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本纪第二
书名:南齐书    作者:萧子显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高帝下
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上即皇帝位于南郊,设坛柴燎告天曰:“皇帝臣
道成敢用玄牡,昭告皇皇后帝。宋帝陟鉴乾序,钦若明命,以命于道成。夫肇自
生民,树以司牧,所以阐极则天,开元创物,肆兹大道。天下惟公,命不于常。
昔在虞、夏,受终上代,粤自汉、魏,揖让中叶,咸炳诸典谟,载在方册。水德
既微,仍世多故,实赖道成匡拯之功,以弘济于厥艰。大造颠坠,再构区宇,宣
礼明刑,缔仁缉义。晷纬凝象,川岳表灵,诞惟天人,罔弗和会。乃仰协归运,
景属与能,用集大命于兹。辞德匪嗣,至于累仍,而群公卿士,庶尹御事,爰及
黎献,至于百戎,佥曰‘皇天眷命,不可以固违,人神无托,不可以旷主’。畏
天之威,敢不祗顺鸿历?敬简元辰,虔奉皇符,升坛受禅,告类上帝,以永答民
衷,式敷万国。惟明灵是飨!”
礼毕,大驾还宫,临太极前殿。诏曰:“五德更绍,帝迹所以代昌;三正迭
隆,王度所以改耀。世有质文,时或因革,其资元膺历,经道振民,固以异术同
揆,殊流共贯者矣。朕以寡昧,属值艰季,推肆勤之诚,藉乐治之数,贤能悉心,
士民致力,用获拯溺龛暴,一匡天下。业未参古,功殆侔昔。宋氏以陵夷有徵,
历数攸及,思弘乐推,永鉴崇替,爰集天禄于朕躬。惟志菲薄,辞弗获昭,遂钦
从天人,式繇景命,祗月正于文祖,升禋鬯于上帝。猥以寡德,光宅四海,纂革
代之踪,托王公之上,若涉渊水,罔知所济。宝祚初启,洪庆惟新,思俾利泽,
宣被亿兆,可大赦天下。改升明三年为建元元年。赐民爵二级,文武进位二等,
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逋租宿债勿复收。有犯乡论清议,赃污淫盗,一
皆荡涤,洗除先注,与之更始。长徒敕系之囚,特皆原遣。亡官失爵,禁锢夺劳,
一依旧典。”
封宋帝为汝阴王,筑宫丹阳县故治,行宋正朔,车旗服色,一如故事,上书
不为表,答表不称诏。降宋晋熙王燮为阴安公,江夏王跻为沙阳公,随王棨为舞
阴公,新兴王嵩为定襄公,建安王禧为荔浦公,郡公主为县君,县公主为乡君。
诏曰:“继世象贤,列代盛典,畴庸嗣美,前载令图。宋氏通侯,乃宜随运省替。
但钦德怀义,尚表坟闾,况功济区夏,道光民俗者哉?降差之典,宜遵往制。南
康县公华容县公可为侯,萍乡县侯可为伯,减户有差,以继刘穆之、王弘、何无
忌后。”
以司空褚渊为司徒,吴郡太守柳世隆为南豫州刺史。诏曰:“宸运肇创,实
命惟新,宜弘庆宥,广敷蠲汰。劫贼余口没在台府者,悉原放。诸负衅流徙,普
听还本土。”以齐国左卫将军陈显达为中护军,中领军王敬则为南兖州刺史,左
卫将军李安民为中领军。戊戌,以荆州刺史嶷为尚书令、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
三司、扬州刺史,冠军将军映为荆州刺史,西中郎将晃为南徐州刺史,冠军将军
垣崇祖为豫州刺史,骠骑司马崔文仲为徐州刺史。
断四方上庆礼。己亥,诏曰:“自庐井毁制,农桑易业,盐铁妨民,货鬻伤
治,历代成俗,流蠹岁滋。援拯遗弊,革末反本,使公不专利,氓无失业。二宫
诸王,悉不得营立屯邸,封略山湖。太官池岩,宫停税入,优量省置。”
庚子,诏“宋帝后蕃王诸陵,宜有守卫。”有司奏帝陵各置长一人,兵有差,
王陵五人,妃嫔三人。
五月,丙午,进河南王吐谷浑拾寅号骠骑大将军。诏曰:“宸运革命,引爵
改封,宋氏第秩,虽宜省替,其有预效屯夷、宣力齐业者,一仍本封,无所减降。
有司奏留襄阳郡公张敬儿等六十二人,除广兴郡公沈昙亮等百二十二人。改《元
嘉历》为《建元历》,木德盛卯终未,以正月卯祖,十二月未腊。丁未,诏曰:
“设募取将,悬赏购士,盖出权宜,非曰恒制。顷世艰险,浸以成俗,且长逋逸,
开罪山湖。是为黥刑不辱,亡窜无咎。自今以后,可断众募。”壬子,诏封佐命
文武功臣新除司徒褚渊等三十一人,进爵增户各有差。乙卯,河南王吐谷浑拾寅
奉表贡献。丙辰,诏遣大使分行四方,遣兼散骑常侍十二人巡行。以交宁道远,
不遣使。己未,汝阴王薨,追谥为宋顺帝,终礼依魏元、晋恭帝故事。辛酉,阴
安公刘燮等伏诛。追封谥上兄道度为衡阳元王,道生为始安贞王。丙寅,追尊皇
考曰宣皇帝,皇妣为孝皇后,妃为昭皇后。
六月,辛未,诏“相国骠骑中军三府职,可依资劳度二官,若职限已盈,所
余可赐满。”壬申,以游击将军周山图为兖州刺史。乙亥,诏曰:“宋末频年戎
寇,兼灾疾凋损,或枯骸不收,毁榇莫掩,宜速宣下埋藏营恤。若标题犹存,姓
字可识,可即运载,致还本乡。”有司奏遣外监典事四人,周行离门外三十五里
为限。其余班下州郡。无棺器标题者,属所以台钱供市。庚辰,七庙主备法驾即
于太庙。诏“诸将及客,戮力艰难,尽勤直卫,其从还宫者,普赐位一阶。”辛
巳,罢荆州刺史。甲申,立皇太子赜。断诸州郡礼庆。见刑入重者,降一等,并
申前赦恩百日。立皇子嶷为豫章王,映为临川王,晃为长沙王,晔为武陵王,暠
为安成王,锵为鄱阳王,铄为桂阳王,鉴为广陵王,皇孙长懋为南郡王。乙酉,
葬宋顺帝于遂宁陵。
秋,七月,丁未,诏曰:“交址北景,独隔书朔,斯乃前运方季,负海不
朝,因迷遂往,归款莫由。曲赦交州部内李叔献一人即抚南士,文武详才选用。
并遣大使宣扬朝恩。”以试守武平太守行交州府事李叔献为交州刺史。丙辰,以
虏伪茄芦镇主阴平公杨广香为沙州刺史。丁巳,诏“南兰陵桑梓本乡,长蠲租布;
武进王业所基,复十年。”
九月,辛丑,诏“二吴、义兴三郡遭水,减今年田租。”乙巳,以新除尚书
令、骠骑将军豫章王嶷为荆、湘二州刺史,平西将军临川王映为扬州刺史。丙午,
司空褚渊领尚书令。戊申,车驾幸宣武堂宴会,诏诸王公以下赋诗。
冬,十月,丙子,立彭城刘胤为汝阴王,奉宋帝后。己卯,车驾殷祠太庙。
辛巳,诏曰:“朕婴缀世务,三十馀岁,险阻艰难,备尝之矣。末路屯夷,戎车
岁驾,诚藉时来之运,实资士民之力。宋元徽二年以来,诸从军得官者,未悉蒙
禄,可催速下访,随正即给。才堪余任者,访洗量序。若四州士庶,本乡沦陷,
簿籍不存,寻校无所,可听州郡保押,从实除奏。荒远阙中正者,特许据军簿奏
除。或戍扞边役,末由旋反,听于同军各立五保,所隶有司,时为言列。”汝阴
太妃王氏薨,追赠为宋恭皇后。
十一月,庚子,以太子左卫率萧景先为司州刺史。辛亥,立皇太子妃裴氏。
甲申,封功臣骠骑长史江谧等十人爵户各有差。
二年春,正月,戊戌朔,大赦天下。以司空、尚书令褚渊为司徒,中军将军
张敬儿为车骑将军,中领军李安民为领军将军,中护军陈显达为护军将军。辛丑,
车驾亲祠南郊。癸卯,诏索虏寇淮、泗,遣众军北伐,内外纂严。
二月,丁卯,虏寇寿阳,豫州刺史垣崇祖破走之。置巴州。壬申,以三巴校
尉明慧昭为巴州刺史。戊子,以宁蛮校尉萧赤斧为雍州刺史,南蛮长史崔惠景为
梁、南秦二州刺史。辛卯,诏西境献捷,解严。癸巳,遣大使巡慰淮、肥。徐、
豫边民尤贫遘难者,刺史二千石量加赈恤。甲午,诏“江西北民避难流徙者,制
遣还本,蠲今年租税。单贫及孤老不能自存者,即听番籍,郡县押领。”三月,
丁酉,以侍中西昌侯鸾为郢州刺史。戊戌,以护军将军陈显达为南兖州刺史,吴
郡太守张岱为中护军。己亥,车驾幸乐游苑宴,王公以下赋诗。辛丑,以征虏将
军崔祖思为青、冀二州刺史。夏,四月,丙寅,进高丽王乐浪公高琏号骠骑大将
军。
五月,立六门都墙。六月,癸未,诏“昔岁水旱,曲赦丹阳、二吴、义兴四
郡遭水尤剧之县,元年以前,三调未充,虚列已毕,官长局吏应共偿备外,详所
除宥。”秋,七月,甲寅,以辅国将军卢绍之为青、冀二州刺史。戊午,皇太子
妃裴氏薨。闰月辛巳,遣领军将军李安民行淮、泗。庚寅,索虏攻朐山,青、冀
二州刺史卢绍之等破走之。冬,十一月,戊子,以氐杨后起为秦州刺史。
十二月,戊戌,以司空褚渊为司徒。乙巳,车驾幸中堂听讼。壬子,以骠骑
大将军豫章王嶷为司空,扬州刺史、前将军临川王映为荆州刺史。
三年春,正月,壬戌朔,诏王公卿士荐谠言。丙子,以平北将军陈显达为益
州刺史,贞阳公柳世隆为南兖州刺史,皇子锋为江夏王。领军将军李安民等破虏
于淮阳。夏,四月,以宁朔将军沈景德为广州刺史。
六月,壬子,大赦。逋租宿债,除减有差。秋七月,以冠军将军垣荣祖为徐
州刺史。冬,十月,戊子,以河南王世子吐谷浑易度侯为西秦、河二州刺史,河
南王。
四年,春,正月,壬戌,诏曰:“夫胶庠之典,彝伦攸先,所以招振才端,
启发性绪,弘字黎氓,纳之轨义,是故五礼之迹可传,六乐之容不泯。朕自膺历
受图,志阐经训,且有司群僚,奏议咸集,盖以戎车时警,文教未宣,思乐泮宫,
永言多慨。今关燧无虞,时和岁稔,远迩同风,华夷慕义。便可式遵前准,修建
敩学,精选儒官,广延国胄。”以江州刺史王延之为右光禄大夫。癸亥,诏曰:
“比岁申威西北,义勇争先,殒气寇场,命尽王事。战亡蠲复,虽有恒典,主者
遵用,每伤简薄。建元以来战亡,赏蠲租布二十年,杂役十年。其不得收尸,主
军保押,亦同此例。”以后将军长沙王晃为护军将军,中军将军南郡王长懋为南
徐州刺史,冠军将军安成王暠为江州刺史。
二月,乙未,以冠军将军桓康为青、冀二州刺史。上不豫,庚戌,诏原京师
囚系有差,元年以前逋责皆原除。三月,庚申,召司徒褚渊、左仆射王俭诏曰:
“吾本布衣素族,念不到此,因藉时来,遂隆大业。风道沾被,升平可期。遘疾
弥留,至于大渐。公等奉太子如事吾,柔远能迩,缉和内外,当令太子敦穆亲戚,
委任贤才,崇尚节俭,弘宣简惠,则天下之理尽矣。死生有命,夫复何言!”壬
戌,上崩于临光殿,年五十六。四月,庚寅,上谥曰太祖高皇帝。奉梓宫于东府
前渚升龙舟。丙午,窆武进泰安陵。
上少沈深有大量,宽严清俭,喜怒无色。博涉经史,善属文,工草隶书,弈
棋第二品。虽经纶夷险,不废素业。从谏察谋,以威重得众。即位后,身不御精
细之物,敕中书舍人桓景真曰:“主衣中似有玉介导,此制始自大明末,后泰始
尤增其丽。留此置主衣,政是兴长疾源,可即时打碎。凡复有可异物,皆宜随例
也。”后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皆改用铁,内殿施黄纱帐,宫人着紫皮履,华
盖除金花瓜,用铁回钉。每曰:“使我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土同价。”欲以
身率天下,移变风俗。上姓名骨体及期运历数,并远应图谶数十百条,历代所未
有,臣下撰录,上抑而不宣,盛矣。
史臣曰:孙卿有言:“圣人之有天下,受之也,非取之也。”汉高神武骏圣,
观秦氏东游,盖是雅多大言,非始自知天命;光武闻少公之论谶,亦特一时之笑
语;魏武初起义兵,所期“征西”之墓;晋宣不内迫曹爽,岂有定霸浮桥?宋氏
崛起匹夫,兵由义立:咸皆一世推雄,卒开鼎祚。宋氏正位八君,卜年五纪,四
绝长嫡,三称中兴,内难边虞,兵革世动。太祖基命之初,武功潜用,泰始开运,
大拯时艰,龙德在田,见猜云雨之迹。及苍梧暴虐,衅结朝野,百姓懔懔,命悬
朝夕。权道既行,兼济天下。元功振主,利器难以假人,群才戮力,实怀尺寸之
望。岂其天厌水行,固已人希木德。归功与能,事极乎此。虽至公于四海,而运
实时来;无心于黄屋,而道随物变。应而不为,此皇齐所以集大命也。
赞曰:於皇太祖,有命自天,同度宇宙,合量山渊。宋德不绍,神器虚传。
宁乱以武,黜暴资贤。庸发西疆,功兴北翰,偏师独克,孤旅霆断。援旆东夏,
职司静乱;指斧徐方,时惟伐叛;抗威京辇,坐清江汉。文艺在躬,芳尘渊塞。
用下以才,镇民以德。端己雄睟,君临尊默。苞括四海,大造家国。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