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书名:墨子    作者:墨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非乐中第三十三
(阙)
○非乐下第三十四
(阙)
○非命上第三十五
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为政国家者,皆欲国家之富,人民之众,刑政之
治。然而不得富而得贫,不得众而得寡,不得治而得乱,则是本失其所欲,得其
所恶,是故何也?子墨子言曰:执有命者以杂于民间者众。执有命者之言曰:
“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众则众,命寡则寡,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
命夭则夭。命虽强劲,何益哉?”上以说王公大人,下以驵百姓之从事。故执有
命者不仁,故当执有命者之言,不可不明辨。
然则明辨此之说,将奈何哉?子墨子言曰:言必立仪。言而毋仪,譬犹运钧
之上而立朝夕者也,是非利害之辨,不可得而明知也。故言必有三表。何谓三表?
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
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于何用之?废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
人民之利。此所谓言有三表也。
然而今天下之士君子,或以命为有,盖尝尚观于圣王之事。古者桀之所乱,
汤受而治之。纣之所乱,武王受而治之。此世未易,民未渝,在于桀、纣则天下
乱,在于汤、武则天下治。岂可谓有命哉!
然而今天下之士君子,或以命为有,盖尝尚观于先王之书。先王之书,所以
出国家、布施百姓者,宪也。先王之宪亦尝有曰“福不可请,而祸不可讳,敬无
益、暴无伤”者乎?所以听狱制罪者,刑也。先王之刑亦尝有曰“福不可请,祸
不可讳,敬无益、暴无伤”者乎?所以整设师旅、进退师徒者,誓也。先王之誓
亦尝有曰“福不可请,祸不可讳,敬无益、暴无伤”者乎?是故子墨子言曰:吾
当未盐数,天下之良书不可尽计数,大方论数,而五者是也。今虽毋求执有命者
之言,不必得,不亦可错乎。
今用执有命者之言,是覆天下之义。覆天下之义者,是立命者也,百姓之谇
也。说百姓之谇者,是灭天下之人也。然则所为欲义在上者,何也?曰:义人在
上,天下必治,上帝、山川、鬼神必有干主,万民被其大利。何以知之?子墨子
曰:古者汤封于亳,绝长继短,方地百里,与其百姓兼相爱,交相利,移则分。
率其百姓,以上尊天事鬼。是以天鬼富之,诸侯与之,百姓亲之,贤士归之,未
殁其世而王天下,政诸侯。昔者文王封于岐周,绝长继短,方地百里,与其百姓
兼相爱,交相利,则,是以近者安其政,远者归其德。闻文王者皆起而趋之,罢
不肖股肱不利者,处而愿之,曰:“奈何乎使文王之地及我吾,则吾利岂不亦犹
文王之民也哉!”是以天鬼富之,诸侯与之,百姓亲之,贤士归之。未殁其世而
王天下,政诸侯。乡者言曰:义人在上,天下必治,上帝、山川、鬼神必有干主,
万民被其大利。吾用此知之。
是故古之圣王,发宪出令,设以为赏罚以劝贤。是以入则孝慈于亲戚,出则
弟长于乡里,坐处有度,出入有节,男女有辨。是故使治官府则不盗窃,守城则
不崩叛,君有难则死,出亡则送。此上之所赏,而百姓之所誉也。执有命者之言
曰:“上之所赏,命固且赏,非贤故赏也。上之所罚,命固且罚,命固且罚,不
暴故罚也。”是故入则不慈孝于亲戚,出则不弟长于乡里,坐处不度,出入无节,
男女无辨。是故治官府则盗窃,守城则崩叛,君有难则不死,出亡则不送。此上
之所罚,百姓之所非毁也。执有命者言曰:“上之所罚,命固且罚,不暴故罚也。
上之所赏命固且赏,非贤故赏也。”以此为君则不义,为臣则不忠,为父则不慈,
为子则不孝,为兄则不长,为弟则不弟。而强执此者,此特凶言之所自生,而暴
人之道也。
然则何以知命之为暴人之道?昔上世之穷民,贪于饮食,惰于从事,是以衣
食之财不足,而饥寒冻馁之忧至。不知曰我罢不肖,从事不疾,必曰我命固且贫。
昔上世暴王,不忍其耳目之淫,心涂之辟,不顺其亲戚,遂以亡失国家,倾覆社
稷。不知曰我罢不肖,为政不善,必曰吾命固失之。于《仲虺之告》曰:“我闻
于夏人,矫天命,布命于下。帝伐之恶,龚丧厥师。”此言汤之所以非桀之执有
命也。于《太誓》曰:“纣夷处,不肯事上帝鬼神,祸厥先神禔不祀,乃曰:
‘吾民有命。无廖排漏’。天亦纵弃之而弗葆。”此言武王所以非纣执有命也。
今用执有命者之言,则上不听治,下不从事。上不听治,则刑政乱;下不从事,
则财用不足。上无以供粢盛酒醴,祭祀上帝鬼神,下无以降绥天下贤可之士,外
无以应待诸侯之宾客,内无以食饥衣寒,将养老弱。故命上不利于天,中不利于
鬼,下不利于人。而强执此者,此特凶言之所自生,而暴人之道也!
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忠实欲天下之富而恶其贫,欲天下之治
而恶其乱,执有命者之言不可不非,此天下之大害也
○非命中第三十六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谈、由文学之为道也,则不可而不先立义法。若言而无
义,譬犹立朝夕于员钧之上也,则虽有巧工,必不能得正焉。然今天下之情伪,
未可得而识也。故使言有三法。三法者何也?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
於其本之也,考之天鬼之志,圣王之事。於其原之也,征以先王之书。用之奈何?
发而为刑。此言之三法也。
今天下之士君子,或以命为亡。我所以知命之有与亡者,以众人耳目之情,
知有与亡。有闻之,有见之,谓之有。莫之闻,莫之见,谓之亡。然胡不尝考之
百姓之情?自古以及今,生民以来者,亦尝见命之物、闻命之声者乎?则未尝有
也。若以百姓为愚不肖,耳目之情,不足因而为法。然则胡不尝考之诸侯之传言
流语乎?自古以及今,生民以来者,亦尝有闻命之声、见命之体者乎?则未尝有
也。然胡不尝考之圣王之事?古之圣王,举孝子而劝之事亲,尊贤良而劝之为善,
发宪布令以教诲,明赏罚以劝沮。若此,则乱者可使治,而危者可使安矣。若以
为不然,昔者桀之所乱,汤治之。纣之所乱,武王治之。此世不渝而民不改,上
变政而民易教,其在汤、武则治,其在桀、纣则乱。安危治乱,在上之发政也,
则岂可谓有命哉!夫曰有命云者,亦不然矣。
今夫有命者言曰:我非作之后世也,自昔三代有若言以传流矣,今故先生对
之?曰:夫有命者,不志昔也三代之圣、善人与?意亡昔三代之暴、不肖人也?
何以知之?初之列士桀大夫,慎言知行,此上有以规谏其君长,下有以教顺其百
姓。故上得其君长之赏,下得其百姓之誉。列士桀大夫声闻不废,流传至今,而
天下皆曰其力也,必不能曰我见命焉。
是故昔者三代之暴王,不缪其耳目之淫,不慎其心志之辟,外之驰骋田猎毕
弋,内沉于酒乐,而不顾其国家百姓之政,繁为无用,暴逆百姓,使下不亲其上,
是故国为虚厉,身在刑戮之中,不肯曰:我罢不肖,我为刑政不善。必曰:我命
故且亡。虽昔也三代之穷民,亦由此也。内之不能善事其亲戚,外不能善事其君
长,恶恭俭而好简易,贪饮食而惰从事,衣食之财不足,使身至有饥寒冻馁之忧,
必不能曰:我罢不肖,我从事不疾。必曰:我命固且穷。虽昔也三代之伪民,亦
犹此也。繁饰有命,以教众愚朴人久矣。
圣王之患此也,故书之竹帛,琢之金石。于先王之书《仲虺之告》曰:“我
闻有夏人矫天命,布命于下,帝式是恶,用厥师。”此语夏王桀之执有命也,汤
与仲虺共非之。先王之书《太誓》之言然,曰:“纣夷之居,而不肯事上帝,弃
阙其先神而不祀也,曰:‘我民有命,毋戮其务。’天不亦弃纵而不葆。”此言
纣之执有命也,武王以《太誓》非之。有于《三代》、《不国》有之,曰:“女
毋崇天之有命也。”命《三》、《不国》亦言命之无也。于召公之执令于然,曰:
“敬哉!无天命。惟予仁人,而无造言,不自降天之哉得之。”在于商、夏之诗
书曰:命者,暴王作之。且今天下之士君子,将欲辩是非利害之故,当天有命者,
不可不疾非也。执有命者,此天下之厚害也,是故子墨子非也。
○非命下第三十七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谈,则必可而不先立仪而言。若不先立仪而言,譬之犹
运钧之上而立朝夕焉也,我以为虽有朝夕之辩,必将终未可得而从定也。是故言
有三法。何谓三法?曰:有考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恶乎考之?考先圣大
王之事。恶乎原之?察众之耳目之请。恶乎用之?发而为政乎国,察万民而观之。
此谓三法也。
故昔者三代圣王禹、汤、文、武方为政乎天下之时,曰:“必务举孝子而劝
之事亲,尊贤良之人而教之为善。”是故出政施教,赏善罚暴。且以为若此,则
天下之乱也,将属可得而治也;社稷之危也,将属可得而定也。若以为不然,昔
桀之所乱,汤治之。纣之所乱,武王治之。当此之时,世不渝而民不易,上变政
而民改俗。存乎桀、纣而天下乱,存乎汤、武而天下治。天下之治也,汤、武之
力也。天下之乱也,桀、纣之罪也。若以此观之,夫安危治乱,存乎上之为政也,
则夫岂可谓有命哉!故昔者禹、汤、文、武方为政乎天下之时,曰:“必使饥者
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乱者得治。”遂得光誉令问于天下。夫岂可以为命
哉?故以为其力也。今贤良之人,尊贤而好功道术,故上得其王公大人之赏,下
得其万民之誉,遂得光誉令问于天下。亦岂以为其命哉?又以为力也。然今夫有
命者,不识昔也三代之圣善人与?意亡昔三代之暴不肖人与?若以说观之,则必
非昔三代圣善人也,必暴不肖人也。
然今以命为有者,昔三代暴王桀、纣、幽、厉,贵为天子,富有天下,于此
乎不而矫其耳目之欲,而从其心意之辟,外之驰骋田猎毕弋,内湛于酒乐,而不
顾其国家百姓之政。繁为无用,暴逆百姓,遂失其宗庙。其言不曰:吾罢不肖,
吾听治不强。必曰:吾命固将失之。虽昔也三代罢不肖之民,亦犹此也。不能善
事亲戚、君长,甚恶恭俭而好简易,贪饮食而惰从事,衣食之财不足,是以身有
陷乎饥寒冻馁之忧。其言不曰:吾罢不肖,吾从事不强。又曰:吾命固将穷。昔
三代伪民,亦犹此也。
昔者暴王作之,穷人术之,此皆疑众迟朴。先圣王之患之也,固在前矣。是
以书之竹帛,镂之金石,琢之盘盂,传遗后世子孙。曰:何书焉存?禹之《总德》
有之,曰:“允不着,惟天民不而葆。既防凶心,天加之咎。不慎厥德,天命焉
葆?”《仲虺之告》曰:“我闻有夏人矫天命,于下,帝式是增,用爽厥师。”
彼用无为有,故谓矫。若有而谓有,夫岂谓矫哉!昔者,桀执有命而行,汤为
《仲虺之告》以非之。《太誓》之言也,于《去发》曰:“恶乎君子!天有显德,
其行甚章。为鉴不远,在彼殷王。谓人有命,谓敬不可行,谓祭无益,谓暴无伤。
上帝不常,九有以亡。上帝不顺,祝降其丧。惟我有周,受之大帝。”昔纣执有
命而行,武王为《太誓》、《去发》以非之。曰:子胡不尚考之乎商、周、虞、
夏之记?从十简之篇以尚皆无之,将何若者也?
是故子墨子曰:今天下之君子之为文学、出言谈也,非将勤劳其惟舌,而利
其唇呡也,中实将欲其国家邑里万民刑政者也。今也王公大人之所以蚤朝晏退,
听狱治政,终朝均分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为强必治,不强必乱,强必
宁,不强必危,故不敢怠倦。今也卿大夫之所以竭股肱之力,殚其思虑之知,内
治官府,外敛关市、山林、泽梁之利,以实官府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
为强必贵,不强必贱。强必荣,不强必辱,故不敢怠倦。今也农夫之所以蚤出暮
入,强乎耕稼树蓺,多聚叔粟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为强必富,不强必
贫,强必饱,不强必饥,故不敢怠倦。今也妇人之所以夙兴夜寐,强乎纺绩织纴,
多治麻丝葛绪,捆布縿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为强必富,不强必贫,
强必暖,不强必寒,故不敢怠倦。今虽毋在乎王公大人,蒉若信有命而致行之,
则必怠乎听狱治政矣,卿人夫必怠乎治官府矣,农夫必怠乎耕稼树蓺矣,妇人必
怠乎纺绩织纴矣。王公大人怠乎听狱治政,卿大夫怠乎治官府,则我以为天下必
乱矣。农夫怠乎耕稼树蓺,妇人怠乎纺绩织纴,则我以为天下衣食之财将必不足
矣。若以为政乎天下,上以事天鬼,天鬼不使;下以持养百姓,百姓不利,必离
散不可得用也。是以入守则不固,出诛则不胜。故虽昔者三代暴王桀、纣、幽、
厉之所以共殒其国家、倾覆其社稷者,此也。
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中实将欲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当若执有命者之言,不可不强非也。曰: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术,非仁者之
言也。今之为仁义者,将不可不察而强非者此也。
○非儒上第三十八
(阙)
○非儒下第三十九
儒者曰:“亲亲有术,尊贤有等。”言亲疏尊卑之异也。其《礼》曰:丧,
父母三年,妻、后子三年,伯父、叔父、弟兄、庶子其,戚族人五月。若以亲疏
为岁月之数,则亲者多而疏者少矣,是妻、后子与父母同也。若以尊卑为岁月数,
则是尊其妻、子与父母同,而亲伯父、宗兄而卑子也。逆孰大焉?其亲死,列尸
弗敛,登屋窥井,挑鼠穴,探涤器,而求其人焉。以为实在,则赣愚甚矣。如其
亡也,必求焉,伪亦大矣!
取妻,身迎,祗褍为仆,秉辔授绥,如仰严亲。昏礼威仪,如承祭祀。颠
覆上下,悖逆父母,下则妻、子,妻、子上侵。事亲若此,可谓孝乎?儒者:迎
妻,“妻之奉祭祀,子将守宗庙,故重之。”应之曰:此诬言也!其宗兄守其先
宗庙数十年,死,丧之其,兄弟之妻奉其先之祭祀,弗服。则丧妻子三年,必非
以守奉祭祀也。夫忧妻子,以大负累,有曰:“所以重亲也。”为欲厚所至私,
轻所至重,岂非大奸也哉!
有强执有命以说议曰:“寿夭贫富,安危治乱,固有天命,不可损益。穷达
赏罚,幸否有极,人之知力,不能为焉!”群吏信之,则怠于分职。庶人信之,
则怠于从事。吏不治则乱,农事缓则贫,贫且乱政之本而儒者以为道教,是贼天
下之人者也。
且夫繁饰礼乐以淫人,久丧伪哀以谩亲,立命缓贫而高浩居,倍本弃事而安
怠傲,贪于饮食,惰于作务,陷于饥寒,危于冻馁,无以违之。是若人气,<兼鼠>
鼠藏,而羝羊视,贲彘起。君子笑之,怒曰:“散人,焉知良儒!”夫夏乞麦禾,
五谷既收,大丧是随,子姓皆从,得厌饮食。毕治数丧,足以至矣。因人之家翠
以为富人有丧,乃大说喜,曰:“此衣食之端也!”
儒者曰:“君子必服古言然后仁。”应之曰:所谓古之言服者,皆尝新矣,
而古人服之、言之,则非君子也。然则必服非君子之服,言非君子之言,而后仁
乎?
又曰:“君子循而不作。”应之曰:古者羿作弓,伃作甲,奚仲作车,巧
垂作舟。然则今之鲍、函、车、匠皆君子也,而羿、伃、奚仲、巧垂皆小人邪?
且其所循,人必或作之,然则其所循皆小人道也。
又曰:“君子胜不逐奔,掩函弗射,施则助之胥车。”应之曰:若皆仁人也,
则无说而相与。仁人以其取舍、是非之理相告,无故从有故也,弗知从有知也,
无辞必服,见善必迁,何故相?若两暴交争,其胜者欲不逐奔,掩函弗射,施则
助之胥车,虽尽能,犹且不得为君子也。意暴残之国也,圣将为世除害,兴师诛
罚,胜将因用儒术令士卒曰:“毋逐奔,掩函勿射,施则助之胥车。”暴乱之人
得活,天下害不除,是为群残父母而深贱世也,不义莫大焉。
又曰:“君子若钟,击之则鸣,弗击不鸣。”应之曰:夫仁人事上竭忠,事
亲务孝,得善则美,有过则谏,此为人臣之道也。今击之则鸣,弗击不鸣,隐知
豫力,恬漠待问而后对,虽有君、亲之大利,弗问不言。若将有大寇乱,盗贼将
作,若机辟将发也,他人不知,己独知之,虽其君、亲皆在,不问不言,是夫大
乱之贼也。以是为人臣不忠,为子不孝,事兄不弟交,遇人不贞良。夫执后不言
之朝物,见利使己虽恐后言,君若言而未有利焉,则高拱下视,会噎为深,曰:
“唯其未之学也。”用谁急,遗行远矣。
夫一道术学业仁义也,皆大以治人,小以任官,远施周偏,近以修身,不义
不处,非理不行,务兴天下之利,曲直周旋,利则止,此君子之道也。以所闻孔
某之行,则本与此相反谬也!
齐景公问晏子曰:“孔子为人何如?”晏子不对。公又复问,不对。景公曰:
“以孔某语寡人者众矣,俱以贤人也。今寡人问之,而子不对,何也?”晏子对
曰:“婴不肖,不足以知贤人。虽然,婴闻所谓贤人者,入人之国,必务合其君
臣之亲,而弭其上下之怨。孔某之荆,知白公之谋,而奉之以石乞,君身几灭,
而白公戮。婴闻贤人得上不虚,得下不危,言听于君必利人,教行下必于上,是
以言明而易知也,行明而易从也。行义可明乎民,谋虑可通乎君臣。今孔某深虑
同谋以奉贼,劳思尽知以行邪,劝下乱上,教臣杀君,非贤人之行也。入人之国,
而与人之贼,非义之类也。知人不忠,趣之为乱,非仁义之也。逃人而后谋,避
人而后言,行义不可明于民,谋虑不可通于君臣,婴不知孔某之有异于白公也,
是以不对。”景公曰:“呜乎!贶寡人者众矣,非夫子,则吾终身不知孔某之与
白公同也。”
孔某之齐见景公,景公说,欲封之以尼谿,以告晏子。晏子曰:“不可!夫
儒,浩居而自顺者也,不可以教下。好乐而淫人,不可使亲治。立命而怠事,不
可使守职。宗丧遂哀,不可使慈民。机服勉容,不可使导众。孔某盛容修饰以蛊
世,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礼以示仪,务趋翔之节以观众,博学不可使议世,
劳思不可以补民,累寿不能尽其学,当年不能行其礼,积财不能赡其乐,繁饰邪
术以营世君,盛为声乐以淫遇民,其道不可以期世,其学不可以导众。今君封之,
以利齐俗,非所以导国先众。”公曰:“善。”于是厚其礼,留其封,敬见而不
问其道。孔某乃恚怒于景公与晏子,乃树鸱夷子皮于田常之门,告南郭惠子以所
欲为,归于鲁。有顷,闲齐将伐鲁,告子贡曰:“赐乎!举大事于今之时矣!”
乃遣子贡之齐,因南郭惠子以见田常,劝之伐吴,以教高、国、鲍、晏,使毋得
害田常之乱,劝越伐吴。三年之内,齐、吴破国之难,伏尸以言术数,孔某之诛
也。
孔某为鲁司寇,舍公家而奉季孙,季孙相鲁君而走,季孙与邑人争门关,决
植。
孔某穷于蔡、陈之间,藜羹不糂。十日,子路为享豚,孔某不问肉之所由
来而食。号人衣以酤酒,孔某不问酒之所由来而饮。哀公迎孔某,席不端弗坐,
割不正弗食。子路进,请曰:“何其与陈、蔡反也?”孔某曰:“来,吾语女。
曩与女为苟生,今与女为苟义。”夫饥约则不辞妄取以活身,赢饱则伪行以自饰。
污邪诈伪,孰大于此?
孔某与其门弟子闲坐,曰:“夫舜见瞽叟就然,此时天下圾乎?周公旦非其
人也邪?何为舍亓家室而托寓也?”孔某所行,心术所至也。其徒属弟子皆效孔
某,子贡、季路辅孔悝乱乎卫,阳货乱乎齐,佛肸以中牟叛,漆雕刑残,罪莫大
焉。夫为弟子后生,其师,必修其言,法其行,力不足、知弗及而后已。今孔某
之行如此,儒士则可以疑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