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相官寺碑
书名:六朝文絜    作者:梁简文帝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真人西灭,罗汉东游。五明盛士,并宣北门之教;四姓小臣,稍罢南宫之
学。超洙泗之济济,比舍卫之洋洋。是以高檐三丈,乃为祀神之舍;连阁四周,
并非中官之宅。雪山忍辱之草,天宫陀树之花,四照芬吐,五衢异色。能令扶解
说法,果出妙衣。鹿苑岂殊,只林何远。
皇太子萧纬,自昔藩邸,便结善缘。虽银藏盖寡,金地多阙,有惭四事,久
立五根。泗川出鼎,尚刻之罘之石;岷峨作镇,犹铭剑壁之山。矧伊福界,宁无
镌刻?铭曰:
洛阳白马,帝释天冠,开基紫陌,峻极云端。实惟爽垲,栖心之地。譬若净
土,长为佛事。银铺曜色,玉碍金光。塔如仙掌,楼疑凤皇。珠生月魄,锺应秋
霜。鸟依交露,幡承杏梁。总舒意蕊,室度心香。天琴夜下,绀马朝翔。生灭可
度,离苦获常。相续有尽,归乎道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