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与詹事江总书
书名:六朝文絜    作者:陈后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管记陆瑜,奄然殂化,悲伤悼惜,此情何已!吾生平爱好,卿等所悉。自以
学涉儒雅,不逮古人,钦贤慕士,是情尤笃。梁室乱离,天下糜沸。书史残缺,
礼乐崩沦。晚生后学,匪无墙面,卓尔出群,斯人而已。
吾识览虽局,未曾以言议假人。至于片善小才,特用嗟赏;况复洪识奇士,
此故忘言之地。论其博综子史,谙究儒墨,经耳无遗,触目成诵。一褒一贬,一
激一扬,语元析理,披文摘句,未尝不闻者心伏,听者解颐。会意相得,自以为
布衣之赏。
吾监抚之暇,事隙之辰,颇用谈笑娱情,琴樽间作。雅篇艳什,迭互锋起。
每清风朗月,美景良辰,对群山之参差,望巨波之滉瀁。或玩新花,时观落叶;
既听春鸟,又聆秋雁。未尝不促膝举觞,连情发藻。且代琢磨,间以嘲谑。俱怡
耳目,并留情致。自谓百年为速,朝露可伤;岂谓玉折兰摧,遽从短运。为悲为
恨,当复何言!
遗迹馀文,触目增泫。绝弦投笔,恒有酸恨。以卿同志,聊复叙怀。涕之无
从,言不写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