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杂文
书名:陶渊明集    作者:陶渊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桃花源记(并诗)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
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
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
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
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
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
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
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
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
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
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桑竹垂馀荫,菽稷随时艺。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
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
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
怡然有馀乐,于何劳智慧?
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
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
○归去来兮辞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
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
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
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励所得;
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
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
在官八十馀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
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
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
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
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
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
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
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兮欲何之?富贵非
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
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五柳先生传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靖少言,
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
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
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着文章自娱,颇示己志。
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赞曰:
黔娄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酬觞赋
诗,以乐其志。无怀氏之民欤?葛天氏之民欤?
○晋故征西大将军长史孟府君传
君讳嘉,字万年,江夏鄂人也。曾祖父宗,以孝行称,仕吴司马。祖父揖,
元康中为庐陵太守。宗葬武昌新阳县,子孙家焉,遂为县人也。
君少失父,奉母、二弟居。娶大司马长沙桓公陶侃第十女,闺门孝友,人无
能间,乡闾称之。冲默有远量,弱冠俦类咸敬之。同郡郭逊,以清操知名,时在
君右。常叹君温雅平旷,自以为不及。逊从弟立,亦有才志,与君同时齐誉,每
推服焉。由是名冠州里,声流京邑。
太尉颍川庾亮,以帝舅民望,受分陕之重,镇武昌,并领江州,辟君部庐陵
从事。下郡还,亮引见,问风俗得失。对曰:“嘉不知,还传当问从吏。”亮以
麈尾掩口而笑。诸从事既去,唤弟翼语之曰:“孟嘉故是盛德人也。”君既辞出
外,自除吏名,便步归家。母在堂,兄弟共相欢乐,怡怡如也。旬有馀日,更版
为劝学从事。时亮崇修学校,高选儒官,以君望实,故应尚德之举。
大傅河南褚裒,简穆有器识,时为豫章太守,出朝宗亮。正旦大会州府人士,
率多时彦,君在坐次甚远。裒问亮:“江州有孟嘉,其人何在?”亮云:“在坐,
卿但自觅。”裒历观,遂指君谓亮曰:“将无是耶?”亮欣然而笑,喜裒之得君,
奇君为裒之所得。乃益器焉。
举秀才,又为安西将军庾翼府功曹,再为江州别驾、巴丘令、征西大将军谯
国桓温参军。
君色和而正,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游龙山,参佐毕集,四弟二甥咸在坐。
时佐吏并着戎服,有风吹君帽堕落,温目左右及宾客勿言,以观其举止。君初不
自觉,良久如厕。温命取以还之。廷尉太原孙盛,为谘议参军,时在坐。温命纸
笔,令嘲之。文成示温,温以着坐处。君归,见嘲笑而请笔作答,了不容思,文
辞超卓,四座叹之。
奉使京师,除尚书删定郎,不拜。孝宗穆皇帝闻其名,赐见东堂。君辞以脚
疾,不任拜起。诏使人扶入。
君尝为刺史谢永别驾。永,会稽人,丧亡。君求赴义,路由永兴。高阳许询
有隽才,辞荣不仕,每纵心独往。客居县界,尝乘船近行,适逢君过,叹曰:
“都邑美士,吾尽识之,独不识此人。唯闻中州有孟嘉者,将非是乎?然亦何由
来此?”使问君之从者。君谓其使曰:“本心相过,今先赴义,寻还,就君。”
及归,遂止信宿,雅相知得,有若旧交。
还至,转从事中郎,俄迁长史。在朝隤然,仗正顺而已。门无杂宾,尝会神
情独得,便超然命驾,径之龙山,顾景酣宴,造夕乃归。温从容谓君曰:“人不
可无势,我乃能驾御卿。”后以疾终于家,年五十一。
始自总发,至于知命,行不苟合,言无夸矜,未尝有喜愠之容。好酣饮,逾
多不乱,至于任怀得意,融然远寄,傍若无人。温尝问君:“酒有何好,而卿嗜
之?”君笑而答曰:“明公但不得酒中趣尔。”又问:“听妓,丝不如竹,竹不
如肉?”答曰:“渐近自然。”中散大夫桂阳罗含赋之曰:“孟生善酣,不愆其
意。”光禄大夫南阳刘耽,昔与君同在温府,渊明从父太常夔,尝问耽:“君若
在,当已作公否?”答云:“此本是三司人。”为时所重如此。
渊明先亲,君之第四女也。《凯风》“寒泉”之思,实钟厥心。谨按采行事,
撰为此传。惧或乖谬,有亏大雅君子之德,所以战战兢兢,若履深薄云尔。
赞曰:
孔子称:“进德修业,以及时也。”君清蹈衡门,则令问孔昭;振缨公朝,
则德音允集。道悠运促,不终远业。惜哉!仁者必寿,岂斯言之谬乎!
◎读史述九章(余读《史记》,有所感而述之)
○夷齐
二子让国,相将海隅。天人革命,绝景穷居。采薇高歌,慨想黄虞。贞风凌
俗,爰感懦夫。
○箕子
去乡之感,犹有迟迟。矧伊代谢,触物皆非。哀哀箕子,云胡能夷!狡童之
歌,凄矣其悲。
○管鲍
知人未易,相知实难。淡美初交,利乖岁寒。管生称心,鲍叔必安。奇情双
亮,令名俱完。
○程杵
遗生良难,士为知己。望义如归,允伊二子。程生挥剑,惧兹馀耻。令德永
闻,百代见纪。
○七十二弟子
恂恂舞雩,莫曰匪贤。俱映日月,共餐至言。恸由才难,感为情牵。回也早
夭,赐独长年。
○屈贾
进德修业,将以及时。如彼稷契,孰不愿之?嗟乎二贤,逢世多疑。候瞻写
志,感鵩献辞。
○韩非
丰狐隐穴,以文自残。君子失时,白首抱关。巧行居灾,忮辩召患。哀矣韩
生,竟死《说难》。
○鲁二儒
易代随时,迷变则愚。介介若人,特为贞夫。德不百年,污我诗书。逝然不
顾,被褐幽居。
○张长公
远哉长公,萧然何事?世路多端,皆为我异。敛辔朅来,独养其志。寝迹穷
年,谁知斯意?
○扇上画赞
丈人 长沮桀溺 於陵仲子 张长公 丙曼容 郑次都 薛孟尝 周阳

三五道邈,淳风日尽。九流参差,互相推陨。
形逐物迁,心无常准。是以达人,有时而隐。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超超丈人,日夕在耘。
辽辽沮溺,耦耕自欣,入鸟不骇,杂兽斯群。
至矣於陵,养气浩然,蔑彼结驷,甘此灌园。
张生一仕,曾以事还,顾我不能,高谢人间。
迢迢丙公,望崖辄归,匪骄匪吝,前路威夷。
郑叟不合,垂钓川湄,交酌林下,清言究微。
孟尝游学,天网时疏,眷言哲友,振褐偕徂。
美哉周子,称疾闲居,寄心清尚,悠然自娱。
翳翳衡门,洋洋泌流,曰琴曰书,顾盼有俦。
饮河既足,自外皆休。缅怀千载,托契孤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