,来人便回幽州,回复郎主,奏知此事。当下国主聚集文武百官,商议此
事。时有右丞相太师褚坚,出班奏曰:“目今郎主兵微将寡,人马皆无,如何迎
敌?在于危急之际,论臣愚意,可多把金帛贿赂,以结人心。微臣亲往宋先锋寨
内,重许厚礼。一面令其住兵停战,免的攻城。一面收拾礼物,迳往东京,投买
省院诸官,令其于天子之前,善言启奏,别作宛转。目今中国蔡京、童贯、高俅、
杨戬四个贼臣专权,童子皇帝听他四个主张。可把金帛贿赂与此四人,买其讲和。
必降诏赦,收兵罢战。”郎主准奏。
次日,丞相褚坚出幽州城来,直到宋先锋寨中。宋江接至帐上,便问:“丞
相来意如何?”褚坚先说了国主投降一事,然后许宋先锋金帛玩好之物。宋江听
了,说与丞相褚坚道:“俺连日攻城,不愁打你这个城池不破。一发斩草除根,
免了萌芽再发。看见你城上竖起降旗,以此停兵罢战。两国交锋,自古国家有投
降之理。准你投拜纳降,因此按兵不动。容汝赴朝廷请罪献纳。汝今以贿赂相许,
觑宋江为何等之人!再勿复言!”褚坚惶恐。宋江又道:“丞相,容汝上国朝京,
取自上裁。俺等按兵不动,待汝速去快来。汝勿迟滞。”
褚坚拜谢了宋先锋,作别出寨,上马回幽州城来,直至行营,奏知国主。众
大臣商议已定。次日,辽国君臣收拾玩好之物,金银宝贝,采缯珍珠,装载上车。
差丞相褚坚,并同番官一十五员,前往京师。鞍马三十余骑,修下请罪表章一道,
离了幽州,到宋江寨内,参见了宋江。宋江引褚坚来见赵枢密,说知此事。“辽
国今差丞相褚坚,亲至京师朝见,告罪投降。”赵枢密留住褚坚,以礼相待。自
来与宋先锋商议,亦动文书,申达天子。就差柴进、萧让赍奏,就带行军公文,
关会省院,一同相伴丞相褚坚,前往东京。于路无话。有诗为证:
战败辽兵不自由,便书降表上皇州。
谦恭已布朝宗义,蝼蚁真贻败国羞。
剩水残山秋漠漠,荒城破郭月悠悠。
金珠满载为忱质,水浒英雄志已酬。
在路不止一日,早到京师。便将十车进奉金宝礼物,车仗人马,于馆驿内安
下。柴进、萧让赍捧行军公文,先去省院下了。禀说道:“即日兵马团困幽州,
旦夕可破。辽国郎主于城上竖起降旗,今遣丞相褚坚前来上表,请罪纳降,告赦
罢兵。未敢自专,来请圣旨。”省院官说道:“你且与他馆驿内权时安歇,待俺
这里从长计议。”
此时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并省院大小官僚,都是好利之徒。却说大辽丞
相褚坚并众人,先寻门路,见了太师蔡京等四个大臣。次后省院和官处,都有贿
赂。各各先以门路,馈送礼物诸官已了。次日早朝,大宋天子升殿,百官朝贺,
拜舞已毕。枢密使童贯出班奏曰:“有先锋使宋江,杀退辽兵,直至幽州临敌,
围住城池攻击,旦夕可破。今有大辽国主,早竖降旗,情愿投降。遗使丞相褚坚,
奏表称臣,纳降请罪,告赦讲和,求敕退兵罢战,情愿年年进奉,不敢有违。臣
等省院,不敢自专,伏乞圣鉴。”天子曰:“似此讲和,休兵罢战,仍存本国。
汝等众卿如何计议?”傍有太师蔡京出班奏曰:“臣等众官,俱各计议。自古及
今,四夷未尝尽灭。臣等愚意,可存辽国,作北方之屏障,堪为唇齿之邦。年年
进纳岁币,于国有益。合准投降请罪,休兵罢战,诏回军马,以护京师。臣等未
敢擅便,乞陛下圣鉴。”天子准奏,传圣旨:“令辽国来使面君。”当有殿头官
传令,宣褚坚等一行来使,都到金殿之下,扬尘拜舞,顿首山呼。侍臣呈上表章,
就御案上展开。宣表学士,高声读道:
“大辽国主臣耶律辉顿首顿首百拜上言:臣生居朔漠,长在番邦。不通圣贤
之大经,罔究纲常之大礼。诈文伪武,左右多狼心狗行之徒。好赂贪财,前后悉
鼠目獐头之辈。小臣昏昧,屯众猖狂。侵犯疆封,以致天兵而讨罪,妄驱士马,
勤劳王室以兴师。量蝼蚁安足以撼泰山,想众水必然归于大海。念臣等虽守数座
之荒城,应无半年之积蓄。今特遣使臣褚坚,冒干天威,纳质请罪。倘蒙圣上怜
悯蕞尔之微生,不废祖宗之遗业,是以铭心刻骨,沥胆披肝,永为戎狄之番邦,
实作天朝之屏翰。老老幼幼,真获再生。子子孙孙,久远感戴。进纳岁币,誓不
敢违。臣等不胜战栗屏营之至!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上表以闻。
宣和四年冬月 日,大辽国主臣耶律辉表”
徽宗天子御览表文已毕,阶下群臣称善。天子命取御酒以赐来使。丞相褚坚
等,便取金帛岁币,进在朝前。天子命宝藏库收讫,仍别纳下每年岁币牛马等物。
天子回赐段疋表里。光禄寺赐宴。敕令丞相褚坚等先回。“待寡人差官,自来降
诏。”褚坚等谢恩,拜辞天子出朝,且归馆驿。是日朝散,褚坚又令人再于各官
门下,重打关节。蔡京力许:“令丞相自回,都在我等四人身上。”褚坚谢了太
师,自回辽国去了。
却说蔡太师次日引百官入朝,启奏降诏回下辽国。天子准奏,急敕翰林学士
草诏一道,就御前便差太尉宿元景,赍擎丹诏,直往辽国开读。另敕赵枢密令宋
先锋,收拴罢战,班师回京。将应有被擒之人,释放还国。原夺城池,仍旧给还
管领。府库器具,交割辽邦归管。天子朝退,百官皆散。次日,省院诸官,都到
宿太尉府,约日送行。
再说宿太尉领了诏敕,不敢久停君命,准备轿马从人,辞了天子,别了省院
诸官,就同柴进、萧让同上辽邦。出京师,望陈桥驿投边塞进发。在路行时,正
值严冬之月,四野彤云密布,纷扬雪坠平铺,粉塑千林,银装万里。宿太尉一行
人马,冒雪摚风,迤里前进。正是: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有诗
为证:
太尉承宣不敢停,远赍恩诏到边庭。
皑皑积雪关山路,卉服雕题迓使星。
雪霁未消,渐临边塞。柴进、萧让先使哨马报知赵枢密,前去通报宋先锋。
宋江见哨马飞报,便携酒礼,引众出五十里,伏道迎接。接着宿太尉,相见已毕,
把了接风酒,各官俱喜。请至寨中,设筵相待。同议朝廷之事。宿太尉言说:
“省院等官,蔡京、童贯、高俅、杨戬,俱各受了辽国贿赂,于天子前极力保奏
此事,准其投降,休兵罢战。诏回军马,守备京师。”宋江听了,叹道:“非是
宋某怨望朝廷,功勋至此,又成虚度!”宿太尉道:“先锋休忧。元景回朝,天
子前必当重保。”赵枢密又道:“放着下官为证,怎肯教虚费了将军大功!”宋
江禀道:“某等一百八人,竭力报国,并无异心,亦无希恩望赐之念。只得众弟
兄同守劳苦,实为幸甚。若得枢相肯做主张,深感厚德。”当日饮宴,众皆欢喜。
至晚,席散。随即差人一面报知大辽国主,准备接诏。
次日,宋江拨十员大将,护送宿太尉进辽国颁诏。都是锦袍金甲,戎装革带。
那十员上将: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花荣、董平、李应、柴进、吕方、郭
盛,引领马步军三千,护持太尉,前遮后拥,摆布入城。幽州百姓,排门香花灯
烛。大辽国主亲引百官文武,具服乘马,出南门迎接诏旨。直至行宫金銮殿上,
十员大将,立于左右。宿太尉立于龙亭之左。国主同百官跪于殿前。殿头官喝拜。
国主同文武拜罢,辽国待郎承恩请诏,就殿上开读。诏曰:
“大宋皇帝制曰:三皇立位,五帝禅宗。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
虽中华而有主,焉夷狄岂无君!兹尔辽国,不遵天命,数犯疆封。理合一鼓而灭。
朕今览其情词,怜其哀切,悯汝惸孤,不忍加诛,仍存其国。诏书至日,即将军
前所擒之将,尽数释放还国。原夺一应城池,仍旧给还辽国管领。所供岁币,慎
勿怠忽。於戏!敬事大国,祗畏天地,此藩翰之职也。尔其钦哉!故兹诏示,想
宜知悉。
宣和四年冬月日”
当时辽国侍郎开读诏旨已罢,郎主与百官再拜谢恩。行君臣礼毕,抬过诏书
龙案。郎主便与宿太尉相见。叙礼已毕,请入后殿,大设华筵,水陆俱备。翻官
进酒,戎将传杯,歌舞满筵,胡笳聒耳,燕姬美女,各奏戎乐,羯鼓埙篪,胡旋
慢舞。筵宴已终,送宿主尉并众将于馆驿内安歇。是日,跟去人员,都有赏劳。
次日,国主命丞相褚坚出城,至寨邀请赵枢密、宋先锋同入幽州赴宴。宋江
便与军师吴用计议不行,只请的赵枢密入城,相陪宿太尉饮宴。是日,辽国郎主
大张筵席,管待朝使。葡萄酒熟倾银瓮,黄羊肉美满金盘。异果堆筵,奇花散彩。
筵席将终,只见国主金盘捧出玩好之物,上献宿太尉、赵枢密。直饮至更深方散。
第三日,大辽国主会集文武群臣,番戎鼓乐,送太尉、枢密出城还寨。再命丞相
褚坚,将牛羊、马疋、金银、采段等项礼物,直至宋先锋军前寨内,大设广会,
犒劳三军,重赏众将。
宋江传令,叫取天寿公主一干人口,放回本国。仍将夺过檀州、蓟州、霸州、
幽州,依旧给还大辽管领。一面先送宿太尉还京。次后,收拾诸将军兵车仗人马,
分拨人员,先发中军军马,护送赵枢密起行。宋先锋寨内,自己设宴。一面赏劳
水军头目已了,着令乘驾船只,从水路先回东京,驻紥听调。
宋江再使人入幽州,请出左右二丞相,前赴军中说话。当下辽国郎主,教左
丞相幽西孛瑾,右丞相太师褚坚,来至宋先锋行营,至于中军相见。宋江邀请上
帐,分宾而坐。宋江开话道:“俺武将兵临城下,将至壕边,奇功在迩,本不容
汝投降。打破城池,尽皆剿灭。正当其理。主帅听从,容汝申达朝廷。皇上怜悯,
存恻隐之心,不肯尽情追杀。如此容汝投降,纳表请罪。今获大全,吾待朝京。
汝等勿以宋江等辈,不能胜尔,休生反复,年年进贡,不可有缺。吾今班师还国,
汝宜谨慎自守,休得故犯!天兵再至,决无轻恕!”二丞相叩首伏罪拜谢。宋江
再用好言戒谕,二丞相恳谢而去。
宋江却拨一队军兵,与女将一丈青等先行。随即唤令随军石匠,采石为碑,
令萧让作文,以记其事。金大坚镌石已毕,竖立在永清县东一十五里茅山之下。
至今古迹尚存。有诗为证:
伪辽归顺已知天,纳币称臣自岁年。
勒石镌铭表功迹,颉颃铜柱及燕然。
宋江却将军马分作五起进发,克日起行。只见鲁智深忽到帐前,合掌作礼,
对宋江道:“小弟自从打死了镇关西,逃走到代州雁门县,赵员外送洒家上五台
山,投礼智真长老,落发为僧。不想醉后两番闹了禅门,有乱清规。师父送俺来
东京大相国寺,投托智清禅师,讨个执事僧做。相国寺里着洒家看守菜园。为救
林冲,被高太尉要害,因此落草。得遇哥哥,随从多时,已经数载。思念本师,
一向不曾参礼。洒家常想师父说:俺虽是杀人放火的性,久后却得正果真身。今
日太平无事,兄弟权时告假数日,欲往五台山参礼本师。就将平昔所得金帛之资,
都做布施,再求问师父前程如何。哥哥军马,只顾前行,小弟随后便赶来也。”
宋江听罢愕然,默上心来,便道:“你既有这个活佛罗汉在彼,何不早说,与俺
等同去参礼,求问前程。”当时与众人商议,尽皆要去。惟有公孙胜道教不行。
宋江再与军师计议,留下金大坚、皇甫端、萧让、乐和四个,委同副先锋卢俊义,
掌管军马,陆续先行。“俺们只带一千来人,随从众弟兄跟着鲁智深,同去参礼
智真长老。”鲁智深见宋江说要去参禅,便道:“愿从哥哥同往。”宋江等众,
当时离了军前,收拾名香采帛,表里金银,上五台山来。正是:暂弃金戈甲马,
来游方外丛林。雨花台畔,来访道德高僧,善法堂前,要见燃灯古佛。直教一语
打开名利路,片言踢透死生关。毕竟宋江与鲁智深怎地参禅?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