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书名:武林旧事    作者:周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御教
寿皇留意武事,在位凡五大阅。(乾道二年、四年、六年、淳熙四年、十年)
或幸白石,或幸芭茅滩,或幸龙山。一时仪文士马、戈甲旌旗之盛,虽各不同,
今撮其要,以着于此。
先一日,诸军人马全装执色于教场东,布列军幕宿营。至日,殿前马步诸军
先赴教场下方营,并亲随军排列将坛之后。质明,三衙管军官并全装从驾。上自
祥曦殿戒服乘马,太子、亲王、宰执、近臣并戒服乘骑,以从护圣。马军八百骑,
分执枪旗弓矢军器,前后奏随军番部大乐等。(详见后御教仪卫次第)驾入教场,
升幄殿。殿帅执挝,躬奏:“诸司人马排齐。”(宋刻“排立齐”)举黄旗招诸
军向御殿敲梆子,(宋刻无“敲”字)一鼓唱喏,一鼓呼“万岁”,再一鼓又呼
“万岁”,迭鼓呼“万万岁”,又一鼓唱喏。殿帅奏取圣旨,鸣角发严。上御金
装甲胄,登将坛幄殿,鸣角戒严。殿帅奏取圣旨,马步军整队成屯,以备教战。
连三鼓,马军上马,步军起旗枪,分东西为应敌之势。举白旗教方阵,黄旗变圆
阵,皂旗变曲阵,青旗变直阵,绯旗变锐阵,绯心皂旗作长蛇阵,绯心青旗(宋
刻“白旗”)作伏虎阵。殿帅奏取圣旨,两阵各遣勇将挑战,变八圆阵。迭鼓举
旗,左马军战右步军,右马军战左步军。再迭鼓交旗,击刺混战。三迭金分阵大
势,马军四面大战。三迭金分阵。殿帅奏教阵讫,取旨人马摆列,当头鸣角簇队,
以候放教。诸军呈大刀车炮烟枪诸色武艺。御前传宣,抚谕将士,射生官进献獐
鹿。上更戎服,赐宰臣以下对御酒五行,殿帅奏取旨谢恩如前,唱喏讫,驾出教
场。是日,太上皇于教亭驿设帘幄以观。驾至,邀上入幄,宣唤管军官,赐大金
碗酒于帘外。都人赞叹,以为盛观。时殿司旗帜以黄,马司以绯,步司以白。以
道路隘促,止用从驾军一万四千二百人,(宋刻“一万二千四百人”)分为二百
四十八小队。戈甲耀日,旌旗蔽天,连亘二十余里,粲如锦绣。都人纵观,以为
前所未有。凡支犒金银钱帛以巨万计,悉出内库,户部不与焉。
○御教仪卫次第
文物仪卫并同四孟驾出,今止添入后项。
弹压前队侍立使臣都辖。
执黄团龙旗使臣。(宋刻无“团”字)
执绣龙旗使臣。
带弓箭汗胯豹尾使臣四员。
带汗胯员琦剑使臣十员。(“琦”宋刻“骑”,后同)
弹压后队侍立使臣都辖。
黄罗戏珠龙旗。
黄绣龙旗二。
豹尾使臣四。
员琦剑使臣十人。
供进马四匹。
带甲御马。
御前金装甲马。(宋刻“金”作“全”)
管押使臣幕士。
内中正供马。
兽医押槽。
黄绣龙传宣旗二。
小龙传宣旗十。
随逐巡视官。
马院禁卫官。
引马监官二员。
供马监官二员。
圣驾供鞭通管二员。
掇梢提辖二员。
日乌独脚旗。
挟驾指挥使四十二人。
锁金龙旗二。
犀皮御座椅。
钤拌刀子。(左)
匙箸刀子。(右)
青毡御笠。
褐毡御笠。
金凤瓶。
丝伴箧子。
御膳箧子。
玉靶于阗刀。
金洗漱。
皂白御靴。
马脑于阗刀。
水晶于阗刀。
通犀于阗刀。
角靶于阗刀。
酒鳖子。(大小)
白豹皮杖榼。
梳刷马盂袋。
黑漆套盘。
圭木套盘。
白虎皮仗榼。
销金弓箭葫芦。
虎豹皮弓箭袋葫芦。
饮水角。
拍板二。
哨笛四。
番鼓二十四人。
弹压乐器使臣。
管押训练官。
杏黄龙旗二。
觱篥二。
札子九。
大鼓十。
龙笛四。
从驾官宰臣已下。(并如常日)
临安府弹压官属。
○燕射
淳熙元年九月,孝宗幸玉津园讲燕射礼,皇太子、宰执、使相、侍从正任,
皆从辇至殿门外少驻,教坊进念致语、口号,作乐,出丽正门,由嘉会门至玉津
园,赐宴酒三行。上服头巾窄衣,束带丝伴,临轩内。侍御带进弓箭,看箭人喝:
“看御箭。”教坊乐作,射垛。前排立招箭班应喏。皇帝第二箭射中,皇太子已
下各再拜称贺,进御酒,并宣劝讫。皇太子及臣僚射弓,第四箭射中。上再射第
五箭,(宋刻“第三箭”)又中的,传旨不贺。舍人先引皇太子当殿赐窄衣,金
束带;次引射中臣僚受赐如前。再进御酒,奏乐,用杂剧。次赐宰臣以下十两银
碗各一只。上赋七言诗,丞相曾怀已下属和以进。上乘逍遥辇出玉津园,(宋刻
有“门”字)教坊进念口号。至祥曦殿降辇。招箭班者服紫衣袱头,叉手立于垛
前,御箭之来,能以袱头取势转导入的,亦绝伎也。
○公主下降
南渡以来,公主无及嫁者,独理宗朝周汉国公主出降慈明太后侄孙杨镇,礼
文颇盛,今摭梗概于此。先是,择日遣天使宣召驸马至东华门,引见便殿,赐玉
带靴笏鞍马及红罗百匹,银器百两,衣着百匹,聘财银一万两。对御赐筵五盏,
用教坊乐。候毕,谢恩讫,乘涂金御仙花鞍辔绒座马,执丝鞭,张三{詹}繖,
教坊乐部五十人前引还第,谓之“宣系”。进财物件,并照《国朝会要》太常寺
关报有司办造。先一月,宣宰执常服系伴,诣后殿西廊观看公主房奁:
真珠九般四凤冠
褕翟衣一副
真珠玉佩一副
金革带一条
玉龙冠
绶玉环
北珠冠花篦环
七宝冠花篦环
真珠大衣背子
真珠翠领四时衣服
叠珠嵌宝金器
涂金器
贴金器
出从贴金银装瓣等
锦绣销金帐幔陈设茵褥地衣步障等物
其日驸马常服玉带,乘马至和宁门,易冕服,至东华门,用雁币玉马等行亲
迎礼。(用熙宁故事)公主载九般四凤冠服,褕翟缠袖,升瓣其前。
天文官
本位从物从人
烛笼二十
本位使臣
插钗童子八人
方扇四
圆扇四
引障花十
提灯十二
行障坐障
皇后亲送,乘九龙瓣子。皇太子乘马,围子左右两重。其后太师判宗正寺荣
王、荣王夫人及诸命至第,赐御筵九盏。筵毕,皇后、太子选还,公主归位,行
同牢礼。(用开宝礼)然后亲行盥馈舅姑之礼。(开宝通礼)谒见舅姑,用名纸
一副,衣一袭,手帕一盒,妆盝藻豆袋银器三百两,衣着五百匹。余亲各有差。
三朝,公主、驸马并入内谢恩,宣赐礼物,赐宴禁中。外庭奉表称贺。赐宰执、
亲王、侍从、内职、管军副教指挥使已上金银钱胜色子有差。(依熙宁式○“胜
色”宋刻作“盛包”)驸马家亲属,各等第推恩。
○唱名
第一名承事郎
第二名三名并文林郎
第一甲赐进士及第
第二甲同进士及第
第三甲第四甲赐进士出身
第五甲同进士出身
武举第一名秉义郎
特奏第一名同进士出身
上御集英殿拆号唱进士名,各赐绿褴袍、白简、黄衬衫。武举人赐紫罗袍、
镀金带、牙笏。赐状元第三人酒食五盏,余人各赐泡饭。前三名各进谢恩诗一首,
皆重戴绿袍丝鞭,骏马快行。各持敕黄于前。黄幡(宋刻“旗”)杂沓,多至数
十百面,各书诗一句于上。(宋刻元“一”字)呵殿如云,皆平日交游亲旧相迓
之人,或三学使令斋臧辈。若执事之人,则系帅漕司差,到状元局祗应。亦有术
人相士辈,自衒预定魁选,鼓舞于中。自东华门至期集所,豪家贵邸,竞列彩幕
纵观,其有少年未有室家者,亦往往于此择婿焉。期集所例置局于礼部贡院前,
三人主之,于内遴选所长,以充职事。有纠弹、笺表、主管、题名、小录、掌仪、
典客、掌计、掌器、掌膳、掌酒果、监门等。后旬日朝谢。又数日拜黄甲,叙同
年,其仪三名设褥于堂上,东西相向,四十已止立于东廊,四十已下立于西廊,
皆再拜,拜已,择榜中年长者一人状元拜之,复择少者一人拜状元。又数日,赴
国子监谒谢先圣先师讫,赐闻喜宴于局中。侍从已上及馆职皆与知举官押宴,遂
立题名石刻。凡费悉出于官及诸阃馈遗云。
○元正
朝廷元日冬至行大朝会仪,则百官冠冕朝服,备法驾,设黄麾仗三千三百五
十人,(视东京已减三之一)用太常雅乐宫架登歌。太子、上公、亲王、宰执并
赴紫宸殿立班进酒,上千万岁寿。上公致词,枢密宣答。及诸国使人及诸州入献
朝贺,然后奏乐,进酒赐宴。此礼不能常行,每岁禁中止是。以三茅钟鸣驾兴,
上服袱头、玉带、靴袍,先诣福宁殿龙墀及圣堂炷香,(用腊沈脑子)次至天章
阁祖宗神御殿行酌献礼,次诣东朝奉贺,复回福宁殿受皇后、太子、皇子、公主、
贵妃,至郡夫人、内官、大内已下贺。贺毕,驾始过大庆殿御史台阁门,分引文
武百寮追班称贺。大起居十六拜,致词上寿。枢密宣答礼毕,放仗。是日,后苑
排办御筵于清燕殿,用插食盘架。午后,修内司排办晚筵于庆瑞殿,用烟火,进
市食,赏灯,并如元夕。
○立春
前一日,临安府造进大春牛,设之福宁殿庭。及驾临幸,内官皆用五色丝彩
杖鞭牛。御药院例取牛睛以充眼药,余属直阁婆(号管人都行首)掌管。预造小
春牛数十,饰彩幡雪柳,分送殿阁,巨珰各随以金银钱彩段为酬。是日赐百官春
幡胜,宰执亲王以金,余以金裹银及罗帛为之,系文思院造进,各垂于袱头之左
入谢。后苑办造春盘供进,及分赐贵邸宰臣巨珰,翠缕红丝,金鸡玉燕,备极精
巧,每盘直万钱。学士院撰进春贴子。帝后贵妃夫人诸阁,各有定式,绛罗金缕,
华粲可观。临安府亦鞭春开宴,而邸第馈遗,则多效内庭焉。
○元夕
禁中自去岁九月赏菊灯之后,迤逦试灯,谓之“预赏”。一入新正,灯火日
盛,皆修内司诸珰分主之,竞出新意,年异而岁不同。往往于复古、膺福、清燕、
明华等殿张挂,及宣德门、梅堂、三闲台等处临时取旨,起立鳌山。灯之品极多,
(见后灯品)每以“苏灯”为最,圈片大者经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山水人
物,花竹翎毛,种种奇妙,俨然着色便面也。其后福州所进,则纯用白玉,晃耀
夺目,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近岁新安所进益奇,虽圈骨悉皆琉璃所为,号
“无骨灯”。禁中尝令作琉璃灯山,其高五丈,人物皆用机关活动,结大彩楼贮
之。又于殿堂梁栋窗户间为涌壁,作诸色故事,龙凤噀水,蜿蜒如生,遂为诸
灯之冠。前后设玉栅帘,宝光花影,不可正视。仙韶内人,迭奏新曲,声闻人间。
殿上铺连五色琉璃阁,皆球文戏龙百花。小窗间垂小水晶帘,流苏宝带,交映璀
璨。中设御座,恍然如在广寒清虚府中也。至二鼓,上乘小辇,幸宣德门,观鳌
山。擎辇者皆倒行,以便观赏。金炉脑麝如祥云,五色荧煌炫转,照耀天地。山
灯凡数千百种,极其新巧,怪怪奇奇,无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棚簇成“皇帝万岁”
四大字。其上伶官奏乐,称念口号、致语。其下为大露台,百艺群工,竞呈奇伎。
内人及小黄门百余,皆巾裹翠蛾,效街坊清乐傀儡,缭绕于灯月之下。既而取旨,
宣唤市井舞队及市食盘架。先是,京尹预择华洁及善歌叫者谨伺于外,至是歌呼
竞入。既经进御,妃嫔内人而下,亦争买之,皆数倍得直,金珠磊落,有一夕而
至富者。宫漏既深,始宣放烟火百余架,于是乐声四起,烛影纵横,而驾始还矣。
大率效宣和盛际,愈加精妙。特无登楼赐宴之事,人间不能详知耳。
都城自旧岁冬孟驾回,则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绾者数十队,以供贵邸豪家
幕次之玩。而天街茶肆,渐已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自此以后,每夕
皆然。三桥等处,客邸最盛,舞者往来最多。每夕楼灯初上,则箫鼓已纷然自献
于下。酒边一笑,所费殊不多。往往至四鼓乃还。自此日盛一日。姜白石有诗云:
“灯已阑珊月色寒,(宋刻“月气)舞儿往往夜深还。只应不尽婆娑意,更向街
心弄影看。”又云:“南陌东城尽舞儿,画金刺绣满罗衣。也知爱惜春游夜,舞
落银蟾不肯归。”吴梦窗《玉楼春》云:“茸茸狸帽遮梅额,金蝉罗翦胡衫窄。
乘肩争看小腰身,倦态强随闲鼓笛。问称家在城东陌,欲买千金应不惜。归来困
顿殢春眠,犹梦婆娑斜趁拍。”深得其意态也。至节后,渐有大队如四国朝、傀
儡、杵歌之类,日趋于盛,其多至数千百队。(宋刻“千”作“十”)天府每夕
差官点视,各给钱酒油烛多寡有差。且使之南至千旸宫支酒烛,北至春风楼支钱。
终夕天街鼓吹不绝。都民士女,罗绮如云,盖无夕不然也。至五夜,则京尹乘小
提轿,诸舞队次第簇拥前后,连亘十余里,锦绣填委,箫鼓振作,耳目不暇给。
吏魁以大囊贮楮券,凡遇小经纪人,必犒数千,(宋刻“数十”)谓之“买市”。
至有黠者,以小盘贮梨藕数片,腾身迭出于稠人之中,支请官钱数次者,亦不禁
也。李筼房诗云:“斜阳尽处荡轻烟,辇路东风入管弦。五夜好春随步暖,一年
明月打头圆,香尘掠粉翻罗带,蜜炬笼绡斗玉钿。人影渐稀花露冷,踏歌声度晓
云边。”京尹幕次,例占市西坊繁闹之地,贲烛糁盆,照耀如昼。其前列荷校囚
数人,大书犯由,云“某人为不合抢扑钗环,挨搪妇女。”继而行遣一二,谓之
“装灯”。其实皆三狱罪囚,姑借此以警奸民。又分委府僚巡警风烛,及命都辖
房使臣等,分任地方,以缉奸盗。三狱亦张灯建净狱道场,多装狱户故事,及陈
列狱具。邸第好事者,如清河张府、蒋御药家,闲设雅戏烟火,花边水际,灯烛
灿然,游人士女纵观,则迎门酌酒而去。又有幽坊静巷好事之家,多设五色琉璃
泡灯,更自雅洁,靓妆笑语,望之如神仙。白石诗云:“沙河云合无行处,惆怅
来游路已迷。却入静坊灯火空,门门相似列蛾眉。”又云:“游人归后天街静,
坊陌人家未闭门。帘里垂灯照樽俎,坐中嬉笑觉春温。”或戏于小楼,以人为大
影戏,儿童喧呼,终夕不绝。此类不可遽数也。西湖诸寺,惟三竺张灯最盛,往
往有宫禁所赐,贵珰所遗者。都人好奇,亦往观焉。白石诗云:“珠珞琉璃到地
垂,凤头衔带玉交枝。(宋刻“衔”作“御”)君王不赏无人进,天竺堂深夜雨
时。”
元夕节物,妇人皆戴珠翠、闹蛾、玉梅、雪柳、菩提叶、灯球、销金合、蝉
貂袖、(宋刻“貉袖”)项帕,而衣多尚白,盖月下所宜也。游手浮浪辈,则以
白纸为大蝉,谓之“夜蛾”。又以枣肉炭屑为丸,系以铁丝燃之,名“火杨梅”。
节食所尚,则乳糖圆子、半办、科斗粉、豉汤、水晶脍、韭饼,及南北珍果,并
皂儿糕、宜利少、澄沙团子、滴酥鲍螺、酪面、玉消膏、琥珀饧、轻饧、生熟灌
藕、诸色龙缠(宋刻“珑绊”)蜜煎、蜜果、(宋刻“裹”)糖瓜萎、煎七宝姜
豉、十般糖之类,皆用镂鍮装花盘架车儿,簇插飞蛾红灯彩盝,歌叫喧阗。幕次
往往使之吟叫,倍酬其直。白石亦有诗云:“贵客钩帘看御街,市中珍品一时来。
帘前花架无行路,不得金钱不肯回。”竞以金盘钿盒簇飣馈遗,谓之“市食合儿”。
翠帘销幕,绛烛笼纱,遍呈舞队,密拥歌姬,脆管清吭,新声交奏,戏具粉婴,
鬻歌售艺者,纷然而集。至夜阑则有持小灯照路拾遗者,谓之“扫街”。遣钿坠
珥,往往得之。亦东都遗风也。
○舞队
大小全棚傀儡
查查鬼(查大) 李大口(一字口) 贺丰年
长瓠敛(长头) 兔吉(兔毛大伯) 吃遂 大憨儿
粗旦(宋刻“妲”) 麻婆子 快活三郎 黄金杏
瞎判官 快活三娘 沈承务 一脸膜 猫儿相公
洞公觜 细旦(宋刻“妲”) 河东子 黑遂
王铁儿(宋刻“王缺儿”) 交椅 夹棒(宋刻“捧”)
屏风 男女竹马 男女杵歌 大小斫刀鲍老 交衮鲍老
子弟清音 女童清音 诸国献宝 穿心国入贡 孙武子教女兵
六国朝 四国朝 遏云社 绯绿社 胡安女(宋刻无“安”字)
凤阮嵇琴 扑胡蝶 回阳丹 火药(宋刻“大乐”)
瓦盆鼓(宋刻无“盆”字) 焦锤架儿 乔三教 乔迎酒
乔亲事 乔乐神(马明王) 乔捉蛇 乔学堂 乔宅眷
乔像生 乔师娘 独自乔 地仙 旱划船 教象 装态
村田乐 鼓板 踏橇(宋刻“踏跷”) 扑旗 抱锣装鬼
狮豹蛮牌 十斋郎 耍和尚 刘衮 散钱行 货郎 打娇惜
其品甚夥,不可悉数。首饰衣装,相矜侈靡,珠翠锦绮,眩耀华丽,如傀儡、
杵歌、竹马之类,多至十余队。十二、十三两日,国忌禁乐,则有装宅眷笼灯,
前引珠翠,盛饰少年尾其后,诃殿而来,卒然遇之,不辨真伪。及为乔经纪人,
如卖蜂糖饼、小八块风子,卖字本,虔婆卖旗儿之类,以资一笑者尤多也。
○灯品
灯品至多,苏、福为冠,新安晚出,精妙绝伦。所谓“无骨灯”者,其法用
绢囊贮粟为胎,因之烧缀,及成去粟,则混然玻璃球也。景物奇巧,前无其比。
又为大屏,灌水转机,百物活动。赵忠惠守吴日,尝命制春雨堂五大间,左为汴
京御楼,右为武林灯市,歌舞杂艺,纤悉曲尽。凡用千工。外此有邦灯,则刻镂
金珀(宋刻“犀珀”)玳瑁以饰之。珠子灯则以五色珠为网,下垂流苏,或为龙
船、凤辇、楼台故事。羊皮灯则镞镂精巧,五色妆染,如影戏之法。罗帛灯之类
尤多,或为百花,或细眼,间以红白,号“万眼罗”者,此种最奇。外此有五色
蜡纸,菩提叶,若沙戏影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又有深闺巧娃,翦纸而成,尤
为精妙。又有以绢灯翦写诗词,时寓讥笑,及画人物,藏头隐语,及旧京诨语,
戏弄行人。有贵邸尝出新意,以细竹丝为之,加以彩饰,疏明可爱。穆陵喜之,
令制百盏,期限既迫,势难卒成,而内苑诸珰,耻于不自己出,思所以胜之,遂
以黄草布翦镂,(宋刻“缕”)加之点染,与竹无异,凡两日,百盏已进御矣。
○挑菜
二月一日,谓之“中和节”,唐人最重,今惟作假,及进单罗御服,百官服
单罗公裳而已。二日,宫中排办挑菜御宴。先是,内苑预备朱绿花斛,下以罗帛
作小卷,书品目于上,系以红丝,上植生菜、荠花诸品。俟宴酬乐作,自中殿以
次,各以金篦挑之。后妃、皇子、贵主、婕妤及都知等,皆有赏无罚。以次每斛
十号,五红字为赏,五墨字为罚。上赏则成号真珠、玉杯、金器、北珠、篦环、
珠翠、领抹,次亦铤银、酒器、冠镯、翠花、段帛、龙涎、御扇、笔墨、官窑、
定器之类。罚则舞唱、吟诗、念佛、饮冷水、吃生姜之类。用此以资戏笑。王宫
贵邸,亦多效之。
○进茶
仲春上旬,福建漕司进第一纲蜡茶,名“北苑试新”。皆方寸小夸。进御止
百夸,护以黄罗软盝,藉以青箬,裹以黄罗夹复,臣封朱印,外用朱漆小匣,镀
金锁,又以细竹丝织笈贮之,凡数重。此乃雀舌水芽所造,一夸之直四十万,仅
可供数瓯之啜耳。或以一二赐外邸,则以生线分解,转遗好事,以为奇玩。茶之
初进御也,翰林司例有品尝之费,皆漕司邸吏赂之。间不满欲,则入盐少许,茗
花为之散漫,而味亦漓矣。禁中大庆贺,(宋刻“会”)则用大镀金帮,以五色
韵果族飣龙凤,谓之“绣茶”,不过悦目。亦有专其工者,外人罕知,因附见于
此。
○赏花
禁中赏花非一。先期后苑及修内司分任排办,凡诸苑亭榭花木,妆点一新,
锦帘绡幕,飞梭绣球,以至裀褥设放,器玩盆窠,珍禽异物,各务奇丽。又命小
珰内司列肆关扑,珠翠冠朵,篦环绣段,画领花扇,官窑定器,孩儿戏具,闹竿
龙船等物,及有买卖果木酒食饼饵蔬茹之类,莫不备具,悉效西湖景物。起自梅
堂赏梅,芳春堂赏杏花,桃源观桃,粲锦堂金林檎,照妆亭海棠,兰亭修禊,至
于钟美堂赏大花为极盛。堂前三面,皆以花石为台三层,各植名品,标以象牌,
复以碧幕。台后分植玉绣球数百珠,俨如镂玉屏。堂内左右各列三层,雕花彩槛,
护以彩色牡丹画衣,间列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
御衣黄、照殿红之类几千朵,别以银箔间贴大斛,分种数千百窠,分列四面。至
于梁栋窗户间,亦以湘筒贮花,鳞次族插,何翅万朵。堂中设牡丹红锦地茵,自
殿中(宋刻“中殿”)妃嫔,以至内官,各赐翠叶牡丹、分枝铺翠牡丹、御书画
扇、龙涎、金盒之类有差。下至伶官乐部应奉等人,亦沾恩赐,谓之“随花赏”。
或天颜悦怿,谢恩赐予,多至数次。至春暮,则稽古堂、会瀛堂赏琼花,静侣亭、
紫笑净香亭采兰挑笋,则春事已在绿阴芳草间矣。大抵内宴赏,初坐、再坐,插
食盘架者,谓之“排当”。否则但谓之“进酒”。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