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与阳休之书
书名:六朝文絜    作者:祖鸿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阳生大弟:吾比以家贫亲老,时还故郡。在本县之西界,有雕山焉。其处闲
远,水石清丽,高岩四匝,良田数顷。家先有野舍于斯,而遭乱荒废,今复经始。
即石成基,凭林起栋。萝生映宇,泉流绕阶,月松风草,缘庭绮合;日华云实,
旁沼星罗。檐下流烟,共霄气而舒卷;园中桃李,杂松柏而葱蒨。时一牵裳涉涧,
负杖登峰,心悠悠以孤上,身飘飘而将逝,杳然不复自知在天地间矣。
若此者久之,乃还所住。孤坐危石,抚琴对水;独咏山阿,举酒望月。听风
声以兴思,闻鹤唳以动怀。企庄生之逍遥,慕尚子之清旷。首戴萌蒲,身衣缊
袯。出艺梁稻,归奉兹亲。缓步当车,无事为贵。斯已适矣。岂必抚麈哉!
而吾子既系名声之缰锁,就良工之剞劂。振佩紫台之上,鼓袖丹墀之下。采
金匮之漏简,访玉山之遗文,敝精神于《丘》、《坟》,尽心力于河汉。摛藻期
之鞶绣,发议必在芬芳。兹自美耳,吾无取焉。尝试论之:夫昆峰积玉,光泽者
前毁;瑶山丛桂,芳茂者先折。是以东都有挂冕之臣,南国见捐情之士。斯岂恶
梁锦、好蔬布哉,盖欲保其七尺,终其百年耳。
今弟官位既达,声华已远。象由齿{敝死},膏用明煎。既览老氏谷神之谈,
应体留侯止足之逸。若能翻然清尚,解佩捐簪,则吾于兹山庄,可办一得。把臂
入林,挂巾垂枝;携酒登巘,舒席平山。道素志,论旧款,访丹法,语元书。
斯亦乐矣,何必富贵乎?去矣阳子,途乖趣别。缅寻此旨,杳若天汉。已矣哉,
书不尽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