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书名:武林旧事    作者:周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西湖游幸(都人游赏)
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御大龙舟。宰执从官,
以至大珰应奉诸司,及京府弹压等,各乘大舫,无虑数百。时承平日久,乐与民
同,凡游观买卖,皆无所禁。画楫轻舫,旁舞如织。至于果蔬、羹酒、关扑、宜
男、戏具、闹竿、花篮、画扇、彩旗、糖鱼、粉饵,时花、泥婴等,谓之“湖中
土宜”。又有珠翠冠梳、销金彩段、犀钿、髹漆、织藤、窑器、玩具等物,无不
罗列。如先贤堂、三贤堂、四圣观等处最盛。或有以轻桡趁逐求售者。歌妓舞鬟,
严妆自衒,以待招呼者,谓之“水仙子”。至于吹弹、舞拍、杂剧、杂扮、撮弄、
胜花、泥丸、鼓板、投壶、花弹、蹴鞠、分茶、弄水、踏混木、拨盆、杂艺、散
耍,讴唱、息器、教水族水禽、水傀儡、鬻水道术、(宋刻无“水”字)烟火、
起轮、走线、流星、水爆、风筝,不可指数,总谓之“赶趁人”,盖耳目不暇给
焉。御舟四垂珠帘锦幕,悬挂七宝珠翠,龙船、梭子、闹竿、花篮等物。宫姬韶
部,俨如神仙,天香浓郁,花柳避妍。小舟时有宣唤赐予,如宋五嫂鱼羹,尝经
御赏,人所共趋,遂成富媪。朱静佳六言诗云:“柳下白头钓叟,不知生长何年。
前度君王游幸,卖鱼收得金钱。”往往修旧京金明池故事,以安太上之心,岂特
事游观之美哉。湖上御园,南有聚景、真珠、南屏,北有集芳、延祥、玉壶,然
亦多幸聚景焉。一日,御舟经断桥,桥旁有小酒肆,颇雅洁,中饰素屏,书《风
入松》一词于上,光尧驻目称赏久之,宣问何人所作,及太学生俞国宝醉笔也。
其词云:“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泠路,(宋刻“湖边路”)
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东风十里丽人天,(“东风”
宋刻“暖风”)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在,湖水湖烟。(“在”宋
刻“付”)明日再携残酒,(“再”宋刻“重”)来寻陌上花钿。”上笑曰:
“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儒酸。”因为改定云:“明日重扶残醉”,则迥不同矣。
即日命解褐云。
西湖天下景,朝昏晴雨,四序总宜。杭人亦无时而不游,而春游特盛焉。承
平时,头船如大绿、间绿、十样锦、百花、宝胜、明玉之类,何翅百余。其次则
不计其数,皆华丽雅靓,夸奇竞好。而都人凡缔姻、赛社、会亲、送葬、经会、
献神、仕宦、恩赏之经营、禁省台府之嘱托,贵珰要地,大贾豪民,买笑千金,
呼卢百万,以至痴儿呆子,密约幽期,无不在焉。日糜金钱,靡有纪极。故杭谚
有“销金锅儿”之号,此语不为过也。
都城自过收灯,贵游巨室,皆争先出郊,谓之“探春”,至禁烟为最盛。龙
舟十余,彩旗叠鼓,交舞曼衍,粲如织锦。内有曾经宣唤者,则锦衣花帽,以自
别于众。京尹为立赏格,竞渡争标。内珰贵客,赏犒无算。都人士女,两堤骈集,
几于无置足地。水面画楫,栉比如鱼鳞,亦无行舟之路,歌欢箫鼓之声,振动远
近,其盛可以想见。若游之次第,则先南而后北,至午则尽入西泠桥里湖,其外
几无一舸矣。弁阳老人有词云:“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盖纪实也。
既而小泊断桥,千舫骈聚,歌管喧奏,粉黛罗列,最为繁盛。桥上少年郎,竞纵
纸鸢,以相勾引,相牵翦截,以线绝者为负,此虽小技,亦有专门。爆仗起轮走
线之戏,多设于此,至花影暗而月华生始渐散去。绛纱笼烛,车马争门,日以为
常。张武子诗云:“贴贴平湖印晚天,踏歌游女锦相牵,(宋刻“游赏”)都城
半掩人争路,犹有胡琴落后船。”最能状此景。茂陵在御,略无游幸之事,离宫
别馆,不复增修。黄洪诗云:“龙舟太半没西湖,此是先皇节俭图。三十六年安
静里,棹歌一曲在康衢。”理宗时亦尝制一舟,悉用香楠木枪金为之,亦极华侈,
然终于不用。至景定间,周汉国公主得旨,偕驸马都尉杨镇泛湖,一时文物亦盛,
仿佛承平之旧,倾城纵观,都人为之罢市。然是时先朝龙舫久已沉没,独有小舟
号小乌龙者,以赐杨郡王之故,尚在。其舟平底,有柁,制度简朴。或传此舟每
出必有风雨,余尝屡乘,初无此异也。
○放春
蒋苑使有小圃,不满二亩,而花木匼匝市,亭榭奇巧。春时悉以所有书画、
玩器、冠花、器弄之物,罗列满前,戏效关扑。有珠翠冠,仅大如钱者;闹竿花
篮之类,悉皆镂丝金玉为之,极其精妙。且立标射垛,及秋千、梭门、斗鸡、蹴
鞠诸戏事,以娱游客。衣冠士女,至者招邀杯酒。往往过禁烟乃已。盖效禁苑具
体而微者也。
○社会
二月八日为桐川张王生辰,震山行宫朝拜极盛,百戏竞集,如绯绿社(杂剧)
齐云社(蹴球)遏云社(唱赚)同文社(耍词)角抵社(相扑)清音社(清乐)
锦标社(射弩)锦体社(花绣)英略社(使棒)雄辩社(小说)翠锦社(行院)
绘革社(影戏)净发社(梳剃)律花社(吟叫)云机社(撮弄)。而七宝、榜马
二会为最。玉山宝带,尺璧寸珠,璀璨夺目,而天骥龙媒,绒鞯宝辔,竞赏神骏。
好奇者至翦毛为花草人物。厨行果局,穷极肴核之珍。有所谓意思作者,悉以通
草罗帛,雕饰为楼台故事之类,饰以珠翠,极其精致,一盘至直数万,然皆浮靡
无用之物,不过资一玩耳。奇禽则红鹦、白雀,水族则银蟹、金龟,高丽、华山
之奇松,交、广海峤之异卉,不可缕数,莫非动心骇目之观也。若三月三日殿司
真武会,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生辰社会之盛,大率类此,不暇赘陈。
○祭扫
清明前三日为寒食节,都城人家,皆插柳满檐,虽小坊幽曲,亦青青可爱,
大家则加枣锢于柳上,然多取之湖堤。有诗云:“莫把青青都折尽,明朝更有出
城人。”朝廷遣台臣、中使、宫人,车马朝飨诸陵,原庙荐献,用麦糕稠饧。而
人家上冢者,多用枣锢姜豉。南北两山之间,车马纷然,而野祭者尤多,如大昭
庆九曲等处,妇人泪妆素衣,提携儿女,酒壶肴罍。村店山家,分馂游息。至暮
则花柳琤琤宜,随车而归。若玉津富景御园,包家山之桃,关东青门之菜市,东
西马塍,尼庵道院,寻芳讨胜,极意纵游,随处各有买卖赴趁等人,野果山花,
别有幽趣。盖辇下骄民,无日不在春风鼓舞中,而游手末技为尤盛也。
○浴佛
四月八日为佛诞日,诸寺院各有浴佛会,僧尼辈竞以小盆贮铜像,浸以糖水,
覆以花棚,铙钹交迎,遍往邸第富室,以小杓浇灌,以求施利。是日西湖作放生
会,舟楫甚盛,略如春时小舟,竞买龟鱼螺蚌放生。
○迎新
户部点检所十三酒库,例于四月初开煮,九月初开清,先至提领所呈样品尝,
然后迎引至诸所隶官府而散。每库各用匹布书库名高品,以长竿悬之,谓之“布
牌”。有木床铁擎为仙佛鬼神之类,驾空飞动,谓之“台阁”。杂剧百戏诸艺之
外,又为渔父习闲、竹马出猎、八仙故事。及命妓家女使裹头花巾为酒家保,及
有花窠(宋刻“裹”)五熟盘架、放生笼养等,各库争为新好。库妓之琤琤者,
皆珠翠盛饰,销金红背,乘绣鞯宝勒骏骑,各有皂衣黄号私身数对,诃导于前,
罗扇衣笈,浮浪闲客,随逐于后。少年狎客,往往族飣持杯争劝,马首金钱彩段
沾及舆台。都人习以为常,不为怪笑。所经之地,高楼邃阁,绣幕如云,累足骈
肩,真所谓“万人海”也。
○端午
先期用士院供贴子,如春日禁中排当,例用朔日,谓之“端一”。或传旧京
亦然。插食盘架,设天师艾虎,意思山子数十座,五色蒲丝百草霜,以大合三层,
饰以珠翠葵榴艾花。蜈蚣、蛇、蝎、晰蜴等,谓之“毒虫”。及作糖霜韵果,糖
蜜巧粽,极其精巧。又以大金瓶数十,篇插葵榴栀子花,环绕殿阁。及分赐后妃
诸阁大珰近侍翠叶、五色葵榴、金丝翠扇、真珠百索、钗符、经筒、香囊、软香
龙涎佩带,及紫练、白葛、红蕉之类。大臣贵邸,均被细葛、香罗、蒲丝、艾朵、
彩团、巧粽之赐。而外邸节物,大率效尤焉。巧粽之品不一,至结为楼台舫辂。
又以青罗作赤口白舌帖子,与艾人并悬门楣,以为禳绑。道宫法院,多送佩带符
箓。而市人门首,各设大盆,杂植艾蒲葵花,上挂五色纸钱,排飣果粽。虽贫者
亦然。湖中是日游舫亦盛,盖迤逦炎暑,宴游渐稀故也。俗以是日为马本命,凡
御厩邸第上乘,悉用五彩为鬃尾之饰,奇鞯宝辔,充满道途,亦可观玩也。
○禁中纳凉
禁中避暑,多御复古、选德等殿,及翠寒堂纳凉。长松修竹,浓翠蔽日,层
峦奇草,静窈萦深,寒瀑飞空,下注大池可十亩。池中红白菡萏万柄,盖园丁以
瓦盎别种,分列水底,时易新者,庶几美观。又置茉莉、素馨、建兰、麝香藤、
朱槿、玉桂、红蕉、阇婆、{詹}葡等南花数百盆于广庭,鼓以风轮,清芬满殿。
御笐两旁,各设金盆数十架,积雪如山。纱厨后先皆悬挂伽兰木、真腊龙涎
等香珠百斛。蔗浆金碗,珍果玉壶,初不知人间有尘暑也。闻洪景卢学士尝赐对
于翠寒堂,三伏中体粟战栗,不可久立,上问故,笑遣中贵人以北绫半臂赐之,
则境界可想见矣。
○都人避暑
六月六日,显应观崔府君诞辰,自东都时庙食已盛。是日都人士女,骈集炷
香,已而登舟泛湖,为避暑之游。时物则新荔枝,军庭李,(二果产闽)奉化项
里之杨梅,聚景园之秀莲新藕、蜜筒甜瓜,椒核枇杷,紫菱、碧芡,林檎、金桃,
蜜渍昌元梅,木瓜豆儿,水荔枝膏,金橘、水团、麻饮芥辣,白醪凉水,冰雪爽
口之物。关扑香囊、画扇、涎花、珠佩。而茉莉为最盛,初出之时,其价甚穹,
妇人簇戴,多至七插,所直数十券,不过供一饷之娱耳。盖入夏则游船不复入里
湖,多占蒲深柳密宽凉之地,披襟钓水,月上始还。或好事者则敞大舫,设蕲簟
高枕取凉,栉发快浴,惟取适意。哉留宿湖心,竟夕而归。
○乞巧
立秋日,都人戴揪叶,饮秋水、赤小豆。七夕节物,多尚果食、茜鸡。及泥
孩儿号“摩歊罗”,有极精巧,饰以金珠者,其直不赀。并以蜡印凫雁水禽之类,
浮之水上。妇人女子,至夜对月穿针。饾飣杯盘,饮酒为乐,谓之“乞巧”。及
以小蜘蛛贮盒内,以候结网之疏密,为得巧之多少。小儿女多衣荷叶半臂,手持
荷叶,数颦摩歊罗。大抵皆中原旧俗也。
七夕前,修内司例进摩歊罗十卓,每卓三十枚,大者至高三尺,或用象牙雕
镂,或用龙涎佛手香制造,悉用镂金珠翠。衣帽、金钱、钗镯、佩环、真珠、头
须及手中所执戏具,皆七宝为之,各护以五色镂金纱厨。制阃贵臣及京府等处,
至有铸金为贡者,富姬市娃,冠花及领皆以乞巧时物为饰焉。
○中元
七月十五日,道家谓之“中元节”。各有斋醮等会。僧寺则于此日作盂兰盆
斋。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例用新米、新酱、冥衣、时果、采段、面棋,而茹素
者几十八九,屠门为之罢市焉。
○中秋
禁中是夕有赏月延桂排当,如倚桂阁、秋晖堂、碧岑,皆临时取旨,夜深天
乐直彻人间。御街如绒线、蜜煎、香铺,皆铺设货物,夸多竞好,谓之“歇眼”。
灯烛华灿,竟夕乃止。此夕浙江放“一点红”羊皮小水灯数十万盏,浮满水面,
烂如繁星,有足现者。或谓此乃江神所喜,非徒事观美也。
○观潮
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为最盛。方其远出海门,仅如
银线,既而渐近,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
势极雄豪。杨诚斋诗云:“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者是也。每岁京尹出浙江
亭教阅水军,艨艟数百,分列两岸,既而尽奔腾分合五阵之势,并有乘骑弄旗标
枪舞刀于水面者,如履平地。倏尔黄烟四起,人物略不相睹,水爆轰震,声如崩
山。烟消波静,则一舸无迹,仅有敌船为火所焚,随波而逝。吴儿善泅者数百,
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
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而豪民贵宦,争赏银彩。江干上下十余里间,
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穹常时,而僦赁看幕,虽席地而不容间
也。禁中例观潮于天开图画,高台下瞰,如在指掌。都民遥瞻黄伞雉扇于九霄之
上,真若箫台蓬岛也。
○重九
禁中例于八日作重九排当,于庆端殿分列万菊,灿然眩眼,且点菊灯,略如
元夕。内人乐部,亦有随花赏,如前赏花例,盖赏灯之宴,权舆于此,自是日盛
矣。或于清燕殿、缀金亭赏橙橘。遇郊祀岁则罢宴。
都人是月饮新酒,泛萸簪菊。且各以菊糕为馈,以糖肉秫面杂糅为之,上缕
肉丝鸭饼,缀以榴颗,标以彩旗。又作蛮王狮子于上,又糜粟为屑,合以蜂蜜,
印花脱饼,以为果饵。又以苏子微渍梅卤,杂和蔗霜橙玉榴小颗,名曰“春兰秋
菊”。雨后新凉,则已有炒银杏、梧桐子吟叫于市矣。
○开炉
是日御前供进夹罗御服,臣僚服锦袄子夹公服,“授衣”之意也。自此御炉
日设火,至明年二月朔止。皇后殿开炉节排当。是月遣使朝陵,如寒食仪。都人
亦出郊拜墓,用绵球楮衣之类。
○冬至
朝廷大朝会庆贺排当,并如元正仪,而都人最重一阳贺冬,车马皆华整鲜好,
五鼓已填拥杂遝于九街。妇人小儿,服饰华炫,往来如云。岳祠城隍诸庙,炷香
者尤盛。三日之内,店肆皆罢市,垂帘饮博,谓之“做节”。享先则以馄饨,有
“冬馄饨,年膀棒”之谚。贵家求奇,一器凡十余色,谓之“百味馄饨”。
○赏雪
禁中赏雪,多御明远楼。(禁中称楠木楼)后苑进大小雪狮儿,并以金铃彩
缕为饰,且作雪花、雪灯、雪山之类,及滴酥为花及诸事件,并以金盆盛进,以
供赏玩。并造杂煎品味,如春盘饾飣、羊羔儿酒以赐。并于内藏库支拨官券数百
岁,以犒诸军,及令临安府分给贫民,或皇后殿别自支犒。而贵家富室,亦各以
钱米犒闾里之贫者。
○岁除
禁中以腊月二十四日为小节夜,三十日为大节夜,呈女童驱傩,装六丁、六
甲、六神之类,大率如《梦华》所载。后苑修内司各进消夜果儿,以大合簇飣凡
百余种,如蜜煎珍果,下至花饧、萁豆,以至玉杯宝器、珠翠花朵、犀象博戏之
具,销金斗叶、诸色戏弄之物,无不备具,皆极小巧。又于其上作玉辂,高至三
四尺,悉以金玉等为饰护,以贴金龙凤罗罩,以奇侈求胜。一合之费,不啻中人
十家之产,止以资天颜一笑耳。后妃诸阁,又各进岁轴儿及珠翠百事、吉利市袋
儿、小样金银器皿,并随年金钱一百二十文。旋亦分赐亲王贵邸、宰臣巨珰。至
于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不一。而殿司所进屏风,外画钟馗捕鬼之类。而内藏
药线,一爇连百余不绝。箫鼓迎春,鸡人惊唱,而玉漏渐移,金门已启矣。
○岁晚节物
腊日赐宰执、亲王、三衙从官、内侍省官并外阃、前宰执等腊药,系和剂局
造进(宋刻“局”下有“方”字)及御药院特旨制造银合,各一百两以至五十两、
三十两各有差。伏日赐署药亦同。
都下自十月以来,朝天门内外竞售锦装、新历、诸般大小门神、桃符、钟馗、
狻猊、虎头,及金彩缕花、春贴幡胜之类,为市甚盛。八日,则寺院及人家用胡
桃、松子、乳蕈、柿栗之类作粥,谓之“腊八粥”。医家亦多合药剂,侑以虎头
丹、八神、屠苏,贮以绛囊,馈遗大家,谓之“腊药”。至于馈岁盘合、酒檐羊
腔,充斥道路。二十四日,谓之“交年”,祀社用花饧米饵,及烧替代及作糖豆
粥,谓之“口数”。市井迎傩,以锣鼓遍至人家乞求利市。至除夕。则比屋以五
色纸钱(宋刻“钱纸”)酒果,以迎送六神于门。至夜贲烛糁盆,红映霄汉,爆
竹鼓吹之声,喧阗彻夜,谓之“聒厅”。小儿女终夕博戏不寐,谓之“守岁”。
又明灯床下,谓之“照虚耗”。及贴天行贴儿财门于楣。祀先之礼,则或昏或晓,
各有不同。如饮屠苏、百事吉、胶牙饧,烧术卖懵等事,率多东都之遗风焉。守
岁之词虽多,极难其选,独杨守斋《一枝春》最为近世所称,并书于此云:“爆
竹惊春,竞喧阗,夜起千门箫鼓,流苏帐暖,翠鼎缓腾香雾,停杯未举,柰刚要,
送年新句,应自赏,歌字清圆,未夸上林莺语。从他岁穷日暮,纵闲愁怎减,阮
郎风度,(宋刻“阮”作“刻”)屠苏办了,迤逦柳,梅妒,宫壶未晓,早骄马,
绣车盈路,还又把,月夕花朝,自今细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