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十九 列传第十七
书名:金史    作者:脱脱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郦琼 李成 孔彦舟 徐文 施宜生 张中孚 张中彦 宇文虚中 王伦
郦琼,字国宝,相州临漳人。补州学生。宋宣和间,盗贼起,琼乃更学击刺
挽强,试弓马,隶宗泽军,驻于磁州。未几告归,括集义军七百人,复从泽,泽
署琼为七百人长。泽死,调戍滑州。时宗望伐宋,将渡河。戍军乱,杀其统制赵
世彦,而推琼为主。琼因诱众,号为勤王,行且收兵。比渡淮,有众万余。康王
以为楚州安抚使、淮南东路兵马钤辖,累迁武泰军承宣使。未几,率所领步骑十
余万附于齐,授静难军节度使,知拱州。齐国废,以为博州防御使。用廉,迁骠
骑上将军。宗弼复河南,以琼为山东路弩手千户,知亳州事。丁母忧,去官。
宗弼再伐江南,以琼素知南方山川险易,召至军与计事。从容语同列曰:
“琼尝从大军南伐,每见元帅国王亲临阵督战,矢石交集,而王免胄,指麾三军,
意气自若,用兵制胜,皆与孙、吴合,可谓命世雄材矣。至于亲冒锋镝,进不避
难,将士视之,孰敢爱死乎。宜其所向无前,日辟国千里也。江南诸帅,才能不
及中人。每当出兵,必身居数百里外,谓之持重。或督召军旅,易置将校,仅以
一介之士持虚文谕之,谓之调发。制敌决胜委之偏裨,是以智者解体,愚者丧师。
幸一小捷,则露布飞驰,增加俘级以为己功,敛怨将士。纵或亲临,亦必先遁。
而又国政不纲,才有微功,已加厚赏,或有大罪,乃置而不诛。不即覆亡,已为
天幸,何能振起耶?”众以为确论。元帅,谓宗弼也。
及宗弼问琼以江南成败,谁敢相拒者。琼曰:“江南军势怯弱,皆败亡之余,
又无良帅,何以御我。颇闻秦桧当国用事。桧,老儒,所谓亡国之大夫,兢兢自
守,惟颠覆是惧。吾以大军临之,彼之君臣,方且心破胆裂,将哀鸣不暇,盖伤
弓之鸟可以虚弦下也。”既而江南果称臣,宗弼喜琼为知言。
初,琼去亳未几,宋兵陷之而不守,复弃去,乃以州人宋超守之。及大军至,
超复以州事委其钤辖卫经而遁去。帅府使人招经,经不下。及城溃,百姓惶惧待
命,琼请于元帅曰:“城所不下者,凶竖劫之也。民何罪,愿慰安之。”元帅以
琼先尝守亳,因止戮经而释其州人,复命琼守亳。凡六年,亳人德之。迁武宁军
节度使。八年,为泰宁军节度使。九年,迁归德尹。贞元元年,加金紫光禄大夫,
卒于官,年五十。
李成,字伯友,雄州归信人。勇力绝伦,能挽弓三百斤。宋宣和初,试弓手,
挽强异等。累官淮南招捉使。成乃聚众为盗,钞掠江南,宋遣兵破之,成遂归齐,
累除知开德府,从大军伐宋。齐废,再除安武军节度使。
成在降附诸将中最勇鸷,号令甚严,众莫敢犯。临阵身先诸将。士卒未食不
先食,有病者亲视之。不持雨具,虽沾湿自如也。有告成反者,宗弼察其诬,使
成自治,成杖而释之,其不校如此。以此士乐为用,所至克捷。
宗弼再取河南,宋李兴据河南府。成引军入孟津。兴率众薄城,鼓噪请战,
成不应。日下昃,兴士卒倦且饥,成开门急击,大破之。兴走汉南,成遂取洛阳、
嵩、汝等。河南平,宗弼奏成为河南尹,都管押本路兵马。尝取官羡粟充公费,
坐夺两官,解职。正隆间,起为真定尹,封郡王,例封济国公。卒,年六十九。
孔彦舟,字巨济,相州林虑人。亡赖,不事生产,避罪之汴,占籍军中。坐
事系狱,说守者解其缚,乘夜逾城遁去。已而杀人,亡命为盗。宋靖康初,应募,
累官京东西路兵马钤辖。闻大军将至山东,遂率所部,劫杀居民,烧庐舍,掠财
物,渡河南去。宋人复招之,以为沿江招捉使。彦舟暴横,不奉约束,宋人将以
兵执之,彦舟走之齐,从刘麟伐宋,为行军都统,改行营左总管。
齐国废,累知淄州。从宗弼取河南,克郑州,擒其守刘政,破孟邦杰于登封,
授郑州防御使。讨平太行车辕岭贼。从征江南,渡淮,破孙晖兵万余人,下安丰、
霍丘。及攻濠州,以彦舟为先锋,顺流薄城,擒其水军统制邵青,遂克濠州。师
还,累官工、兵部尚书,河南尹,封广平郡王。正隆例降金紫光禄大夫,改西京
留守。
彦舟荒于色,有禽兽行。妾生女姿丽,彦舟苦虐其母,使自陈非己女,遂纳
为妾。其官属负官钱,私其妻与折券。惟破濠州时,诸军凡系获皆杀之,彦舟号
令毋辄杀,免者数千人,人颇以此称之。然自幼至老常在行伍,习兵事,知利钝。
海陵欲以为征南将佐,正隆五年,除南京留守。
彦舟有疾,朝臣有传彦舟死者,而彦舟尚无恙,海陵尽杖妄传彦舟死者,以
激励之。无何竟死于汴,年五十五。遗表言“伐宋当先取淮南”云。
徐文,字彦武,莱州掖县人,徙胶水。少时贩盐为业,往来濒海数州,刚勇
尚气,侪辈皆惮之。宋季盗起,募战士,为密州板桥左十将。勇力过人,挥巨刀
重五十斤,所向无前,人呼为“徐大刀”。后隶王龙图麾下,与夏人战,生擒一
将,补进武校尉。东还,破群贼杨进等,转承信郎。
宋康王渡江,召文为枢密院准备将,擒苗傅及韩世绩,以功迁淮东、浙西、
沿海水军都统制。诸将忌其材勇。是时,李成、孔彦舟皆归齐,宋人亦疑文有北
归志,大将阎皋与文有隙,因而谮之。宋使统制朱师敏来袭文,文乃率战舰数十
艘泛海归于齐。齐以文为海、密二州沧海都招捉使兼水军统制,迁海道副都统兼
海道总管,赐金带。文以策干刘豫,欲自海道袭临安,豫不能用。齐国废,元帅
府承制以文为南京步军都虞候,权马步军都指挥使。天眷元年,破太行贼梁小哥,
以本职兼水军统制。朝廷以河南与宋,除文山东路兵马钤辖。
宗弼复取河南,文破宋将李宝于濮阳、孟邦杰于登封。宋蒋知军据河阳,文
迟明至其城下,使别将攻城东北,自将精锐潜师袭南门。城中悉众救东北,文乃
自南门斩关入城。宋军溃去,追击败之。破郭清、郭远于汝州。郑州叛,复取之,
击走宋将戚方。河南既平,宗弼劳赏将士,赏文银币鞍马。充行军万户,从宗弼
取庐、濠等州,超换武义将军。知济州,在职七年,移知泰安军。海陵即位,录
旧功,累迁中都兵马都指挥使,赐金带,改浚州防御使。未几,海陵谋伐宋,改
行都水监,监造战船于通州。
东海县人徐元、张旺作乱,县人房真等三人走海州,及走总管府,上变。州、
府皆遣使效随真等诣东海观贼形势,皆为贼所害。州、府合兵攻之,累月不下。
海陵且欲伐宋,恶闻其事,诏文与步军指挥使张弘信、同知大兴尹李惟忠、宿直
将军萧阿窊率舟师九百浮海讨之,谓文等曰:“朕意不在一邑,将以试舟师耳。”
文等至东海,与贼战,败之,斩首五千余级,获徐元、张旺,余众请降。是役也,
张弘信行至莱州,称疾留止,日与妓乐饮酒。海陵闻之,师还,杖弘信二百。文
迁定海军节度使。房真三人官赏有差。死贼者皆赠官三级,以银百两、绢百匹赐
其家。
大定二年,诣阙自陈年老目昏,恳求致仕。许之。以覃恩迁龙虎卫上将军,
卒于家。
施宜生,字明望,邵武人也。博闻强记,未冠,由乡贡入太学。宋政和四年,
擢上舍第,试学官,授颍州教授。及王师入汴,宜生走江南。复以罪北走齐,上
书陈取宋之策,齐以为大总管府议事官。失意于刘麟,左迁彰信军节度判官。齐
国废,擢为太常博士,迁殿中侍御史,转尚书吏部员外郎,为本部郎中。寻改礼
部,出为隰州刺史。天德二年,用参知政事张浩荐宜生可备顾问,海陵召为翰林
直学士,撰《太师梁王宗弼墓铭》,进官两阶。正隆元年,出知深州,召为尚书
礼部侍郎,迁翰林侍讲学士。
四年冬,为宋国正旦使。宜生自以得罪北走,耻见宋人,力辞,不许。宋命
张焘馆之都亭,因间以首丘风之。宜生顾其介不在旁,为廋语曰:“今日北风甚
劲。”又取几间笔扣之曰:“笔来,笔来。”于是宋始警。其副使耶律辟离剌使
还以闻,坐是烹死。
初,宜生困于场屋,遇僧善风鉴,谓之曰:“子面有权骨,可公可卿。而视
子身之毛,皆逆上,且覆腕,必有以合乎此而后可贵也。”宜生闻其言,大喜,
竟从范汝为于建、剑。已而汝为败,变服为佣泰之吴翁家三年。翁异之,一日屏
人诘其姓名,宜生曰:“我服佣事惟谨,主人乃亦置疑邪?”翁固诘之,则请其
故。翁曰:“日者燕客,执事咸馂,而汝独孙诸侪,且撤器有叹声,是以识汝非
真佣也。”宜生遂告之故。翁赆之金,夜济淮以归。试《一日获熊三十六赋》擢
第一,其后竟如僧言。
张中孚,字信甫,其先自安定徙居张义堡。父达,仕宋至太师,封庆国公。
中孚以父任补承节郎。宗翰围太原,其父战殁,中孚泣涕请迹父尸,乃独率部曲
十余人入大军中,竟得其尸以还。累官知镇戎军兼安抚使,屡从吴玠、张浚以兵
拒大军。浚走巴蜀,中孚权帅事。天会八年,睿宗以左副元帅次泾州,中孚率其
将吏来降,睿宗以为镇洮军节度使知渭州,兼泾原路经略安抚使。
齐国建,以什一法括民田,籍丁壮为乡军。中孚以为泾原地瘠无良田,且保
甲之法行之已习,今遽纷更,人必逃徙,只见其害,未见其利也。竟执不行。时
齐政甚急,莫敢违,人为中孚惧,而中孚不之顾。未几齐国废,一路独免掊克之
患。
天眷初,为陕西诸路节制使知京兆府,朝廷赐地江南,中孚遂入宋。宗弼再
定河南、陕西,移文宋人,使归中孚。至汴,就除行台兵部尚书,迁除参知行台
尚书省事。明年,拜参知政事。贞元元年,迁尚书左丞,封南阳郡王。三年,以
疾告老,乃为济南尹,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宿王。移南京留守,又进封崇王。卒,
年五十九,加赠邓王。
中孚天性孝友刚毅,与弟中彦居,未尝有间言。喜读书,颇能书翰。其御士
卒严而有恩,西人尤畏爱之。葬之日,老稚扶柩流涕盖数万人,至为罢市,其得
西人之望如此。正隆例封崇进、原国公。
张中彦,字才甫,中孚弟。少以父任仕宋,为泾原副将,知德顺军事。睿宗
经略陕西,中彦降,除招抚使。从下熙、河、阶、成州,授彰武军承宣使,为本
路兵马钤辖,迁都总管。
宋将关师古围巩州,与秦凤李彦琦会兵攻之。王师下饶风关,得金、洋诸州,
以中彦领兴元尹,抚辑新附。师还,代彦琦为秦凤经略使。秦州当要冲而城不可
守,中彦徙治北山,因险为垒,今秦州是也。筑腊家诸城,以扼蜀道。帅秦凡十
年,改泾原路经略使知平凉府。
朝廷以河南、陕西赐宋,中孚以官守随例当留关中。熙河经略使慕洧谋入夏,
将窥关、陕,中彦与环庆赵彬会两路兵讨之,洧败入于夏。中彦与兄中孚俱至临
安,被留,以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清远军承宣使,提举佑神观,靖海军节度
使。
皇统初,恢复河南,诏征中彦兄弟北归,为静难军节度使,历彰化军、凤翔
尹,改尹庆阳,兼庆原路兵马都总管、宁州刺史。宗室宗渊殴死僚佐梁郁。郁远
人,家贫无能赴告者。中彦力为正其罪,竟置于法。改彰德军节度使,均赋调法,
奸豪无所蔽匿,人服其明。
正隆营汴京新宫,中彦采运关中材木。青峰山巨木最多,而高深阻绝,唐、
宋以来不能致。中彦使构崖驾壑,起长桥十数里,以车运木,若行平地,开六盘
山水洛之路,遂通汴梁。明年,作河上浮梁,复领其役。舟之始制,匠者未得其
法,中彦手制小舟才数寸许,不假胶漆而首尾自相钩带,谓之“鼓子卯”,诸匠
无不骇服,其智巧如此。浮梁巨舰毕功,将发旁郡民曳之就水。中彦召役夫数十
人,治地势顺下倾泻于河,取新秫秸密布于地,复以大木限其旁,凌晨督众乘霜
滑曳之,殊不劳力而致诸水。
俄迁平阳。海陵将伐宋,驿召赴阙,授西蜀道行营副都统制,赐细铠,使先
取散关俟后命。世宗即位,赦书至凤翔,诸将惶惑不能决去就,中彦晓譬之,诸
将感悟,受诏。上召中彦入朝,以军付统军合喜。及见,上赐以所御通犀带,封
宗国公。寻为吏部尚书。上疏曰:“古者关市讥而不征,今使掌关市者征而不讥。
苛留行旅,至披剔囊笥甚于剽掠,有伤国体,乞禁止。”从之。
逾年,除南京留守。时淮楚用兵,土民与戍兵杂居,讼牒纷纭,所司皆依违
不决。中彦得戍兵为盗者,悉论如法,帅府怒其专决,劾奏之,朝廷置而不问。
秩满,转真定尹兼河北西路兵马都总管。未几,致仕,西归京兆。明年,起为临
洮尹兼熙秦路兵马都总管。巩州刘海构乱,既败,籍民之从乱者数千人,中彦惟
论为首者戮之。
西羌吹折、密臧、陇逋、庞拜四族恃险不服,使侍御史沙醇之就中彦论方略,
中彦曰:“此羌服叛不常,若非中彦自行,势必不可。”即至积石达南寺,酋长
四人来,与之约降,事遂定,赏而遣之。还奏,上大悦,遣张汝玉驰驿劳之,赐
以球文金带,用郊恩加仪同三司。以疾卒官,年七十五。百姓哀号辍市,立像祀
之。
赞曰:自古健将武夫,其不才者,遭世变迁,卖降恐后。此其常态,君子之
所不责也,郦琼、徐文是已。施宜生反覆壬人,李成盗贼之靡,孔彦舟渔色亲出,
自绝人类,又何责也。张中孚、中彦虽有小惠足称,然以宋大臣之子,父战没于
金,若金若齐,义皆不共戴天之仇。金以地与齐则甘心臣齐,以地归宋则忍耻臣
宋,金取其地则又比肩臣金,若趋市然,唯利所在,于斯时也,岂复知所谓纲常
也哉。吁!
宇文虚中,字叔通,蜀人。初仕宋,累官资政殿大学士。天会四年,宋少帝
已结盟,宗望班师至孟阳,宋姚平仲乘夜来袭,明日复进兵围汴。少帝使虚中诣
宗望军,告以袭兵皆将帅自为之,复请和议如初,且视康王安否。顷之,台谏以
和议归罪虚中,罢为青州,复下迁祠职。建炎元年,贬韶州。二年,康王求可为
奉使者,虚中自贬中应诏,复资政殿大学士,为祈请使。是时,兴兵伐宋,已留
王伦、朱弁不遣,虚中亦被留,实天会六年也。朝廷方议礼制度,颇爱虚中有才
艺,加以官爵,虚中即受之,与韩昉辈俱掌词命。明年,洪皓至上京,见虚中,
甚鄙之。
天会十三年,熙宗即位。宗翰为太保领三省事,封晋国王,乞致仕。批答不
允,其词虚中作也。天眷间,累官翰林学士知制诰兼太常卿,封河内郡开国公。
书《太祖睿德神功碑》,进阶金紫光禄大夫。皇统二年,宋人请和,其誓表曰:
“自来流移在南之人,经官陈说,愿自归者,更不禁止。上国之于弊邑,亦乞并
用此约。”于是,诏尚书省移文宋国,理索张中孚、张中彦、郑亿年、杜充、张
孝纯、宇文虚中、王进家属,发遣李正民、毕良史还宋,惟孟庾去留听其所欲。
时虚中子师瑗仕宋,至转运判官,携家北来。四年,转承旨,加特进。迁礼部尚
书,承旨如故。
虚中恃才轻肆,好讥讪,凡见女直人辄以矿卤目之,贵人达官往往积不能平。
虚中尝撰宫殿榜署,本皆嘉美之名,恶虚中者擿其字以为谤讪朝廷,由是媒糵以
成其罪矣。六年二月,唐括酬斡家奴杜天佛留告虚中谋反,诏有司鞫治无状,乃
罗织虚中家图书为反具,虚中曰:“死自吾分。至于图籍,南来士大夫家家有之,
高士谈图书尤多于我家,岂亦反耶?”有司承顺风旨并杀士谈,至今冤之。
士谈字季默,高琼之后。宣和末,为忻州户曹参军。入朝,官至翰林直学士。
虚中、士谈俱有文集行于世。
王伦,字正道,故宋宰相王旦弟王勉玄孙。侠邪无赖,年四十余尚与市井恶
少群游汴中。天会五年,宋人以伦为假刑部侍郎,与阁门舍人朱弁充通问使。是
时,方议伐宋,凡宋使者如伦及宇文虚中、魏行可、顾纵、张邵等,皆留之不遣。
居数年,伦久困,乃唱为和议求归。元帅府使人谓之曰:“此非江南情实,特汝
自为此言耳。”伦曰:“使事有指,不然何为来哉。惟元帅察之。”
天会十年,刘豫连岁出师皆无功,挞懒为元帅左监军经略南边,密主和议,
乃遣伦归。先此,宋已遣使乞和,朝廷未之许也。伦见康王言和议事,康王大喜,
迁伦官,并官其子弟。宋方与齐用兵,未可和。
天会十五年,康王闻天水郡王已薨,以伦假直学士来请其丧,使伦请挞懒曰:
“河南之地,上国既不自有,与其封刘豫,曷若归之赵氏?”是岁,刘豫受封已
八年,不能自立其国,尚勤屯戍,朝廷厌其无能为也,乃废刘豫。挞懒以左副元
帅守汴京,于是伦适至。挞懒,太祖从父兄弟,于熙宗为祖行。太宗长子宗磐以
太师领三省事,位在宗干上。宗翰薨已久,宗干不能与宗磐独抗。明年,天眷元
年,挞懒与东京留守宗隽俱入朝,熙宗以宗隽为左丞相。宗隽,太祖子也。挞懒、
宗磐、宗隽三人皆跋扈嗜利,阴有异图,遂合议以齐地与宋,自宗干以下争之不
能得。以侍郎张通古为诏谕江南使,遣伦先归。
明年,宋以伦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进金器千两、银器万两,复来
请天水郡王丧柩,及请母韦氏兄弟宗族等。保信军节度使蓝公佐副之。是岁,宗
磐、宗隽、挞懒皆以谋反属吏,熙宗诛宗磐、宗隽,以挞懒属尊,赦其死,以为
行台尚书省事左丞相,夺其兵权。右副元帅宗弼奏曰:“挞懒、宗磐阴与宋人交
通,遂以河南、陕西地与宋人。”会挞懒复谋反,捕而杀之于祁州。伦至上京,
有司详读康王表文,不书年,阅进奉状,称礼物不言职贡,上使宰相责问伦曰:
“汝但知有元帅,岂知有上国耶。”遂留不遣,遣其副蓝公佐归。
三年五月,宗弼复取河南、陕西地,遂伐江南,已渡淮。皇统元年,宋人请
和。二年二月,宋端明殿学士何铸、容州观察使曹勋进誓表。三月,遣左副点检
赛里、山东西路都转运使刘祹送天水郡王丧柩,及宋帝母韦氏还江南。五月,
李正明、毕良史南归。七月,朱弁、张邵、洪皓南归。
四年,以伦为平州路转运使,伦已受命,复辞逊,上曰:“此反复之人也。”
遂杀之于上京,年六十一。
赞曰:孔子云:“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宇文虚中朝
至上京,夕受官爵。王伦纨袴之子,市井为徒。此岂“行己有耻”之士,可以专
使者耶?二子之死虽冤,其自取亦多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