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五 礼仪中
书名:後汉书    作者:范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立夏 请雨 拜皇太子 拜王公 桃印 黄郊 立秋 貙刘 案户 祠星
立冬 冬至 腊 大傩 土牛 遣卫士 朝会
立夏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赤,至季夏衣黄,郊。其礼:祠特,
祭灶。
自立春至立夏尽立秋,郡国上雨泽。若少。郡县各扫除社稷;其旱也,公卿
官长以次行雩礼求雨。闭诸阳,衣皂,兴土龙,立土人舞憧二佾,七日一变如故
事。反拘朱索萦社,伐朱鼓。祷赛以少牢如礼。
拜皇太子之仪:百官会,位定,谒者引皇太子当御坐殿下,北面;司空当太
子西北,东面立。读策书毕,中常侍持皇太子玺绶东向授太子。太子再拜,三稽
首。谒者赞皇太子臣某,中谒者称制曰“可”。三公升阶上殿,贺寿万岁。因大
赦天下。供赐礼毕,罢。
拜诸侯王公之仪:百官会,位定,谒者引光禄勋前。谒者引当拜者前,当坐
伏殿下。光禄勋前,一拜,举手曰:“制诏其以某为某。”读策书毕,谒者称臣
某再拜。尚书郎以玺印绶付侍御史。侍御史前,东面立,授玺印绶。王公再拜顿
首三。赞谒者曰:“某王臣某新封,某公某初除,谢。”中谒者报谨谢。赞者立
曰:“皇帝为公兴。”重坐,受策者拜谢,起就位。供赐礼毕。罢。
仲夏之月,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楙。其礼:以朱索连荤菜,
弥牟朴蛊钟。以桃印长六寸,方三寸,五色书文如法,以施门户。代以所尚为饰。
夏后氏金行,作苇茭,言气交也。殷人水德,以螺首,慎其闭塞,使如螺也。周
人木德,以桃为更,言气相更也。汉兼用之,故以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
饰,以难止恶气。日夏至,禁举大火,止炭鼓铸,消石冶皆绝止。至立秋,如故
事。是日浚井改水,日冬至。钻燧改火云。
先立秋十八日,郊黄帝。是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黄。至立秋,迎
气于黄郊,乐奏黄钟之宫,歌《帝临》,冕而执干戚,舞《云翘》、《育命》,
所以养时训也。
立秋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白,施皂领缘中衣,迎气于白郊。
礼毕,皆衣绛,至立冬。
立秋之日,白郊礼毕,始扬威武,斩牲于郊东门,以荐陵庙。其仪:乘舆御
戎路,白马朱鬛,躬执弩射牲,牲以鹿麛。太宰令、谒者各一人,载以获车,驰
驷送陵庙。于是乘舆还宫,遣使者赍束帛以赐武官。武官肄兵,习战阵之仪、斩
牲之礼,名曰貙刘。兵、官皆肄孙、吴兵法六十四阵,名曰乘之。立春,遣使者
赍束帛以赐文官。貙刘之礼:祠先虞,执事告先虞已,烹鲜时,有司告,乃逡巡
射牲。获车毕,有司告事毕。
仲秋之月,县道皆案户比民。年始七十者,授之以王杖,餔之糜弱。八十九
十,礼有加赐。王杖长九尺,端以鸠鸟为饰。鸠者,不噎之鸟也。欲老人不噎。
是月也,祀老人星于国都南郊老人庙。
季秋之月,祠星于城南坛心星庙。
立冬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皂,迎气于黑郊。礼毕,皆衣绛,
至冬至绝事。
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绝事之日,
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绛,至立春。诸王时变服,执事者先后其时皆一日。
日冬至、夏至,阴阳晷景长短之极,微气之所生也。故使八能之士八人,或
吹黄钟之律间竽;或撞黄钟之钟;或度晷景,权水轻重,水一升,冬重十三两;
或击黄钟之磬;或鼓黄钟之瑟,轸间九尺,二十五弦,宫处于中,左右为商、徵、
角、羽;或击黄钟之鼓。先之三日,太史谒之。至日,夏时四孟,冬则四仲,其
气至焉。
先气至五刻,太史令与八能之士即坐于端门左塾。大予具乐器,夏赤冬黑,
列前殿之前西上,钟为端。守宫设席于器南,北面东上,正德席,鼓南西面,令
晷仪东北。三刻,中黄门持兵,引太史令、八能之士入自端门,就位。二刻,侍
中、尚书、御史、谒者皆陛。一刻,乘舆亲御临轩,安体静居以听之。太史令前,
当轩溜北面跪。举手曰:“八能之事以备,请行事。”制曰“可”。太史令稽首
曰“诺”。起立少退,顾令正德曰:“可行事。”正德曰“诺”。皆旋复位。正
德立,命八能士曰:“以次行事,间音以竽。”八能曰“诺”。五音各三十为阕。
正德曰:“合五音律。”先唱,五音并作,二十五阕,皆音以竽。讫,正德曰:
“八能士各言事。”八能士各书板言事。文曰:“臣某言,今月若干日甲乙日冬
至,黄钟之音调,君道得,孝道褒。”商臣、角民、徵事、羽物,各一板。否则
召太史令各板书,封以皂囊,送西陛,跪授尚书,施当轩,北面稽首,拜上封事。
尚书授侍中常侍迎受,报闻。以小黄门幡麾节度。太史令前白礼毕。制曰“可”。
太史令前,稽首曰“诺”。太史命八能士诣太官受赐。陛者以次罢。日夏至礼亦
如之。
冬季之月,星回岁终,阴阳以交,劳农大享腊。
先腊一日,大亻难,谓之逐疫。其仪: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以下,
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皂制,执大鼗。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
执戈扬盾。十二兽有衣毛角。中黄门行之,冗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夜
漏上水,朝臣会,侍中、尚书、御史、谒者、虎贲、羽林郎将执事,皆赤帻陛卫,
乘舆御前殿。黄门令奏曰:“侲子备,请逐疫。”于是中黄门倡,侲子和,
曰:“甲作食<歹凶>,胇胃食虎,雄伯食魅,腾简食不详,揽诸食咎,伯奇食梦,
强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十二
神追恶凶,赫女躯,拉女干,节解女肉,抽女肺肠。女不急去,后者为粮!”因
作方相与十二兽儛。欢呼,周遍前后省三过,持炬火,送疫出端门;门外驺骑
传炬出宫,司马阙门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雒水中。府位定,大鸿胪言具,谒者以
贵人、公主、宗室妇女以次立后;皇太子、皇子在东,西面;皆伏哭。大鸿胪传
哭,群臣皆哭。三公升自阼阶,安梓宫内珪璋诸物,近臣佐如故事。嗣子哭踊如
礼。东园匠、武士下钉衽,截去牙。太常上太牢奠,太官食监、中黄门、尚食次
奠,执事者如礼。太常、大鸿胪传哭如仪。
三公奏《尚书顾命》,太子即日即天子位于柩前,请太子即皇帝位,皇后为
皇太后。奏可。群臣皆出,吉服入会如仪。太尉升自阼阶,当柩御坐北面稽首,
读策毕,以传国玉玺绶东面跪授皇太子,即皇帝位。中黄门掌兵以玉具、随侯珠、
斩蛇宝剑授太尉,告令群臣,群臣皆伏称万岁。或大赦天下。遣使者诏开城门、
宫门,罢屯卫兵。群臣百官罢,入成丧服如礼。兵官戎,三公、太常如礼。
故事:百官五日一会临,故吏二千石、刺史、在京都郡国上计掾史皆五日一
会。天下吏民发丧临三日。先葬二日,皆旦晡临。既葬,释服,无禁嫁娶、祠祀。
佐史以下,布衣冠帻,绖带无过三寸,临庭中。武吏布帻大冠。大司农出见钱谷,
给六丈布直。以葬,大红十日五,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部刺史、二千石、
列侯在国者及关内侯、宗室长吏及因邮奉奏,诸侯王遣大夫一人奉奏,吊臣请驿
马露布,奏可。
以木为重,高九尺,广容八历,裹以苇席。巾门、丧帐皆以簟。车皆去辅轓,
疏布恶轮。走卒皆布褠帻。太仆驾四轮辀为宾车,大练为屋幕。中黄门、虎贲
各二十人执绋。司空择土造穿。太史卜日。谒者二人,中谒者仆射、中谒者副将
作,油缇帐以覆坑。方石治黄肠题凑便房如礼。
大驾,太仆御。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执戈扬楯,立乘四马
先驱。旗之制,长三仞,十有二游,曳地,画日、月、升龙,书旐曰“天子之柩”。
谒者二人立乘六马为次。大驾甘泉卤簿,金根容车,兰台法驾。丧服大行载饰如
金根车。皇帝从送如礼。太常上启奠。夜漏二十刻,太尉冠长冠,衣斋衣,乘高
车,诣殿止车门外。使者到,南向立,太尉进伏拜受诏。太尉诣南郊。未尽九刻,
大鸿胪设九宾随立,群臣入位,太尉行礼。执事皆冠长冠,衣斋衣。太祝令跪读
谥策,太尉再拜稽首。治礼告事毕。太尉奉谥策,还诣殿端门。太常上祖奠,中
黄门尚衣奉衣登容根车。东园战士载大行,司徒却行道,立车前治礼,引太尉入
就位,大行车西少南,东面奉谥策,太史令奉哀策立后。太常跪曰“进”,皇帝
进。太尉读谥策,藏金匮。皇帝次科藏于庙。太史奉哀策苇箧诣陵。太尉旋复公
位,再拜立。太常跪曰“哭”,大鸿胪传哭,十五举音,止哭。太常行遣奠皆如
礼。请哭止哭如仪。
昼漏上水,请发。司徒、河南尹先引车转,太常跪曰“请拜送”。载车着白
系参缪绋,长三十丈,大七寸为挽,六行,行五十人。公卿以下子弟凡三百人,
皆素帻委貌冠,衣素裳。校尉三百人,皆赤帻不冠,绛科单衣,持幢幡。候司马
丞为行首,皆衔枚。羽林孤儿、《巴俞》擢歌者六十人,为六列。铎司马八人,
执铎先。大鸿胪设九宾,随立陵南羡门道东,北面;诸侯、王公、特进道西,北
面东上;中二千石、二千石、列侯直九宾东,北面西上。皇帝白布幕素里,夹羡
道东,西向如礼。容车幄坐羡道西,南向,车当坐,南向,中黄门尚衣奉衣就幄
坐。车少前,太祝进醴献如礼。司徒跪曰“大驾请舍”,太史令自车南,北面读
哀火弃雒水中。百官官府各以木面兽能为亻难人师讫,设桃梗、郁儡、苇茭毕,
执事陛者罢。苇戟、桃杖以赐公、卿、将军、特侯、诸侯云。
是月也,立土牛六头于国都郡县城外丑地,以送大寒。
飨遣故卫士仪:百官会,位定,谒者持节引故卫士入自端门。卫司马执幡钲
护行。行定,侍御史持节慰劳,以诏恩问所疾苦,受其章奏所欲言。毕飨,赐作
乐,观以角抵。乐阕罢遣,劝以农桑。
每岁首正月,为大朝受贺。其仪:夜漏未尽七刻,钟鸣,受贺。及贽,公、
侯璧,中二千石、二千石羔,千石、六百石雁,四百石以下雉。百官贺正月。二
千石以上上殿称万岁。举觞御坐前。司空奉羹,大司农奉饭,奏食举之乐。百官
受赐宴飨,大作乐。其每朔,唯十月旦从故事者,高祖定秦之月,元年岁首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