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慎终第四十(凡七章)
书名:贞观政要    作者:吴兢

上一页     回目录    

贞观五年,太宗谓侍臣曰:“自古帝王亦不能常化,假令内安,必有外扰。
当今远夷率服,百谷丰稔,盗贼不作,内外宁静。此非朕一人之力,实由公等共
相匡辅。然安不忘危,理不忘乱,虽知今日无事,亦须思其终始。常得如此,始
是可贵也。”魏徵对曰:“自古已来,元首股肱不能备具,或时君称圣,臣即不
贤;或遇贤臣,即无圣主。今陛下明,所以致治,向若直有贤臣,而君不思化,
亦无所益。天下今虽太平,臣等犹未以为喜,惟愿陛下居安思危,孜孜不怠耳!”
贞观六年,太宗谓侍臣曰:“自古人君为善者,多不能坚守其事。汉高祖,
泗上一亭长耳,初能拯危诛暴,以成帝业,然更延十数年,纵逸之败,亦不可保。
何以知之?孝惠为嫡嗣之重,温恭仁孝,而高帝惑於爱姬之子,欲行废立;萧何、
韩信,功业既高,萧既妄系,韩亦滥黜,自馀功臣黥布之辈,惧而不安,至於反
逆。君臣父子之间悖谬若此,岂非难保之明验也?朕所以不敢恃天下之安,每思
危亡以自戒惧,用保其终。”
贞观九年,太宗谓公卿曰:“朕端拱无为,四夷咸服,岂朕一人之所致,实
赖诸公之力耳!当思善始令终,永固鸿业,子子孙孙,递相辅翼。使丰功厚利施
於来叶,令数百年后读我国史,鸿勋茂业粲然可观,岂惟称隆周、炎汉及建武、
永平故事而已哉?”房玄龄因进曰:“陛下捴挹之志,推功群下,致理升平,本
关圣德,臣下何力之有?惟愿陛下有始有卒,则天下永赖。”太宗又曰:“朕观
古先拨乱之主皆年逾四十,惟光武年三十三,但朕年十八便举兵,年二十四定天
下,年二十九升为天子,此则武胜於古也。少从戎旅,不暇读书,贞观以来,手
不释卷,知风化之本,见政理之源。行之数年,天下大理而风移俗变,子孝臣忠,
此又文过於古也。昔周、秦已降,戎狄内侵,今戎狄稽颡,皆为臣妾,此又怀远
胜古也。此三者,朕何德以堪之?既有此功业,何得不善始慎终耶?”
贞观十二年,太宗谓侍臣曰:“朕读书见前王善事,皆力行而不倦,其所任
用公辈数人,诚以为贤,然致理比於三、五之代,犹为不逮,何也?”魏徵对曰:
“今四夷宾服,天下无事,诚旷古所未有。然自古帝王初即位者,皆欲励精为政,
比迹於尧、舜;及其安乐也,则骄奢放逸,莫能终其善。人臣初见任用者,皆欲
匡主济时,追踪於稷、契;及其富贵也,则思苟全官爵,莫能尽其忠节。若使君
臣常无懈怠,各保其终,则天下无忧不理,自可超迈前古也。”太宗曰:“诚如
卿言。”
贞观十三年,魏徵恐太宗不能克终俭约,近岁颇好奢纵,上疏谏曰:
臣观自古帝王受图定鼎,皆欲传之万代,贻厥孙谋。故其垂拱岩廊,布政天
下,其语道也必先淳朴而抑浮华,其论人也必贵忠良而鄙邪佞,言制度也则绝奢
靡而崇俭约,谈物产也则重谷帛而贱珍奇。然受命之初,皆遵之以成治;稍安之
后,多反之而败俗。其故何哉?岂不以居万乘之尊,有四海之富,出言而莫己逆,
所为而人必从,公道溺於私情,礼节亏於嗜欲故也?语曰:“非知之难,行之惟
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所言信矣。
伏惟陛下,年甫弱冠,大拯横流,削平区宇,肇开帝业。贞观之初,时方克
壮,抑损嗜欲,躬行节俭,内外康宁,遂臻至治。论功则汤、武不足方;语德则
尧、舜未为远。臣自擢居左右,十有馀年,每侍帷幄,屡奉明旨。常许仁义之道,
守之而不失;俭约之志,终始而不渝。一言兴邦,斯之谓也。德音在耳,敢忘之
乎?而顷年已来,稍乖曩志,敦朴之理,渐不克终。谨以所闻,列之如左:
陛下贞观之初,无为无欲,清静之化,远被遐荒。考之於今,其风渐坠,听
言则远超於上圣,论事则未逾於中主。何以言之?汉文、晋武俱非上哲,汉文辞
千里之马,晋武焚雉头之裘。今则求骏马於万里,市珍奇於域外,取怪於道路,
见轻於戎狄,此其渐不克终,一也。
昔子贡问理人於孔子,孔子曰:“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子贡曰:“何其
畏哉?”子曰:“不以道遵之,则吾雠也,若何其无畏?”故《书》曰:“民惟
邦本,本固邦宁。”为人上者奈何不敬?陛下贞观之始,视人如伤,恤其勤劳,
爱民犹子,每存简约,无所营为。顷年已来,意在奢纵,忽忘卑俭,轻用人力,
乃云:“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自古以来,未有由百姓逸乐而致倾败
者也,何有逆畏其骄逸,而故欲劳役者哉?恐非兴邦之至言,岂安人之长算?此
其渐不克终,二也。
陛下贞观之初,损己以利物,至於今日,纵欲以劳人,卑俭之迹岁改,骄侈
之情日异。虽忧人之言不绝於口,而乐身之事实切於心。或时欲有所营,虑人致
谏,乃云:“若不为此,不便我身。”人臣之情,何可复争?此直意在杜谏者之
口,岂曰择善而行者乎?此其渐不克终,三也。
立身成败,在於所染,兰芷鲍鱼,与之俱化,慎乎所习,不可不思。陛下贞
观之初,砥砺名节,不私於物,唯善是与,亲爱君子,疏斥小人。今则不然,轻
亵小人,礼重君子。重君子也,敬而远之;轻小人也,狎而近之。近之则不见其
非,远之则莫知其是。莫知其是,则不间而自疏;不见其非,则有时而自昵。昵
近小人,非致理之道;疏远君子,岂兴邦之义?此其渐不克终,四也。
《书》曰:“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人乃足。犬马非
其土性不畜,珍禽奇兽弗育於国。”陛下贞观之初,动遵尧、舜,捐金抵璧,反
朴还淳。顷年以来,好尚奇异,难得之货,无远不臻;珍玩之作,无时能止。上
好奢靡而望下敦朴,未之有也。末作滋兴,而求丰实,其不可得亦已明矣。此其
渐不克终,五也。
贞观之初,求贤如渴,善人所举,信而任之,取其所长,恒恐不及。近岁已
来,由心好恶,或众善举而用之,或一人毁而弃之,或积年任而用之,或一朝疑
而远之。夫行有素履,事有成迹,所毁之人,未必可信於所举;积年之行,不应
顿失於一朝。君子之怀,蹈仁义而弘大德;小人之性,好谗佞以为身谋。陛下不
审察其根源,而轻为之臧否,是使守道者日疏,干求者日进,所以人思苟免,莫
能尽力。此其渐不克终,六也。
陛下初登大位,高居深视,事惟清静,心无嗜欲,内除毕弋之物,外绝畋猎
之源。数载之后,不能固志,虽无十旬之逸,或过三驱之礼,遂使盘游之娱,见
讥於百姓,鹰犬之贡,远及於四夷。或时教习之处,道路遥远,侵晨而出,入夜
方还,以驰骋为欢,莫虑不虞之变,事之不测,其可救乎?此其渐不克终,七也。
孔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然则君之待臣,义不可薄。陛下初
践大位,敬以接下,君恩下流,臣情上达,咸思竭力,心无所隐。顷年已来,多
所忽略,或外官充使,奏事入朝,思睹阙庭,将陈所见,欲言则颜色不接,欲请
又恩礼不加,间因所短,诘其细过,虽有聪辩之略,莫能申其忠款,而望上下同
心,君臣交泰,不亦难乎?此其渐不克终,八也。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乐不可极,志不可满。四者,前王所以致福,通贤以
为深诫。陛下贞观之初,孜孜不怠,屈己从人,恒若不足。顷年已来,微有矜放,
恃功业之大,意蔑前王,负圣智之明,心轻当代,此傲之长也。欲有所为,皆取
遂意,纵或抑情从谏,终是不能忘怀,此欲之纵也。志在嬉游,情无厌倦,虽未
全妨政事,不复专心治道,此乐将极也。率土乂安,四夷款服,仍远劳士马,问
罪遐裔,此志将满也。亲狎者阿旨而不肯言,疏远者畏威而莫敢谏,积而不已,
将亏圣德。此其渐不克终,九也。
昔陶唐、成汤之时,非无灾患,而称其圣德者,以其有始有终,无为无欲,
遇灾则极其忧勤,时安则不骄不逸故也。贞观之初,频年霜旱,畿内户口并就关
外,携负老幼,来往数年,曾无一户逃亡,一人怨苦。此诚由识陛下矜育之怀,
所以至死无携贰。顷年已,来疲於徭役,关中之人,劳弊尤甚。杂匠之徒,下日
悉留和雇;正兵之辈,上番多别驱使;和市之物不绝於乡闾,递送之夫相继於道
路。既有所弊,易为惊扰,脱因水旱,谷麦不收,恐百姓之心,不能如前日之宁
帖。此其渐不克终,十也。
臣闻“祸福无门,唯人所召”。人无衅焉,妖不妄作。伏惟陛下统天御宇十
有三年,道洽寰中,威加海外,年谷丰稔,礼教聿兴,比屋喻於可封,菽粟同於
水火。暨乎今岁,天灾流行,炎气致旱,乃远被於郡国;凶丑作孽,忽近起於
毂下。夫天何言哉?垂象示诫,斯诚陛下惊惧之辰,忧勤之日也。若见诫而惧,
择善而从,同周文之小心,追殷汤之罪己。前王所以致理者,勤而行之;今时所
以败德者,思而改之。与物更新,易人视听,则宝祚无疆,普天幸甚,何祸败之
有乎?然则社稷安危,国家治乱,在於一人而已。当今太平之基,既崇极天之峻;
九仞之积,犹亏一篑之功。千载休期,时难再得,明主可为而不为,微臣所以郁
结而长叹者也。
臣诚愚鄙,不达事机,略举所见十条,辄以上闻圣听。伏愿陛下采臣狂瞽之
言,参以刍荛之议,冀千虑一得,衮职有补,则死日生年,甘从斧钺。
疏奏,太宗谓徵曰:“人臣事主,顺旨甚易,忤情尤难。公作朕耳目股肱,
常论思献纳。朕今闻过能改,庶几克终善事,若违此言,更何颜与公相见?复欲
何方以理天下?自得公疏,反覆研寻,深觉词强理直,遂列为屏障,朝夕瞻仰。
又录付史司,冀千载之下识君臣之义。”乃赐徵黄金十斤,厩马二疋。
贞观十四年,太宗谓侍臣曰:“平定天下,朕虽有其事,守之失图,功业亦
复难保。秦始皇初亦平六国,据有四海,及末年不能善守,实可为诫。公等宜念
公忘私,则荣名高位,可以克终其美。”魏徵对曰:“臣闻之,战胜易,守胜难。
陛下深思远虑,安不忘危,功业既彰,德教复洽,恒以此为政,宗社无由倾败矣。”
贞观十六年,太宗问魏徵曰:“观近古帝王有传位十代者,有一代两代者,
亦有身得身失者。朕所以常怀忧惧,或恐抚养生民不得其所,或恐心生骄逸,喜
怒过度。然不自知,卿可为朕言之,当以为楷则。”徵对曰:“嗜欲喜怒之情,
贤愚皆同。贤者能节之,不使过度,愚者纵之,多至失所。陛下圣德玄远,居安
思危,伏愿陛下常能自制,以保克终之美,则万代永赖。”
上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