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九 列传第二十三
书名:梁书    作者:姚思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高祖三王
高祖八男:丁贵嫔生昭明太子统,太宗简文皇帝,庐陵威王续;阮修容生世
祖孝元皇帝;吴淑媛生豫章王综;董淑仪生南康简王绩;丁充华生邵陵携王纶;
葛修容生武陵王纪。综及纪别有传。
南康简王绩,字世谨,高祖第四子。天监八年,封南康郡王,邑二千户。出
为轻车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十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
进号仁威将军。绩时年七岁,主者有受货,洗改解书,长史王僧孺弗之觉,绩见
而辄诘之,便即时首服,众咸叹其聪警。十六年,征为宣毅将军、领石头戍军事。
十七年,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北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在
州着称。寻有诏征还,民曹嘉乐等三百七十人诣阙上表,称绩尤异一十五条,乞
留州任,优诏许之,进号北中郎将。普通四年,征为侍中、云麾将军,领石头戍
军事。五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丁董淑仪忧,居丧过礼,
高祖手诏勉之,使摄州任,固求解职,乃征授安右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寻加护
军。羸瘠弗堪视事。大通三年,因感病薨于任,时年二十五。赠侍中、中军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一部。谥曰简。
绩寡玩好,少嗜欲,居无仆妾,躬事约俭,所有租秩,悉寄天府。及薨后,
府有南康国无名钱数千万。
子会理嗣,字长才。少聪慧,好文史。年十一而孤,特为高祖所爱,衣服礼
秩与正王不殊。年十五,拜轻车将军、湘州刺史,又领石头戍军事。迁侍中,兼
领军将军。寻除宣惠将军、丹阳尹,置佐史。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北兖、北徐、
青、冀、东徐、谯七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太清元年,督众军北讨,
至彭城,为魏师所败,退归本镇。
二年,侯景围京邑,会理治严将入援,会北徐州刺史封山侯正表将应其兄正
德,外托赴援,实谋袭广陵,会理击破之。方得进路,台城陷,侯景遣前临江太
守董绍先以高祖手敕召会理,其僚佐咸劝距之。会理曰:“诸君心事,与我不同,
天子年尊,受制贼虏,今有手敕召我入朝,臣子之心,岂得违背。且远处江北,
功业难成,不若身赴京都,图之肘腋。吾计决矣。”遂席卷而行,以城输绍先。
至京,景以为侍中、司空、兼中书令。虽在寇手,每思匡复,与西乡侯劝等潜布
腹心,要结壮士。时范阳祖皓斩绍先,据广陵城起义,期以会理为内应。皓败,
辞相连及,景矫诏免会理官,犹以白衣领尚书令。
是冬,景往晋熙,景师虚弱,会理复与柳敬礼谋之。敬礼曰:“举大事必有
所资,今无寸兵,安可以动?”会理曰:“湖熟有吾旧兵三千余人,昨来相知,
克期响集,听吾日定,便至京师。计贼守兵不过千人耳,若大兵外攻,吾等内应,
直取王伟,事必有成。纵景后归,无能为也。”敬礼曰“善”,因赞成之。于时
百姓厌贼,咸思用命,自丹阳至于京口,靡不同之。后事不果,与弟祁阳侯通理
并遇害。
通理字仲宣,位太子洗马,封祁阳侯。
通理弟乂理,字季英,会理第六弟也。生十旬而简王薨,至三岁而能言,见
内人分散,涕泣相送,乂理问其故,或曰:“此简王宫人,丧毕去尔。”乂理便
号泣,悲不自胜,诸宫人见之,莫不伤感,为之停者三人焉。服阕后,见高祖,
又悲泣不自胜。高祖为之流涕,谓左右曰:“此儿大必为奇士。”大同八年,封
安乐县侯,邑五百户。
乂理性慷慨,慕立功名,每读书见忠臣烈士,未尝不废卷叹曰:“一生之内,
当无愧古人。”博览多识,有文才,尝祭孔文举墓,并为立碑,制文甚美。
太清中,侯景内寇,乂理聚宾客数百,轻装赴南兖州,随兄会理入援,恒亲
当矢石,为士卒先。及城陷,又随会理还广陵,因入齐为质,乞师。行二日,会
侯景遣董绍先据广陵,遂追会理,因为所获。绍先防之甚严,不得与兄弟相见,
乃伪请先还京,得入辞母,谓其姊安固公主曰:“事既如此,岂可合家受毙。兄
若至,愿为言之,善为计自勉,勿赐以为念也。家国阽危,虽死非恨,前途亦思
立效,但未知天命何如耳!”至京师,以魏降人元贞立节忠正,可以托孤,乃以
玉柄扇赠之。贞怪其故,不受。乂理曰:“后当见忆,幸勿推辞。”会祖皓起兵,
乂理奔长芦,收军得千余人。其左右有应贼者,因间劫会理,其众遂骇散,为景
所害,时年二十一。元贞始悟其前言,往收葬焉。
庐陵威王续,字世,高祖第五子,天监八年,封庐陵郡王,邑二千户。十
年,拜轻车将军、南彭城琅邪太守。十三年,转会稽太守。十六年,为都督江州
诸军事、云麾将军、江州刺史。普通元年,征为宣毅将军,领石头戍军事。
续少英果,膂力绝人,驰射游猎,应发命中。高祖常叹曰:“此我之任城也。”
尝与临贺王正德及胡贵通、赵伯超等驰射于高祖前,续冠于诸人,高祖大悦。三
年,为使持节、都督雍、梁、秦、沙四州诸军事、西中郎将、雍州刺史。七年,
加宣毅将军。中大通二年,又为使持节、都督雍、梁、秦、沙四州诸军事、平北
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给鼓吹一部。续多聚马仗,畜养骁雄,金帛内盈,
仓廪外实。四年,迁安北将军。大同元年,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安南将
军、江州刺史。三年,征为护军将军、领石头戍军事。五年,为骠骑将军、开府
仪同三司。又出为使持节、都督荆、郢、司、雍、南、北秦、梁、巴、华九州诸
军事、荆州刺史。中大同二年,薨于州,时年四十四。赠司空、散骑常侍、骠骑
大将军,鼓吹一部,谥曰威。长子安嗣。
邵陵携王纶,字世调,高祖第六子也。少聪颖,博学善属文,尤工尺牍。天
监十三年,封邵陵郡王,邑二千户。出为宁远将军、琅邪、彭城二郡太守,迁轻
车将军、会稽太守。十八年,征为信威将军。普通元年,领石头戍军事,寻为江
州刺史。五年,以西中郎将权摄南兖州,坐事免官夺爵。七年,拜侍中。大通元
年,复封爵,寻加信威将军,置佐史。中大通元年,为丹阳尹。四年,为侍中、
宣惠将军、扬州刺史。以侵渔细民,少府丞何智通以事启闻,纶知之,令客戴子
高于都巷刺杀之。智通子诉于阙下,高祖令围纶第,捕子高,纶匿之,竟不出。
坐免为庶人。顷之,复封爵。大同元年,为侍中、云麾将军。七年,出为使持节、
都督郢、定、霍、司四州诸军事、平西将军、郢州刺史,迁为安前将军、丹阳尹。
中大同元年,出为镇东将军、南徐州刺史。
太清二年,进位中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侯景构逆,加征讨大都督,率众
讨景。将发,高祖诫曰:“侯景小竖,颇习行阵,未可以一战即殄,当以岁月图
之。”纶次钟离,景已度采石。纶乃昼夜兼道,游军入赴。济江中流,风起,人
马溺者十一二。遂率宁远将军西丰公大春、新淦公大成等,步骑三万,发自京口。
将军赵伯超曰:“若从黄城大道,必与贼遇,不如径路直指钟山,出其不意。”
纶从之。众军奄至,贼徒大骇,分为三道攻纶,纶与战,大破之,斩首千余级。
翌日,贼又来攻,相持日晚,贼稍引却,南安侯骏以数十骑驰之。贼回拒骏,骏
部乱。贼因逼大军,军遂溃。纶至钟山,众裁千人,贼围之,战又败,乃奔还京
口。
三年春,纶复与东扬州刺史大连等入援,至于骠骑洲。进位司空。台城陷,
奔禹穴。大宝元年,纶至郢州,刺史南平王恪让州于纶,纶不受,乃上纶为假黄
钺、都督中外诸军事。纶于是置百官,改厅事为正阳殿。数有灾怪,纶甚恶之。
时元帝围河东王誉于长沙既久,内外断绝,纶闻其急,欲往救之,为军粮不继,
遂止。乃与世祖书曰:
伏以先朝圣德,孝治天下,九亲雍睦,四表无怨,诚为国政,实亦家风。唯
余与尔,同奉神训,宜敦旨喻,共承无改。且道之斯美,以和为贵,况天时地利,
不及人和,岂可手足肱支,自相屠害。日者闻誉专情失训,以幼陵长,湘、峡之
内,遂至交锋。方等身遇乱兵,毙于行阵,殒于吴局。方此非冤,闻问号怛,惟
增摧愤,念以兼悼,当何可称。吾在州所居遥隔,虽知其状,未喻所然。及届此
藩,备加觌访,咸云誉应接多替,兵粮闭壅;弟教亦不悛,故兴师以伐。誉未识
大体,意断所行,虽存急难,岂知窃思。不能礼争,复以兵来。萧墙兴变,体亲
成敌,一朝至此,能不鸣呼。既有书问,云雨传流,噂<口沓>其间,委悉无因详
究。
方今社稷危耻,创巨痛深,人非禽虫,在知君父。即日大敌犹强,天仇未雪,
余尔昆季,在外三人,如不匡难,安用臣子。唯应剖心尝胆,泣血枕戈,感誓苍
穹,凭灵宗祀,昼谋夕计,共思匡复。至于其余小忿,或宜宽贷。诚复子憾须臾,
将奈国冤未逞。正当轻重相推,小大易夺,遣无益之情,割下流之悼,弘豁以理,
通识勉之。今已丧钟山,复诛犹子,将非扬汤止沸,吞冰疗寒。若以誉之无道,
近远同疾,弟复效尤,攸非独罪。幸宽于众议,忍以事宁。如使外寇未除,家祸
仍构,料今访古,未或弗亡。
夫征战之理,义在克胜;至于骨肉之战,愈胜愈酷,捷则非功,败则有丧,
劳兵损义,亏失多矣。侯景之军所以未窥江外者,正为藩屏盘固,宗镇强密。若
自相鱼肉,是代景行师。景便不劳兵力,坐致成效,丑徒闻此,何快如之!又庄
铁小竖作乱,久挟观宁、怀安二侯,以为名号,当阳有事克掣,殊废备境。第闻
征伐,复致分兵,便是自于瓜州至于湘、雍,莫非战地,悉以劳师。侯景卒承虚
藉衅,浮江豕突,岂不表裹成虞,首尾难救?可为寒心,其事已切。弟若苦陷洞
庭,兵戈不戢,雍州疑迫,何以自安?必引进魏军,以求形援。侯景事等内痈,
西秦外同瘤肿。直置关中,已为咽气,况复贪狼难测,势必侵吞。弟若不安,家
国去矣。吾非有深鉴,独能弘理,正是采藉风谣,博参物论,咸以为疑,皆欲解
体故耳。
自我国五十许年,恩格玄穹,德弥赤县,虽有逆难,未乱邕熙。溥天率土,
忠臣愤慨,比屋罹祸,忠义奋发,无不抱甲负戈,冲冠裂眦,咸欲剚刃于侯景
腹中,所须兵主唱耳。今人皆乐死,赴者如流。弟英略振远,雄伯当代,唯德唯
艺,资文资武,拯溺济难,朝野咸属,一匡九合,非弟而谁?岂得自违物望,致
招群!其间患难,具如所陈。斯理皎然,无劳请箸;验之以实,宁须确引。吾
所以间关险道,出自东川,政谓上游诸藩,必连师狎至,庶以残命,预在行间;
及到九江,安北兄遂溯流更上,全由饩馈悬断,卒食半菽,阻以菜色,无因进取。
侯景方延假息,复缓诛刑,信增号愤,启处无地。计潇湘谷粟,犹当红委,若阻
弟严兵,唯事交切,至于运转,恐无暇发遣。即日万心慊望,唯在民天,若遂等
西河,时事殆矣!必希令弟豁照兹途,解汨川之围,存社稷之计,使其运输粮储,
应赡军旅,庶协力一举,指日宁泰。宗庙重安,天下清复,推弟之功,岂非幸甚。
吾才懦兵寡,安能为役,所寄令弟,庶得申情,朝闻夕死,万殒何恨。聊陈闻见,
幸无怪焉。临纸号迷,诸失次绪。
世祖复书,陈河东有罪,不可解围之状。纶省书流涕曰:“天下之事,一至
于斯!”左右闻之,莫不掩泣。于是大修器甲,将讨侯景。元帝闻其强盛,乃遣
王僧辩帅舟师一万以逼纶,纶将刘龙武等降僧辩,纶军溃,遂与子踬等十余人轻
舟走武昌。
时纶长史韦质、司马姜律先在于外,闻纶败,驰往迎之。于是复收散卒,屯
于齐昌郡,将引魏军共攻南阳。侯景将任约闻之,使铁骑二百袭纶,纶无备,又
败走定州。定州刺史田龙祖迎纶,纶以龙祖荆镇所任,惧为所执,复归齐昌。行
至汝南,西魏所署汝南城主李素者,纶之故吏,闻纶败,开城纳之。纶乃修浚城
池,收集士卒,将攻竟陵。西魏安州刺史马岫闻之,报于西魏,西魏遣大将军杨
忠、仪同侯几通率众赴焉。二年二月,忠等至于汝南,纶婴城自守。会天寒大雪,
忠等攻不能克,死者甚众。后李素中流矢卒,城乃陷。忠等执纶,纶不为屈,遂
害之。投于江岸,经日颜色不变,鸟兽莫敢近焉。时年三十三。百姓怜之,为立
祠庙,后世祖追谥曰携。
长子坚,字长白。大同元年,以例封汝南侯,邑五百户。亦善草隶,性颇庸
短。侯景围城,坚屯太阳门,终日蒲饮,不抚军政。吏士有功,未尝申理,疫疠
所加,亦不存恤,士咸愤怨。太清三年三月,坚书佐董勋华、白昙朗等以绳引贼
登楼,城遂陷,坚遇害。
弟确,字仲正。少骁勇,有文才。大同二年,封为正阶侯,邑五百户,后徙
封永安。常在第中习骑射,学兵法,时人皆以为狂。左右或以进谏,确曰:“听
吾为国家破贼,使汝知之。”除秘书丞,太子中舍人。
钟山之役,确苦战,所向披靡,群虏惮之。确每临阵对敌,意气详赡。带甲
据鞍,自朝及夕,驰骤往反,不以为劳,诸将服其壮勇。及侯景乞盟,确在外,
虑为后患,启求召确入城。诏乃召确为南中郎将、广州刺史,增封二千户。确知
此盟多贰,城必沦没,因欲南奔。携王闻之,逼确使入,确犹不肯。携王流涕谓
曰:“汝欲反邪!”时台使周石珍在坐,确谓石珍曰:“侯景虽云欲去,而不解
长围,以意而推,其事可见。今召我入,未见其益也。”石珍曰:“敕旨如此,
侯岂得辞?”确执意犹坚,携王大怒,谓赵伯超曰:“谯州,卿为我斩之,当赉
首赴阙。”伯超挥刃眄确曰:“我识君耳,刀岂识君?”确于是流涕而出,遂入
城。及景背盟复围城,城陷,确排闼入,启高祖曰:“城已陷矣。”高祖曰:
“犹可一战不?”对曰:“不可。臣向者亲格战,势不能禁,自缒下城,仅得至
此。”高祖叹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乃使确为慰劳文。
确既出见景,景爱其膂力,恒令在左右。后从景行,见天上飞鸢,群虏争射
不中,确射之,应弦而落。贼徒忿嫉,咸劝除之。先是携王遣人密导确,确谓使
者曰:“侯景轻佻,可一夫力致,确不惜死,正欲手刃之;但未得其便耳。卿还
启家王,愿勿以为念也。”事未遂而为贼所害。
史臣曰:自周、汉广树藩屏,固本深根;高祖之封建,将遵古制也。南康、
庐陵并以宗室之贵,据磐石之重,绩以孝着,续以勇闻。纶聪警有才学,性险躁,
屡以罪黜,及太清之乱,忠孝独存,斯可嘉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