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陶征士诔(并序)
书名:六朝文絜    作者:颜延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夫璇玉致美,不为池隍之宝;桂椒信芳,而非园林之实。岂期深而好远哉,
盖云殊性而已。故无足而至者,物之藉也;随踵而立者,人之薄也。
若乃巢、高之抗行,夷、皓之峻节,故已父老尧、禹,锱铢周汉。而绵世浸
远,光灵不属,至使菁华隐没,芳流歇绝,不其惜乎!虽今之作者,人自为量,
而道路同尘、辍途殊轨者多矣,岂所以昭末景、泛馀波!
有晋征士寻阳陶渊明,南岳之幽居者也。弱不好弄,长实素心。学非称师,
文取指达。在众不失其寡,处言愈见其默。少而贫病,居无仆妾。井臼弗任,藜
菽不给。母老子幼,就养勤匮。远惟田生致亲之议,追悟毛子捧檄之怀。初辞州
府三命,后为彭泽令。道不偶物,弃官从好。
遂乃解体世纷,结志区外,定迹深栖,於是乎远。灌畦鬻蔬,为供鱼菽之祭;
织絇纬萧,以充粮粒之费。心好异书,性乐酒德。简弃烦促,就成省旷。殆所
谓国爵屏贵、家人忘贫者与?有诏征为着作郎,称疾不到。春秋若干,元嘉四年
月日,卒於寻阳县之某里。近识悲悼,远士伤情。冥默福应,呜呼淑贞!
夫实以诔华,名由谥高,苟允德义,贵贱何算焉。若其宽乐令终之美、好廉
克己之操,有合谥典,无愆前志。故询诸友好,宜谥曰靖节征士。
其辞曰:
物尚孤生,人固介立。岂伊时遘,曷云世及?嗟乎若士,望古遥集。韬此洪
族,蔑彼名级。睦亲之行,至自非敦;然诺之信,重於布言。廉深简洁,贞夷粹
温。和而能峻,博而不繁。依世尚同,诡时则异,有一於此,两非默置。岂若夫
子,因心违事,畏荣好古,薄身厚志。世霸虚礼,州壤推风。孝惟义养,道必怀
邦。人之秉彝,不隘不恭。爵同下士,禄等上农。度量难钧,进退可限。长卿弃
官,稚宾自免。子之悟之,何悟之辩!赋诗归来,高蹈独善。
亦既超旷,无适非心。汲流旧巘,葺宇家林。晨烟暮蔼,春煦秋阴,陈书辍
卷,置酒弦琴。居备勤俭,躬兼贫病。人否其忧,子然其命。隐约就闲,迁延辞
聘。非直也明,是惟道性。
纠缠斡流,冥漠报施,孰云与仁,实疑明智。谓天盖高,胡愆斯义?履信曷
凭,思顺何寘?年在中身,疢维痁疾,视死如归,临凶若吉。药剂弗尝,祷祀非
恤。傃幽告终,怀和长毕。呜呼哀哉!
敬述靖节,式尊遗占。存不愿丰,没无求赡。省讣却赙,轻哀薄敛。遭壤以
穿,旋葬而窆。呜呼哀哉!
深心追往,远情逐化。自尔介居,及我多暇。伊好之洽,接阎邻舍。宵盘昼
憩,非舟非驾。念昔宴私,举觞相诲。独正者危,至方则阂。哲人卷舒。布在前
载,取鉴不远,吾规子佩。尔实愀然,中言而发。违众速尤,迕风先蹶。身才非
实,荣声有歇。睿音永矣,谁箴余阙?呜呼哀哉!
仁焉而终,智焉而毙。黔娄既没,展禽亦逝。其在先生,同尘往世。旌此靖
节,加彼康惠。呜呼哀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