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滕文公上
书名:孟子    作者:孟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滕文公为世子,将之楚,过宋而见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世子自楚反,复见孟子。孟子曰:“世子疑吾言乎?夫道一而已矣。成覸
谓齐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颜渊曰:‘舜,何人
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公明仪曰:‘文王,我师也;周公岂欺我哉?’
今滕,绝长补短,将五十里也,犹可以为善国。《书》曰:‘若药不瞑眩,厥疾
不瘳。’”
滕定公薨。世子谓然友曰:“昔者孟子尝与我言於宋,於心终不忘。今也不
幸至於大故,吾欲使子问於孟子,然后行事。”然友之邹,问於孟子。孟子曰:
“不亦善乎!亲丧,固所自尽也。曾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
之以礼,可谓孝矣。’诸侯之礼,吾未之学也。虽然,吾尝闻之矣。三年之丧,
斋疏之服,飦粥之食,自天子达於庶人,三代共之。”然友反命,定为三年之
丧。父兄百官皆不欲也,故曰:“吾宗国鲁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
於子之身而反之,不可。且《志》曰:‘丧祭从先祖。’曰:‘吾有所受之也。’”
谓然友曰:“吾他日未尝学问,好驰马试剑。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恐其不能
尽於大事,子为我问孟子。”然友复之邹问孟子。孟子曰:“然,不可以他求者
也。孔子曰:‘君薨,听於冢宰。歠粥,面深墨,即位而哭,百官有司莫敢不哀,
先之也。’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
尚之风,必偃。是在世子。”然友反命。世子曰:“然。是诚在我。”五月居庐,
未有命戒。百官族人可,谓曰知。及至葬,四方来观之,颜色之戚,哭泣之哀,
吊者大悦。
滕文公问为国。孟子曰:“民事不可缓也。《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
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
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
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於民有制。阳虎曰:‘为富
不仁矣,为仁不富矣。’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
皆什一也。彻者,彻也。助者,藉也。龙子曰:‘治地莫善於助,莫不善於贡。’
贡者,挍数岁之中以为常。乐岁,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为虐,则寡取之;凶
年,粪其田而不足,则必取盈焉。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将终岁勤动,不得以
养其父母,又称贷而益之,使老稚转乎沟壑,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夫世禄,滕固
行之矣。《诗》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为有公田。由此观之,虽周
亦助也。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
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人伦明於上,小民亲於下。
有王者起,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诗》云:‘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文
王之谓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国!”使毕战问井地。孟子曰:“子之君将行
仁政,选择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经界始。经界不正,井地不钧,谷
禄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经界。经界既正,分田制禄可坐而定也。夫滕,壤
地褊小,将为君子焉,将为野人焉。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请
野九一而助,国中什一使自赋。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亩,馀夫二十五亩。
死徙无出乡,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方里
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
事,所以别野人也。此其大略也。若夫润泽之,则在君与子矣。”
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自楚之滕,踵门而告文公曰:“远方之人闻君行仁政,
愿受一廛而为氓。”文公与之处。其徒数十人,皆衣褐,捆屦、织席以为食。陈
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负耒耜而自宋之滕,曰:“闻君行圣人之政,是亦圣人也,
愿为圣人氓。”陈相见许行而大悦,尽弃其学而学焉。陈相见孟子,道许行之言
曰:“滕君则诚贤君也。虽然,未闻道也。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今也
滕有仓禀府库,则是厉民而以自养也,恶得贤?”孟子曰:“许子必种粟而后食
乎?”曰:“然。”“许子必织布然后衣乎?”曰:“否。许子衣褐。”“许子
冠乎?”曰:“冠。”曰:“奚冠?”曰:“冠素。”曰:“自织之与?”曰:
“否;以粟易之。”曰:“许子奚为不自织?”曰:“害於耕。”曰:“许子以
釜甑爨,以铁耕乎?”曰:“然。”“自为之与?”曰:“否。以粟易之。”
“以粟易械器者,不为厉陶冶;陶冶亦以其械器易粟者,岂为厉农夫哉?且许子
何不为陶冶,舍皆取诸其宫中而用之?何为纷纷然与百工交易?何许子之不惮烦?”
曰:“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然则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有大人之事,
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为备,如必自为而后用之,是率天下而路
也。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
食於人,天下之通义也。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於天下,草木
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偪人,兽蹄鸟迹之道交於中国。尧独忧之,举
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泽而焚之,禽兽逃匿。禹疏九河,瀹济、漯而
注诸海,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当是时也,禹八
年於外,三过其门而不入,虽欲耕,得乎?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五谷熟而
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於禽兽。圣人有忧之,使
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
放勋曰:‘劳之来之,匡之直之,辅之翼之,使自得之,又从而振德之。’圣人
之忧民如此,而暇耕乎?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夫以百
亩之不易为己忧者,农夫也。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为天下得人者
谓之仁。是故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惟天为
大,惟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与焉!’尧、
舜之治天下,岂无所用其心哉?亦不用於耕耳。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於夷者
也。陈良,楚产也,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於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
也。彼所谓豪杰之士也。子之兄弟事之数十年,师死而遂倍之!昔者孔子没,三
年之外,门人治任将归,入揖於子贡,相乡而哭,皆失声,然后归。子贡反,筑
室於场,独居三年,然后归。他日,子夏、子张、子游以有若似圣人,欲以所事
孔子事之,强曾子。曾子曰:‘不可,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之,皜皜乎
不可尚已。’今也南蛮鴂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师而学之,亦异於曾子
矣。吾闻出於幽谷迁於乔木者,未闻下乔木而入於幽谷者。鲁颂曰:‘戎狄是膺,
荆舒是惩。’周公方且膺之,子是之学,亦为不善变矣。”“从许子之道,则市
贾不贰,国中无伪。虽使五尺之童适市,莫之或欺。布帛长短同,则贾相若;麻
缕丝絮轻重同,则贾相若;五谷多寡同,则贾相若;屦大小同,则贾相若。”曰:
“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百,或相千万。子比而同之,是乱
天下也。巨屦小屦同贾,人岂为之哉?从许子之道,相率而为伪者也,恶能治国
家?”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见孟子。孟子曰:“吾固愿见,今吾尚病,病愈,我且
往见,夷子不来!”他日,又求见孟子。孟子曰:“吾今则可以见矣。不直则道
不见,我且直之。吾闻夷子墨者,墨之治丧也,以薄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
岂以为非是而不贵也。然而夷子葬其亲厚,则是以所贱事亲也。”徐子以告夷子。
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谓也?之则以为爱无差等,施由
亲始。”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
赤子乎?彼有取尔也。赤子匍匐将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
本,而夷子二本故也。盖上世尝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於壑。他日
过之,狐狸食之,蝇蚋姑嘬之。其颡有泚,睨而不视。夫泚也,非为人泚,中心
达於面目,盖归反蘽梩而掩之。掩之诚是也,则孝子仁人之掩其亲,亦必
有道矣。”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怃然,为间,曰:“命之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