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三
书名:水经注    作者:郦道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阴沟水 汳水 获水
△阴沟水出河南阳武县蒗荡渠。
阴沟首受大河于卷县,故渎东南迳卷县故城南,又东迳蒙城北。《史记》:
秦庄襄王元年,蒙骜击取成皋、荥阳,初置三川郡,疑即骜所筑也,于事未详。
故渎东分为二,世谓之阴沟水。京相璠以为出河之济,又非所究。俱东绝济隧,
右渎东南迳阳池城北,又东南绝长城,迳安亭北,又东北会左渎。左渎又东绝长
城,迳垣雍城南。昔晋文公战胜于楚,周襄王劳之于此。故《春秋》书甲午,至
于衡雍,作王宫于践土。《吕氏春秋》曰:尊天子于衡雝者也。《郡国志》曰:
卷县有垣雝城。即《史记》所记韩献秦垣雍是也。又东迳开光亭南,又东迳清阳
亭南,又东合右渎,又东南迳封丘县,绝济渎,东南至大梁,合蒗荡渠。梁沟既
开,蒗荡渠故渎实兼阴沟、浚仪之称,故云出阳武矣。东南迳大梁城北,右屈与
梁沟合,俱东南流,同受鸿沟沙水之目。其川流之会,左渎东导者,即汳水也。
盖津源之变名矣。故《经》云:阴沟出蒗荡渠也。
△东南至沛为濄水。
阴沟始乱蒗{艹砀},终别于沙而濄水出焉。濄水受沙水于扶沟县。许慎
又曰:濄水首受淮阳扶沟县蒗{艹砀}渠,不得至沛方为濄水也。《尔雅》曰:
濄为洵。郭景纯曰:大水溢为小水也。吕忱曰:洵,濄水也。濄水迳大扶
城西城之东北,悉诸袁旧墓,碑宇倾低,羊、虎碎折,惟司徒滂、蜀郡太守腾、
博平令光碑字所存惟此,自馀殆不可寻。冫过水又东南迳阳夏县西,又东迳邈城
北,城实中而西有璅郭。濄水又东迳大棘城南,故鄢之大棘乡也。《春秋·
宣公二年》,宋华元及郑公子归生战于大棘,获华元。《左传》曰:华元杀羊食
士,不及其御,将战,羊斟曰: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遂御入
郑,故见获焉。后其地为楚庄所并。故圈称曰:大棘,楚地,有楚太子建之坟,
及伍员钓台,池沼具存。濄水又东迳安平县故城北。《陈留风俗传》曰:大棘
乡,故安平县也。士人敦憃,易以统御。濄水又东迳鹿邑城北,世谓之虎乡城,
非也。《春秋》之鸣鹿矣。杜预曰:陈国武平西南有鹿邑亭,是也。城南十里,
有《晋中散大夫胡均碑》,元康八年立。濄水之北有《汉温令许续碑》。续字
嗣公,陈国人也,举贤良,拜议郎,迁温令。延熹中立。濄水又东迳武平县故
城北。城之西南七里许,有《汉尚书令虞诩碑》。碑题云:《虞君之碑》,讳诩,
字定安,虞仲之后。为朝歌令,武都太守。文字多缺,不复可寻。按范晔《汉书》:
诩字升乡,陈国武平人。祖为县狱吏,治存宽恕,尝曰于公为里门,子为丞相,
吾虽不及于公,子孙未必不为九卿,故字诩曰升卿,安定盖其幼字也。魏武王初
封于此,终以武平华夏矣。濄水又东迳广乡城北。圈称曰:襄邑有蛇丘亭,故
广乡矣,改曰广世。后汉顺帝阳嘉四年,封侍中挚填为侯国,即广乡也。濄水
又东迳苦县西南,分为二水。枝流东北注于赖城入谷,谓死濄也。濄水又南
东屈,迳苦县故城南。《郡国志》曰:春秋之相也。王莽更名之曰赖陵矣。城之
四门,列筑驰道,东起赖乡;南自南门,越水直指故台,西面南门,列道径趣广
乡道西门驰道。西届武平北门驰道,暨于北台。濄水又东北屈,至赖乡,谷水
注之。谷水首受涣水于襄邑县东,东迳承匡城东。《春秋经》书:夏,叔彭生会
晋却缺于承匡。《左传》曰:谋诸侯之从楚者。京相璠曰:今陈留襄邑西三十里
有故承匡城。谷水又东南迳已吾县故城西,《陈留风俗传》曰:县故宋也,杂以
陈、楚之地,故梁国宁陵县之徙种龙乡也。以成哀之世,户至八九千,冠带之徒,
求置县矣。永元十一年,陈王削地,以大棘乡、直阳乡,十二年,自鄢隶之,命
以嘉名曰已吾,犹有陈、楚之俗焉。谷水又东迳柘县故县东。《地理志》淮阳之
属县也。城内有柘令许君《清德颂》,石碎字紊,惟此文见碑。城西南里许有
《汉阳翟令许叔台碑》,光和中立。又有《汉故乐成陵令太尉掾许婴碑》,婴字
虞卿,司隶校尉之子,建宁元年立。馀碑文字碎灭,不复可观,当似司隶诸碑也。
谷水又东迳苦县故城中,水泛则四周隍堑,耗则孤津独逝。谷水又东迳赖乡城南,
其城实中,东北隅有台偏高,俗以是台在谷水北,其城又谓之谷阳台,非也。谷
水自此东入濄水。濄水又北迳老子庙东。庙前有二碑,在南门外。汉桓帝遣
中官管霸祠老子,命陈相边韶撰碑。北有双石阙,甚整顿。石阙南侧,魏文帝黄
初三年经谯所勒。阙北东侧有孔子庙,庙前一碑,西面,是陈相鲁国孔畴建和三
年立。北则老君庙,庙东院中有九井焉。又北濄水之侧,又有李母庙。庙在老
子庙北,庙前有李母冢。冢东有碑,是永兴元年谯令长沙王阜所立。碑云:老子
生于曲、濄间。濄水又曲东,迳相县故城南,其城卑小实中。边韶《老子碑》
文云: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存,在赖乡之东。濄水
处其阳。疑即此城也。自是无郭以应之。濄水又东,迳谯县故城北。《春秋左
传·僖二十三年》,楚成得臣帅师伐陈,遂取谯,城顿而还。是也。王莽之延成
亭也。魏立谯郡,沇州治。沙水自南枝分,北迳谯城西,而北注濄。濄水
四周城侧,城南有曹嵩冢,冢北有碑,碑北有庙堂,馀基尚存,柱础仍在。庙北
有二石阙双峙,高一丈六尺,榱栌及柱,皆雕镂云矩,上罦罳已碎。阙北有圭碑,
题云:《汉故中常侍长乐太仆特进费亭侯曹君之碑》,延熹三年立。碑阴又刊诏
策,二碑文同。夹碑东西,列对两石马,高八尺五寸,石作粗拙,不匹光武隧道
所表象马也。有腾兄冢。冢东有碑题云:《汉故颍川太守曹君墓》。延熹九年卒,
而不刊树碑岁月。坟北有其元子炽冢,冢东有碑,题云:《汉故长水校尉曹君之
碑》。历太中大夫、司马、长史、待中、迁长水,年三十九卒,熹平六年造。炽
弟胤冢。冢东有碑,题云:《汉谒者曹君之碑》,熹平六年立。城东有曹太祖旧
宅所在,负郭对廛,侧隍临水。《魏书》曰:太祖作议郎,告疾归乡里,筑室城
外,春、夏习读书传,秋冬射猎,以自娱乐。文帝以汉中平四年生于此,上有青
云如车盖,终日乃解,即是处也。后文帝以延康元年幸谯,大飨父老,立坛于故
宅。坛前树碑,碑题云:《大飨之碑》。碑之东北,濄水南有谯定王司马士会
冢。冢前有碑,晋永嘉三年立。碑南二百许步,有两石柱,高丈馀,半下为束竹
交文,作制工巧。石榜云:晋故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杨州,江州诸军事、安
东大将军、谯定王河内温司马公墓之神道。濄水又东迳朱龟墓北,东南流。冢
南枕道有碑,碑题云:《汉故幽州刺史朱君之碑》。龟字伯灵,光和六年卒官,
故吏别驾从事史右北平,无终年化中平二年造。碑阴刊故吏姓名,悉蓟、涿及上
谷、北平等人。濄水东南迳层邱北,邱阜独秀,巍然介立,故壁垒所在也。
濄水又东南,迳城父县故城北,沙水枝分注之。水上承沙水于思善县,世谓之
漳水,故有漳头之名也。东北流迳城父县故城西,侧城东北流入于濄。濄水
又东迳下城父北。《郡国志》曰:山桑县有下城父聚者也。濄水又屈迳其聚东
郎山西,又东南屈,迳郎山南,山东有垂惠聚,世谓之礼城。袁山松《郡国志》
曰:山桑县有垂惠聚,即此城也。濄水又东南迳濄阳城北,临侧濄水,魏
太和中为南兖州治,以孟表为刺史,后罢州立郡,衿带遏戍。濄水又东南迳龙
亢县故城南,汉建武十三年,世祖封傅昌为侯国。故语曰:沛国龙亢至山桑者也。
濄水又曲而南流,出石梁,梁石崩褫,夹岸积石,高二丈,水历其间。又东南
流迳荆山北,而东流注也。
△又东南至下邳淮陵县入于淮。
濄水又东,左合北肥水,肥水出山桑县西北泽薮,东南流,左右翼佩,数
源异出同归,盖微脉涓注耳。东南流迳山桑邑南,俗谓之北平城。昔文钦之封山
桑侯,疑食邑于此。城东南有一碑,碑文悉破无验,惟碑背故吏姓名尚存:熹平
元年义士门生沛国萧刘定兴立。北肥水又东迳山桑县故城南,俗谓之都亭城,非
也。今城内东侧,犹有山亭桀立,陵阜高峻,非洪台所拟。《十三州志》所谓山
生于邑其亭有桑,因以氏县者也。郭城东有《文穆冢碑》,三世二千石,穆郡户
曹史,征试博士、太常丞,以明气侯,擢拜侍中、右中郎将,迁九江、彭城、陈
留三郡,光和中卒。故吏涿郡太守彭城吕虔等立。北肥水又东,积而为陂,谓之
瑕陂。陂水又东南迳瑕城南。《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楚师还及瑕,即此城
也。故京相璠曰:瑕,楚地。北肥水又东南迳向县故城南。《地理志》曰:故向
国也。《世本》曰:许、州、向、申,姜姓也,炎帝后。京相璠曰:向,沛国县,
今并属谯国龙亢也。杜预曰:龙亢县东有向城,汉世祖建武十三年,更封富波侯
王霸为侯国,即此城也,俗谓之圆城,非。又东南迳义城南,世谓之楮城,非。
又东入于濄,濄水又东注于淮。《经》言下邳淮陵入淮。误矣。
△汳水出阴沟于浚仪县北。
阴沟即蒗荡渠也。亦言汳受旃然水,又云丹、沁乱流,于武德绝河,南入
荥阳合汳,故汳兼丹水之称。河泲水断,汳承水旃然而东,自王贲灌大梁,
水出县南,而不迳其北,夏水洪泛则是渎津通,故渠即阴沟也。于大梁北又曰浚
水矣。故圈称着《陈留风俗传》曰:浚水迳其北者也。又东,汳水出焉。故
《经》云:汳出阴沟于浚仪县北也。汳水东迳仓垣城南,即大梁之仓垣亭也。
城临汳水陈留相毕邈治此。征东将军苟曦之西也,邈走归京。曦使司马东莱王
赞代据仓垣,断留运漕汳水又东迳陈留县之鉼乡亭北。《陈留风俗传》所谓
县有鉼乡亭即斯亭也。汳水又迳小黄县故城南。《神仙传》称灵寿光扶风人,
死于江陵胡冈家,冈殡埋之。后百馀日,人有见光于此县,寄书与冈。冈发视之,
惟有履存。汳水又东迳鸣雁亭南。《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卫侯伐郑至于
鸣雁者也。杜预《释地》云:在雍丘县西北。今俗人尚谓之为白雁亭。汳水又
东迳雍丘县故城北,迳阳乐城南。《西征记》曰:城在汳北一里,周五里,雍
丘县界。汳水又东,有故渠出焉,南通睢水,谓之董生决,或言,董氏作乱,
引水南通睢水,故斯水受名焉。今无水。汳水又东,枝津出焉,俗名之为洛架
口。《西征记》曰:洛架,水名也。《续述征记》曰:在董生决下二里。汳水
又迳外黄县南,又东迳莠仓城北。《续述征记》曰:莠仓城去大游墓二十里。又
东迳大齐城南。《陈留风俗传》曰:外黄会有大齐亭。《陈留风俗传》曰:县有
科禀亭,是则科禀亭也。汳水又东,迳小齐城南。汳水又南迳利望亭南。
《风俗传》曰:故成安也。《地理志》陈留,县名。汉武帝以封韩延年为侯国。
汳水又东,龙门故渎出焉。渎旧通睢水,故《西征记》曰:龙门,水名也。门
北有土台,高三丈馀,上方数十步。汳水又东迳济阳考城县故城南,为菑获渠。
考城县,周之采邑也,于《春秋》为戴国矣,《左传·隐公十年》秋,宋、卫、
蔡伐戴是也。汉高帝十一年封秋彭祖为侯国。《陈留风俗传》曰:秦之谷县也。
后遭汉兵起,邑多灾年,故改曰菑县。王莽更名嘉谷。章帝东巡过县,诏曰:陈
留菑县其名不善。高祖鄙柏人之邑,世宗休闻喜而显获嘉应亨吉之符,嘉皇灵之
故,赐越乃光烈考武王,其改菑县曰考城。是渎盖因县以获名矣。汳水又东迳
宁陵县之沙阳亭北,故沙随国矣。《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秋,会于沙随,谋
伐郑也。杜预《释地》曰:在梁国宁陵县北沙阳亭,是也。世以为堂城,非也。
汳水又东迳黄蒿坞北。《续述征记》曰:堂城至黄蒿二十里。汳水又东迳斜
城下。《续述征记》曰:黄蒿到斜城五里。《陈留风俗传》曰:考城县有斜亭。
汳水又东迳周坞侧,《续述征记》曰:斜城东三里。晋义熙中,刘公遣周超之
自彭城缘汳故沟,斩树穿道七百馀里,以开水路,停薄于此,故兹坞流称矣。
汳水又东迳葛城北,故葛伯之国也。孟子曰:葛伯不祀。汤问曰:何为不祀?
称:无以供祠祭。遗葛伯。葛伯又不祀,汤又问之,曰:无以供犠牲。汤又遗之,
又不祀。汤又问之。曰:无以供粢盛。汤使亳众往为之耕,老弱馈食。葛伯又率
民夺之,不授者则杀之。汤乃伐焉。葛于六国属魏。魏襄王以封公子无咎,号信
陵君,其地葛乡,即是城也,在宁陵县东四十里。汳水又东迳神坈坞,又东
迳夏侯长坞。《续述征记》曰:夏侯坞至周坞,各相距五里。汳水又东迳梁国
睢阳县故城北,而东历襄乡坞南。《续述征记》曰:西去夏侯坞二十里。东一里
即襄乡浮图也,汳水迳其南,汉熹平中某君所立,死因葬之,其弟刻石树碑,
以旌厥德。隧前有师子、天鹿,累塼作百达柱八年。荒芜颓毁,雕落略尽矣。
△东至梁郡蒙县为获水,馀波南入睢阳城中。
汳水又东迳贳城南,俗谓之薄城,非也。阚骃《十三州志》以为贯城也,
在蒙县西北。《春秋·僖公二年》,齐侯、宋公、江、黄盟于贯,杜预以为贳也,
云:贳、贯字相似。贯在齐,谓贯泽也,是矣。非此也。今于此地,更无他城在
蒙西北,惟是邑耳。考文准地,贳邑明矣,非亳可知。汳水又东迳蒙县故城北,
俗谓之小蒙城也。《西征记》:城在汳水南十五六里,即庄周之本邑也,为蒙
之漆国吏,郭景纯所谓漆园有傲吏者也。悼惠施之没杜门于此邑矣。汳水自县
南出,今无复有水,惟睢阳城南侧有小水,南流入于睢。城南二里,有《汉太传
掾桥载墓碑》。载字元宾,梁国睢阳人也。睢阳公子,熹平五年立。城东百步有
石室,刊云:汉鸿胪桥仁祠,城北五里,有石虎、石柱而无碑志,不知何时建也?
汳水又东迳大蒙城北,自古不闻有二蒙,疑即蒙亳也。所谓景薄为北亳矣。椒
举云:商汤有景亳之命者也。阚骃曰:汤都也。亳本帝喾之墟,在《禹贡》豫州
河、洛之间,今河南偃师城西二十里尸乡亭是也。皇甫谧以为考之事实,学者失
之。如孟子之言汤居亳,与葛为邻,是即亳与葛比也。汤地七十里,葛又伯耳,
封域有限,而宁陵去偃师八百里,不得童子馈饷而为之耕。今梁国自有二亳,南
亳在谷熟,北亳在蒙,非偃师也。古文《仲虺之诰》曰:葛伯仇饷,征自葛始,
即孟子之言是也。崔骃曰:汤冢在济阴薄县北。《皇览》曰:薄城北郭东三里,
平地有汤冢。冢四方,方各十步,高七尺,上平也。汉哀帝建平元年,大司空史
却长乡按行水灾,因行汤冢,在汉属扶风,今征之回渠亭,有汤池征陌,是也。
然不经见,难得而详。按《秦宁公本纪》云:二年伐汤,三年与亳战,亳王奔戎,
遂灭汤。然则周桓王时自有亳王号汤,为秦所灭,乃西戎之国,葬于征者也,非
殷汤矣。刘向言殷汤无葬处为疑。杜预曰:梁国蒙县北有薄伐城,城中有成汤冢,
其西有箕子冢今城内有故冢方坟,疑即杜元凯之所谓汤冢者也。而世谓之王子乔
冢。冢侧有碑,题云:《仙人王子乔碑》,曰:王子乔者,盖上世之真人,闻其
仙不知兴何代也。博问道家,或言颍川,或言产蒙,初建此城,则有斯邱,传承
先民,曰王氏墓。暨于永和之元年,冬十二月,当腊之夜,墓上有哭声,其音甚
哀。附居者王伯怪之,明则祭而察焉。时天鸿雪,下无人径,有大鸟迹在祭祀处,
左右咸以为神。其后有人着大冠,绛单衣,杖竹,立冢前,呼扌采薪孺子伊永昌,
曰:我,王子乔也,勿得取吾坟上树也。忽然不见。时令泰山万熹稽故老人之言,
感精瑞之应,乃造灵庙,以休厥神。于是好道之俦,自远方集,或纟玄琴以歌太
一,或谭思以历丹田,知至德之宅兆,实真人之祖先。延熹八年秋八月,皇帝遣
使者奉犠牲致礼,祠濯之敬,肃如也。国相东莱王璋,字伯义以为神圣所兴,必
有铭表,乃与长史边乾遂树之玄石,纪颂遗烈。观其碑文,意似非远,既在迳见,
不能不书存耳。
△推水出汳水于梁郡蒙县北。
《汉书·地理志》曰:获水也。《十三州志》曰:首受甾获渠,亦兼丹水之
称也。《竹书纪年》曰:宋杀其大夫皇瑗于丹水之上。又曰:宋大水,丹水壅不
流。盖汳水之变名也。猚水自蒙东出,水南有《汉故绎幕令匡碑》。匡字公
辅,鲁府君之少子也。碑字碎落,不可寻识,竟不知所立岁月也。猚水又东迳
长乐固北,己氏县南,东南流迳于蒙泽。《十三州志》曰:蒙泽在县东。《春秋
·庄公十二年》,宋万与公争博,杀闵公于斯泽矣。猚水又东,迳虞县故城北,
古虞国也。昔夏少康逃奔有虞。为之庖正。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者也。王莽之陈
定亭也。城东有《汉司徒盛允墓碑》。公子伯世,梁国虞人也。其先奭氏,至汉
中页,避孝元皇帝讳,改姓曰盛。世济其美,以迄于公。察孝廉,除郎,累迁司
空、司徒,延熹中立。墓中有石庙,庙宇倾颓,基构可寻。猚水又东南迳空桐
泽北。泽在虞城东南。《春秋·哀公二十六年》冬,宋景公游于空泽,辛己,卒
于连中。大尹兴空泽之士,千甲,奉公自空桐入,如沃宫者矣。猚水又东迳龙
谯固,又东合黄水口,水上承黄陂,下注猚水,猚水又东入栎林,世谓之九
里柞。猚水又东南迳下邑县故城北,楚考烈王灭鲁,顷公亡,迁下邑。又楚、
汉彭城之战,吕后兄周,军于下邑。高祖败,还从周军。子房肇捐地之策,收垓
下之师,陆机所谓即谋下邑者也。王莽更名下治矣。猚水又东迳砀县故城北。
应劭曰:县有砀山,山在东,出文石。秦立砀郡盖取山之名也。王莽之节砀县也。
山有梁孝王墓,其冢,斩山作郭,穿石为藏。行一里到藏中,有数尺水,水有大
鲤鱼,黎民谓藏有神,不敢犯之。凡到藏皆洁齐而进,不齐者至藏,辄有兽噬其
足,兽难得见,见者云似狗,所未详也。山上有梁孝王祠。猚水又东,谷水注
之。水上承砀陂,陂中有香城,城在四水之中,承诸陂散流,为零水、瀤水、
清水也,积而成潭,谓之砀水。赵人有琴高者,以善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彭、
涓之术,浮游砀郡间,二百馀年,后入砀水中,取龙子,与弟子期曰:皆洁齐待
于水旁,设屋祠,果乘赤鲤鱼出,入坐祠中。砀中有千万人观之。留月馀复入水
也。陂水东注,谓之谷水,东迳安山北,即<石易>北山也。山有陈胜墓。秦乱,首
兵伐秦,弗终厥谋,死葬于砀,谥曰隐王也。谷水又东北注于猚水。猚水又
东,历蓝田乡郭,又东迳梁国杼秋县故城南,王莽之予秋也。猚水又东历洪沟
东注,水南北各一沟,沟首对猚,世谓之鸿沟非也。《春秋·昭公八年》,秋,
蒐于红。杜预曰:沛国萧县西有红亭,即《地理志》之虹县也。景帝三年封楚元
王子富为侯国,王莽之所谓贡矣。盖沟名音同,非楚、汉所分也。
△东,过萧县南,睢水北流注之。
萧县南对山,世谓之萧城南山也。戴延之谓之同孝山,云:取汉阳城侯刘德
所居里名目山见。刘澄之云:县南有冒山,未详孰是也。山有箕谷,谷水北流注
猚,世谓之西流水,言水上承梧桐陂,陂水西流,因以为名也。余尝迳萧邑城
右,惟是水北注猚水,更无别水,疑即《经》所谓睢水也。城东西及南三面,
临侧猚水,故沛郡治,县亦同居矣。城南旧有石桥耗处,积石为梁,高二丈,
今荒毁殆尽,亦不具谁所造也。县本萧叔国,宋附庸,楚灭之。《春秋·宣公十
二年》,楚伐萧,萧溃。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抚之士,皆同挟纩。
盖思使之然矣。萧女娉齐,为顷公之母。却克所谓萧同叔子也。猚水又东历龙
城,不知谁所创筑也。猚水又东迳同孝山北。山阴有楚元王冢,上圆下方,累
石为之,高十馀丈,广百许步,经十馀坟,悉结石也。猚水又东,净净沟水注
之。水上承梧桐陂西北流,即刘中书澄之所谓白沟水也。又北入于猚,俗名之
曰净净沟也。
△又东至彭城县北,东入于泗。
猚水自净净沟东,迳阿育王寺北,或言楚王英所造,非所详也。盖遵育王
之遗法,因以名焉。与安陂水合,水上承安陂馀波,北迳阿育王寺侧,水上有梁,
谓之玄注桥。水旁有石墓,宿经开发,石作工奇,殊为壮构,而不知谁冢,疑即
澄之所谓凌冢也。水北流注于猚。猚水又东迳弥黎城北。刘澄之《永初记》
所谓城之西南有弥黎城者也。猚水于彭城西南,回而北流,迳彭城。城西北旧
有楚大夫龚胜宅,即楚老哭胜处也。猚水又东转,迳城北而东注泗。水北三里,
有石冢被开,传言楚元王之孙刘向冢,未详是否。城即殷大夫彭祖之国也。于春
秋为宋地,楚伐宋,并之,以封鱼石。崔子季圭《述初赋》曰:想黄公于邳圯,
封鱼石于彭城,即是县也。孟康曰:旧名江陵为南楚,吴为东楚,彭城为西楚。
文颖曰:彭城,故东楚也,项羽都焉,谓之西楚。汉祖定天下,以为楚郡,封弟
交为楚王,都之。宣帝地节元年,更为彭城郡。王莽更之曰和乐郡也,徐州治。
城内有汉司徒袁安、魏中郎将徐庶等数碑,并列植于街右,咸曾为楚相也。大城
之内有金城。东北小城,刘公更开广之,皆垒石高四丈,列堑环之。小城西又有
一城,是大司马,琅邪王所修,因项羽故台,经始即构,宫观门合,惟新厥制。
义熙十二年,霖雨骤澍,汴水暴长,城遂崩坏。冠军将军,彭城刘公之子也,登
更筑之。悉以塼垒,宏壮坚峻,楼橹赫奕,南北所无。宋平北将军、徐州刺史
河东薛安都,举城归魏,魏遣博陵公尉苟仁、城阳公孔伯恭援之,邑合如初,观
不异昔。自后毁撤,一时俱尽。间遗工雕镂尚存,龙云逞势,奇为精妙矣。城之
东北角,起层楼于其上,号曰彭祖楼。《地理志》曰:彭城县,古彭祖国也。
《世本》曰:陆终之子,其三曰篯,是为彭祖。彭祖者,彭城是也。下曰彭祖蒙。
彭祖长年八百,绵寿永世,于此有冢,盖亦元极之化矣。其楼之侧,襟汳带泗,
东北为二水之会也。耸望川原,极目清野,斯为佳处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